山笑ふ|進度60%

  自我五月躺砧板以來,第一次對小花圃做了整理。(雖然會出去澆水,但那論不上整理。五月以來關於植物的日誌變很少)
  清洗盆子、換土、宰蟲子、摘除老葉、修剪枝葉、清洗架子和木梯、刷洗地板……這些工作果然是要一段時間一段時間來完成,不然這樣一次搞下來,身體還是吃不消。
  目前進度是百分之六十,等百分百那一天,哼哼哼……(大哥說我根本是打算再造娜伍西卡那間植物室,那我得多種點蕨類和製造流水ˋwˊ)

  先補上先前買到的、對我而言夢幻般的多肉。

Photo by 海少

  靜夜,一直一直很想種的靜夜。
  大本營和花市都找不到(大本營不定時會進比較稀少的多肉肉,花市則是有一攤專門賣比較珍貴的多肉肉),而網路價又太貴,所以只能記在植物手帳的清單內,假想意淫下。
  不過近一個月都能在花市找到一攤,賣很多只能在日本(或大陸)部落格中看到的品種,價格也比網路價便宜(我猜想大約是植株小的關係),當機立斷買下了!

Photo by 海少

  火祭,完全是意外敗回家的一盆。
  我的清單中根本沒有火祭,但現場看植株顏色非常漂亮,所以就算只有小小小小一株,我還是買下了。她大約只有我的無名指指端那麼小,說不定是小指指端,對應價格有點貴,但就我而言只要她能活下來,就絕對值了。希望她能順順利利快快長大。

Photo by 海少

  天使の雫,也是清單上欲拜的品種,有被小鳥啄過的痕跡。
  我這才知道,曾經友人 F 說他在花市因為老闆的擺盆烏龍買到特便宜的黃掌熊童子和子貓之爪,就是這一家了。如今,他家的熊掌和貓爪都熬不過夏,死光了,他認為這家的植株可能根不好,很多植株都倒在土上,沒抓土壤,不過我覺得應該只是沒埋好,多肉的葉子那麼大,莖那麼細,沒埋好本來就會頭重腳輕嘛……

  若是能順順利利撐過秋分,我就要對銀月下手了。

Photo by 海少

  春夢殿錦長得好高,原先只有少少幾片葉子。
  渡夏沒澆水,葉子只剩下粉紅色和綠色,直到葉子開始變皺,才替她澆一次水,一個夜晚葉片又飽滿起來了,最頂端出現一點嫩黃色。

  現在住在吃布丁剩下的塑膠盒裏。

Photo by 海少

  實際上第四株、現在家裏第三株福兔耳!
  最開始母株分出兩個側芽,其中一個側芽讓我斬了送人,那是第二株,之後又將母株斷頭做成豆盆栽,那是第三株,而這盆是豆盆栽那株再斬頭的!於是我家有好多福兔耳!(蹦跳)

  她住在喝清酒的小酒杯裏。家裏杯碗盤真多,為什麼人就一個,要買那麼多杯子那麼多碗盤呢?但光是我自己的話,喝茶的杯子就超過十個,茶壺兩個,明明喝水喝牛奶喝其它飲料,我也只會用我的骨瓷馬克杯。

Photo by 海少

  小松葉牡丹,俗稱紫米飯。
  頭頂鼓鼓囊囊的,我猜可能要開花了。
  顏色曬紅又喝了水,變得好可愛,感覺很好吃。

Photo by 海少

  綠之鈴。說起來上回買的綠之鈴錦,還活著,只是沒活得很滋潤,現在已經被我切成好幾段,分種不同地方希望能求得一線生機。
  我到現在還沒放棄「葉簾」的野望,好想種串錢藤錦,蒜香藤,或九重葛,偏偏我家不能種藤蔓。

Photo by 海少

  玉蝶,活到第二個年頭了呢!我還記得是2012年帶回家的,小姐一邊包裝一邊誇她漂亮。
  玉蝶很容易長成高高一株,目前和花月夜一起種在新買的盆子中。

Photo by 海少

  露娜蓮,經過一冬一夏,終於讓我斬頭扦插了,主要是颱風摔下的那一籃裏就有她,摔壞了,葉子也掉得慘兮兮……
  不過那些葉子曬乾後,現在開始發根了,等天氣微涼,或許能長出小植株吧?

Photo by 海少

  愛之蔓錦!
  開開心心地打算整理時發現有毛毛蟲嚇老子一大跳!OAQ
  一時間有點心靈受創,我沒辦法像其他人那樣順其自然就養起毛毛蟲啊……無理だ!欸?變成蝴蝶很漂亮?
  蝴蝶對我而言是終極BOSS啊!任何打不得的生物都令我很苦手……

Photo by 海少

  嘗試種玫瑰,聽說玫瑰很不好養。
  多肉差不多到一個程度了,接著想把目標轉移到野草身上,還有蕨類,其實野草非常典雅呢!話說回來,我種姬檜扇的盆現在長滿了黃花酢醬草,害我很捨不得換土。想多種點草本植物,至於木本,我有我的茶梅、茶花、桂花、茉莉、梔子花,覺得很夠了。

  希望有朝一日能種銀杏和橡樹。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