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吹水

Photo by 海少

  我喜歡誰,於是我對誰好。
  誰傷害他,我仍是只能對他好,更好。

  比方說植物。

  還沒補完七月篇幅,吹水和玩遊戲覺得特有罪惡感。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