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瘋子

Photographed by Takümi

  身為一名心理系學生,偶爾會想做做「神經病」的事。
  好吧,這樣的說法不妥,想當神經病和讀心理系半毛錢關係也沒有,純粹個人因素,不代表讀心理的人都有病。(同理,不能指望心理系出來的各個是善解人意富含同理心的好人,近期的事件令我深有感觸,碼字也要碼清楚點)

  這天我非常憂鬱,憂鬱到幾乎絕望了。
  所以,我想做點瘋狂的事。或許瘋狂這字眼太美化這些事了,我做的這兩件事,充其量是腦抽。

  大熱天午後,我騎在椰林大道上,陽光格外刺眼,曬在皮膚上火辣辣的,風也很大,吹得椰子樹樹影在地上婆娑。
  人行道和更兩旁的綠蔭下有人在走,但中央柏油路幾乎沒人,也沒車。

  我想要騎在影子上。
  椰子樹的樹影是一道道直線,交織成平面的幾何圖形,我騎在椰子樹樹影上,直直地騎一小段,當樹影與樹影相連時,就騎上下一個椰子樹樹影,若是影子斷開來,我就停車,不然會掉下去。
  乍看就只是騎得歪歪扭扭、停停走走吧?但對我而言是有意義的,我騎在影子上。
  我聽見一個路人(男)問:「那車是在幹嘛?」
  另個路人(男)過了會兒後說:「啊!他是在騎影子吧?」

  我心想:「知音吶~」停到他們旁邊,問:「同學,能跟你要電話號碼嗎?」
  那人支支吾吾了半晌,說:「不、不好意思……
  我邊嚼口香糖邊笑,說:「沒關係。」

  接著做的事情就很「範例」了,我坐在全家臨街的座位看路人,數和我對上眼的路人,單數我就朝對方笑一下致意,雙數我就比手槍手勢砰他一下,數到13後回家。

  我向M先生報告這兩件事。
  M先生有點糟心地說:「……你怎麼有臉做這些呢?」

  他雖然這樣講,也不會因為這些事丟掉我嘛。
  我覺得,我大概是恃寵而驕。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