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血月

Photo by 海少

  新聞上說得很聳動,什麼連環四月蝕、什麼血紅之月,連那些個啥名嘴都拿紅色月亮在節目上大做文章、談古論今,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錯過就得苦守寒窯十八年,到時人已是明日黃花,菊花殘,滿地傷……(喂)
  於是(爬屋頂)去看了。
  第一次爬得早了,月亮在山的另一頭,還沒升起來,兜轉了半晌害我以為此生無緣,小委屈地爬回家,挨罵:「啊就告訴你現在還沒月亮!」
  第二次上去,終於看見月蝕,不過這時間看只有偏蝕,而且一點也不紅,像普通弦月。若不是知道昨天月亮有點圓了(那也得每天關注月亮盈缺),大概不會意識到這是月蝕……

Photo by 海少

  友人BR表示:她那都是雲,連月影都見不著。(臺北雲也挺多的……)
  我花了點時間思考該怎麼回話,或者不回話。
  我沒有因為「呵呵有人還沒月亮看~」,而覺得「啊,好歹有看到月亮,很幸運惹」,結果的性質是相同的,坦白說,我的心傾向「你特麼逗老子吶」的小小憤慨。

  真可惜,一輪紅月,全蝕,多有(中二)氣氛啊。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