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笑ふ|写真

  「幹嘛不拍正?」
  「怎麼順眼怎麼拍。」

Sony Xperia ZL Photo by 海少

  我喜歡攝影。

  每個人喜歡攝影的理由林林總總,大致上不外乎想傳達什麼、或保留什麼。
  留住美、留住感覺、留住時間——唔啊,遙想那年少不經事,時間什麼的,還真是首要原因呢,我果然是從文青脫胎換骨出來……嘖,怎麼就長歪了,歪成現在這樣呢?

  咳,扯遠了。
  我想了想,縱然理由五花八門,我卻差點忽略了最基本的事——我喜歡「攝影」這件事。

Sony Xperia ZL Photo by 海少

  喜歡攝影,單單做「攝影」這個動作,就會讓我覺得開心。
  所以,為什麼什麼都好拍?什麼都要拍?這大概就是答案——是說,我才沒什麼都拍。

  這種喜歡目前還很純粹(原本想用沒深度形容,但這描述其實不太確切),我同樣喜歡寫文、喜歡畫畫,我偶爾會因為卡文、或者沒畫出心中所想(通常是氣氛或人的神韻,比方說男人味兒)而感到挫折、沮喪、不舒服,可是我從沒因攝影感到痛苦——被拍除外。
  我覺得這種喜歡有點兒像小孩子剛懂得拿筆,畫出古怪比例奇異色彩的圖,就洋洋得意的開心一般——換言之,我自己也瞧不出好歹,不會去計較、比較太多,對於別人作品,想法頂多:這什麼?它有什麼意思?噢,它是那啥。原來它是想表達那啥。

  我也不太在乎器材設備,手邊能拍照的就兩樣:即將邁入五年的 Sony Cyber-shot WX1 和今年二月底轉生為 Sony Xperia ZL 的鐘。我心中有女神D90,不過談不上多渴求,WX1 和鐘寶貝就十分足夠了,女神嘛,偶爾想起再意淫一下就好。(靠)
  啊,又扯遠了……

Sony Xperia ZL Photo by 海少

  入秋後第一回上山,走了另條山路,運動、取材、陪人熟悉和測試新手機。(唉,提到新手機,某些人的消費心態又是我心中的疙瘩)
  拍完第一張《蟲》,我想也許該找片葉子什麼得把金龜子撥到路邊,以免它被人踩死。

  男人D:「你拍屍體幹嘛?」
  我:「蛤?死了嗎?」
  男人D:「你在幹嘛?」
  我:「我在想……把它弄到旁邊,不然會被踩。」
  男人D:「何必,你這樣是破壞生命的循環。」
  我:「哪有,它自己死了或被吃了,那才是生命的循環。」
  男人D:「屁,我告訴你,它的生命循環內就包含被人類踩死!」
  我:「幹。」

Sony Xperia ZL Photo by 海少

  按我的喜好,拍攝物件是自然環境>動物>設施>>>>>>人,我最喜歡拍植物和光影,就連拍地面落葉也覺得挺幸福的,一整個莫名其妙,幾乎是走火入魔。
  臺灣欒樹紅了的季節,黃花消失後,蒴果從嬌嫩的粉紅、深紅、到枯槁的褐紅,紅起來灼灼其華似的奔放,像木棉花。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上山,只要在對焦,路人都會問我是不是在拍樹蛙。(我寧願拍寒蟬)

Sony Xperia ZL Photo by 海少

  猜測是雀稗屬的野草,覺得有點點像毛穎雀稗,但實際上是什麼並不知道。逆光看起來毛茸茸的,很可愛,平常手繪塗鴉也喜歡畫這種帶著柔毛、麥穗一般的野草。
  這種光源以及這個區塊來看,鐘呈現的畫面中規中矩,有些過曝,另一面,男人D 的新手機則把畫面亮度拉得很低,拍出暮色深沉、鬼氣森森的照片,氛圍十足。

Sony Xperia ZL Photo by 海少

  遠眺壹零壹(這寫法,讓我聯想到古早的柑仔店)。
  每年跨年,總有很多人跑到後山上等著看煙火,機車停得亂七八糟的,想出門都出不去,一次悲催的體驗後就學乖了,早早備好零食飲料,踩著點兒爬屋頂看煙火。

Sony Xperia ZL Photo by 海少

  後山背面,以往總是走後山正面和側面,今天終於繞進去了,還趕上時間拍到落日紅。拍夕陽時,遇上一票大叔大伯,就著攝影和手機,又聊了一會兒,而這短短的一會兒,就讓天空瞬間變成灰濛濛的紫色,一邊下山,一邊感覺黑暗在吞噬光,周遭有很多聲音。
  確實很美,無論是那些樹、那些光和影、那些爬滿青苔蔓藤的石頭和似有似無的泥土小徑。但,山就是山。

Sony Xperia ZL Photo by 海少

  山就是山。

  短暫的旅途結束了,充了滿滿滿的電(和拍一堆相片)回來,目前正一心多用地處理正事、整理相片、喔,以及繼續寫阿涼的七月末。
  大抵是開心的,儘管發生一兩件事令人鬱結,但總的來說是開心的。

  不開心的事令我有很多話想講,但因為充飽了電,現在比較想溫柔地待物。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