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書き|彼女 と 目の記録

Drawn by 海少

  數日前,我對橙二告解,覺得自己有點欲求不滿,很想畫女人肉體……然後其實正在畫。(毆)
  偶爾會這樣的。有股強烈的渴望畫女人肉體,特別是澎湃的肉體,這週期和「想畫女孩子」的週期有部分重疊,但並不是完全吻合。

  我不容易去喜歡一個角色,至於這句話能不能理解為我容易去討厭一個角色,也許需要點兒時間去驗證,不過在我接觸過的作品裏,我確實討厭滿多二次元角色,而其中女性比例略高。
  這樣講似乎有性別歧視,之後我發覺這是個誤解。應該說,我討厭某類人,某類性格,更精準的說法是屬性——啊啊,我極度討厭屬性化的角色——偏偏多數該屬性的角色為女性(或大多女性角色鮮明地體現出這些屬性),因此討厭女性角色,若這些屬性發生在男性角色身上,照樣是一眼就討厭的。
  唔,就……討厭就是討厭,很絕對的,不存在二次元萌點三次元雷點女生雷點男生萌點這種矛盾。

  TWD第五季令我頗有感觸,我喜歡Carol和Beth的成長,Carol的成長在她女兒死後就滿明顯的,強大了起來,不過有點「這個極端」跑到「那個極端」去的味道,幸好之後看到她堅硬底下仍有著的柔軟和矛盾,就對她好感度 UPUP 了(是說,食人那夥大概就是這極端跑到那極端的悲劇,非白即黑,人為魚肉我為刀俎,碰到主角群滅團只是劇情趨向);Beth 的成長現在回顧起來其實早有伏筆了,只是都在小地方,然後被她唱唱歌、看起來漂漂亮亮地模糊了焦點,對於她子彈無限在黑暗中射殭屍發發爆頭我也深感震驚。

  扯遠了。
  還是有喜歡的女性角色的,不過仔細想想,無論男女角色,好感值高達燃、愛、本命啥的,實在少之又少,最愛的角色果然還是自家角色吧……但那並非廚自家孩子「噢我孩子好棒唷♥」的愛,不是,而是「他和我有關係、有羈絆,於是我理所當然愛他」的愛,大約如親友的地位不可撼動一般,我對親友的角色一開始接受度就會提高,是一種護短的心情吧……

Drawn by 海少

  體現到實質層面,就是我幾乎只畫自己的角色。
  日前跟了個眼睛畫法的風(到2012 年還看得出有鉛筆打稿),基本上是沒啥變化啦……所以重點也不是成長或進步三小的,而是幾乎固定那幾個角色!XD
  女孩子永遠是 Daisy,然後要、紙醉、貝斯那、瞳、約書亞、影凜……
  也有因為交流而去畫其他人的角色,絕大多數是不抱好感、沒啥興趣,但想為一次互動好好負責的態度。被誤會「喜歡這個角色」,和被誤會「討厭這個角色」一樣令我困擾呢……

  不能是「由衷的」的這點,讓我非常在意,偶爾的偶爾會說那樣的表面話(比方說誰告訴我他畫畫變好看了之類的),可不是出於真心恭喜對方、為對方開心,事後總讓我很痛苦。
  對於我喜愛的人事物,我能做的就是替他們保留一份特別——大概脫離不了護短啦,頂多說得文藝點——從積極程度能看出來吧?我認為我的客套與我的真心還是有點點差……

  我很厭惡「幫親不幫理」這檔事,所以曾經一段時間一直告誡自己不要太護短。

T A K Ü M I

4 則留言:

  1. 用筷子打蛋白打到生氣的阿殘2014年11月22日 下午11:05

    喔耶BABY----------------(喉嚨沙啞中
    回信收到,抱歉托這麼久(吃豬腳(的肉)吃到胃撑
    咕掰BABY(!?)
    要不要來一份用飯鍋作成的海綿蛋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到用飯鍋做的海綿蛋糕令我一時激動有點情不自禁……
        因為!我也做過!
        請給我來一份蛋糕!最近在寫的ZI我下篇要寫蛋糕我現在對蛋糕中滿怨念……XD

        阿殘要記得保養你的喉嚨~(給喉糖)

      刪除
  2. 你知道我當初是要把你做蛋糕嗎?(死盯鬆餅的殘2014年12月12日 下午3:51

    結果看起來像鬆餅...
    吃起來...恩...鬆餅
    然後隔天就給家中的妹仔當早餐吃了
    我的第一次阿!!!!(跟餅乾一樣失敗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往好方面想,厚鬆餅就是舒芙蕾,我一直把舒芙蕾當蛋糕。XD
        (摸頭)誰都有第一次嘛……結果我現在超想做蒸蛋糕!等等我去買麵粉來做!(喂)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