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帳|哥倫布

Photo by Takümi

  布手帳,圖樣是哥倫布航海。
  唔嗯……寫得萬分糾結的一本呢……

  這本是貳零壹貳年(這樣寫莫名有種柑仔店的感覺),於博客來七折買下的,那時候正在物色來年手帳,一看到這封面就「唔喔!」這種被戳中的感覺。嘛,和風的話,幾乎是百分百戳死穴,以及中國風,可是我也挺喜歡大航海時代、工業革命時期的風格(蒸氣龐克)。
  結果 OPEN 了我家羞澀的小荷囊沒多久,遇上「秋柿」大特價。
  然後,寫完上一本秋柿,對這本就有點「由奢入儉難」的感覺,不知道該怎麼下手了……

  原因大約三個:版面設計、無法攤平、紙質太柔滑細膩(幹)。
  最後一個純粹是個人偏好啦,老子喜歡粗一點的,寫起字來會稍微暈出毛細的,彷彿紙張會呼吸一樣,而且筆尖滑過紙張的手感很踏實,不過,這似乎是多數人的雷?暈開什麼的……
  不能攤平的影響好大!當初看網頁圖片,以為是能攤平的,但也確實沒標註能攤平,之後出現的升級版就有補上這行文字了。因為我握筆姿勢獵奇,是抓筆的,用手腕力量,無法攤平的膠裝本寫起來很吃力啊,字沒寫好或寫歪了又會犯強迫症。

  強迫症和任性表露無遺呢,就是我超——怠惰寫日記這檔事(雖然最後仍讓我把每頁填滿惹)。唔啊,沒有寫日記,沒有記錄自己的存在,感覺就像,生命分崩離析了,整個人渾渾噩噩地沉浮在無數思緒的碎片中,既不能吸收也不能化解,質疑自己的存在,要魔怔了。

  夠扯的吧?果然,有病得治。
  已經備好「大根」等著貳零壹伍了,好喜歡古代書冊般的穿線裸膠裝!就是今年的米漫紙看著比較薄,不曉得真正寫起來如何?以及秋柿是 2013-2014手帳,大根是2014-2015手帳,結果今年沒再出這樣的手帳了,而是改成小而厚的日日穀雨,雖然日日穀雨的版面是最符合我習慣的(一天一頁鉅細靡遺還能自由揮灑),可是規格和價格好令人躊躇……QwQ
  丙申年該怎麼辦呢?早知道就多買一本春耕或冬圓來撐過貳零壹肆了,哥倫布可以完整送人。

  曬手帳作為2014的句點。:)

  【拼貼】

Photo by Takümi

  大哥送了我一疊貼紙,一、疊!
  有些能當素材用,但有些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留之無用又棄之可惜。況且,文具到手了,就是要「用」吧?無論是筆記本、筆、紙膠帶啥的,很喜歡的話,會想「珍惜」著用,期待能用很久很久,但不會想「珍藏」,「珍藏」是等它們鞠躬盡瘁的最後一步。
  但也只是價值觀不同,比方說技安妹和大哥,就會覺得很可愛而捨不得用。

Photo by Takümi

  還有遊戲截圖、照片、票根、隨手塗鴉、花草……以及商品標籤 Ex. 俺家附近的鬆餅LOGO!XD
  非常日常的東西。

【繪】

Drawn by Takümi
Drawn by Takümi

  手帳分三部分,Monthly Plan、Weekly Plan(左)、Free Note(右)。
  由於不是摘要式記事,而是話嘮式記事,週計畫完全不夠我寫,這種排版讓我感到綁手綁腳的。
  還是很努力地、跟隨時間地進行著,比方說世足賽,和ZI。
  卻怎樣都不夠……
  畫完圖也不會有那啥過後的神清氣爽感,反而比較像調了半天情、做足了前戲,關燈,睡覺,這種令人無處洩火的扼腕感。嗯!

  十分滑順的紙質也令我無所適從,其實是好紙的,寫字上色都不太透背,而且能呈現墨水的顏色和漸變,唔啊……(抱頭)

Drawn by Takümi

  今年五月,開刀。
  回想那段日子,簡直像做夢似的,會參加 ZI很大原因於此,算是末日狂歡的心情吧?認識我的人就知道我其實不太喜歡企劃型創作的……
  空白頁較能讓我寫得盡興。不能攤平的緣故,三月開始的字寫起來都很不順手。

Drawn by Takümi

  赫然發現顏色沒上完。MUJI的彩色筆太令我滿意了,而且是我相當喜歡的,日本的濁色系。別提本子了單是上色就讓我覺得好幸福。XD

Drawn by Takümi
Drawn by Takümi

  一輩子三個字,已經是我的執障了。
  或許是很清晰地畫好了界線,比方說 ZI就是企劃,身為一個創作者,我會有我的堅持和要求,事實上我也很喜歡阿涼(是說,我的喜歡,從不到親馬鹿那種程度),可是和小要他們相比,我對阿涼的喜歡遠遠不到……一種深入骨髓的瘋狂。
  企劃已經結束了,等我手邊故事寫完,若阿涼沒有被留在「那個」位面,而是穿插在其它位面的故事上,我的情感可能會發生質變吧?

  小要也長成穩重的青年了呢,年歲軸邁向數字七。
  啊,補坑。

  唔……也,沒什麼好說的,畢竟日子都支離破碎了,回顧起來也有些興致缺缺的。
  想放開心,畫更多人、更多畫面,還有把故事完成。是說,手邊的ZI也要結局了呢。
  啊,還要趕新年明信片……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