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元旦紀行

Photo by 海少

  爬上屋頂等看煙火秀時,我掃了眼月亮。
  等煙火秀結束,眾人鳥獸散,我又掃了眼月亮。
  連位置都沒什麼變化呢……啊啊,畢竟間隔不過幾分鐘。

  時間如若川流不息的長河,人類以四季更迭、月亮盈缺、日升日落切割日子,創造時分秒斬下時間斷面。在斷面上,人才能覺知自己的存在和意義。

  由於時間的「線」對我而言是模糊的。雖然知道那些單位,也慣於那些單位規劃的生活了,卻又沒那麼感同身受……
  在新舊年交替的這個瞬間,格外明顯。
  像飄蕩的浮木那般茫然迷惘,半睡半醒似的。

Photo by 海少

  今年的元旦紀行,沒有買花兒,而是去鋼筆工作室買了鋼筆。
  Pilot 88G。
  去年大哥送我一隻日本寫樂  Sailor Clear Candy,復刻系列白,我犯了蠢,寫完內附墨水後,補上一盒寫樂極黑卡水,又去小品雅集買了一罐寫樂四季彩的海松藍,可是一隻鋼筆要用完墨水才能換新的(和筆蕊不同),於是乎只能再添一隻筆了。
  兩隻鋼筆都十分好使,價格也不至於貴森森的,但鑒於我握筆姿勢獵奇,我並沒有體會出所謂鋼筆的曼妙之處,倒是墨水色很吸引人,可以買相當古樸、充滿韻味的顏色。
  ……嘛,終究,是書寫工具。

  鬍子店長說話細聲細氣、不慍不火的,我一直惦記著等會兒付款時說謝謝外要說元旦快樂,結果結帳的摸門特,店長說了新年快樂。可惡……被搶先一步了……!
  店內的狗狗好乖好親人,摸了狗狗好開心。ˋwˊ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