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正能量

  事情具體發生於元旦連假的終末倒數,起初是認為當日就曬這件事不好,隨日子距離愈來愈遠,漸漸產生「啊啊,算了,反正手帳裏有寫」的想法,不過上週末湊巧目睹……唔,或者說遭遇一件事,重掀舊帳……呃,再提先前那件事的念頭稍微地餘燼復燃,加上今天意外看到則新聞——之所以說意外,是我幾乎能用年來計算我不看臺灣媒體的日子了——就想:噢,還是寫吧。

  積累了許多許多想講的事,大概……去年學運就開始了,不過那時候正是風尖浪口,況且身為一個成年人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踏出的每一步都要慎而重之,不能不清不楚地被自己情緒牽著走,躊躇著躊躇著,就按捺下那些略為偏激的想法了。
  估計會是落落長的一篇。標題開門見山地直指正能量,不過還是兜圈子含了些抱怨和質疑吧?

  湯豆腐(ゆどうふ)
  啊啊,因為湯豆腐。
  這時的風物詩,其中一項是湯豆腐,當技安妹聽完跨年演唱會(重點這貨半毛也不喜歡五月天)搭高鐵回來、問我午餐吃啥,結果又否決掉「恁老子來親下廚」、「去附近飯館兒解決」的選項後,我問她要不要應個景吃吃豆腐火鍋之類的,技安妹允,嗯,就去了。

  差不多飯局到四分之三時,發生了小小的騷動,一位太太(顧客)和一位妹子(員工)在櫃檯處起了小小的爭執。
  我們坐臨櫃檯的位置,基本上爭執全程看到了,但並不清楚事發原因,因為她們不是一碰頭就激迸出火花,而是交談了會兒談不攏音量才大起來,所以只能從爭吵內容來反推案情——咱吃飯就吃飯,誰管別人買單啊?XD
  簡言之,那位太太要求折扣,員工表達他們並沒有折扣的優惠活動,那位太太便要找上面一點的人出來談話(店長、經理、以及老闆),強調他們上一回就「這麼消費」了,字裏行間暗喻明喻自己和上面不知誰誰有關係,報名字就能有折扣。
  事情怎麼解決的我不知道,之後又有一位員工過去調停,他們的音量就小了下來,不過當那太太又踱回去、路經我們這桌時,她特地停下腳步,針對那員工妹子尖銳地指責她態度差勁。
  唔啊……我超尷尬,那太太就站在我的旁邊。
  然後,那妹子哭了。

  不得不先讚賞一下兩位男服務生的EQ,順說兩位小哥長超像,我懷疑他們是雙胞兄弟。
  男服務生A目送太太背影,輕蔑地哼笑:「呵呵。」
  男服務生B悠悠歎嗟:「我佛慈悲。」
  臥勒個大槽!我佛慈悲這太經典、太精妙了!怎麼會回這句話呢媽呀小哥你真可愛!XD
  就連技安妹也不禁動容,覺得此句乃真絕色,咱倆默默記下,以後動怒時能佛光普照一番。(幹)

  嘛……我個人覺得吧,那妹子是挺油鹽不進的,倒不是指她態度強硬或言語冒失,她挺平靜地、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他們沒有折扣活動、她沒有權力作主——不過總歸是拒絕;那位太太,她的口吻也並不是耍潑或兇惡,而是介於苛刻和嚴厲之間。
  雖然單聽到「大聲起來」的對話和太太最後的回馬槍,會覺得這人真無理取鬧,唔……但畢竟,開頭被掐掉了,如媒體報導經常截長取短來引導民眾思維一樣,終究這件事的頭和枝微末節是模糊的,況且人容易偏袒弱勢一方,不完整的事實評論起來太不負責了。
  啊,基本上提這件事也不是要論是非啦……
  等太太一家子離開後,幾名員工抱團取暖安慰那妹子同時討論該顧客究竟是何方神聖,我也和技安妹竊竊(八)私語(婆)諸如:貴婦會這麼斤斤計較這點錢啊?關係戶的話幹嘛不自己 Call Out?從其他員工的經驗談中得知,他們明明有低消,上回那太太一家子四個人,卻硬是只點三份餐(小菜甜點飲料是無限供應)。

  等員工四散回到崗位,我瞧那妹子頂著紅眼睛紅鼻子繼續工作,頓時有點……點……不忍唄?雖不能斷言那妹子是學生,看起來也頂多大學生的年紀,總之還很年輕,我覺得那位太太對她的針對有點太重,或者說會成為一個 trauma 吧?就對技安妹說:「嗯……我在想……要不要鼓勵她一下……」
  技安妹問:「幹嘛鼓勵她?」
  我說:「嗯,這叫,給正能量。」
  技安妹立刻受不了地說:「幹嘛啊?!我覺得店員也有錯啊!」
  「店員哪裏錯啦?」

  「顧客就是上帝」這句話啊,我總當它是玩笑話或服務業的自娛,但技安妹是真的認為如此,覺得辦不到還當啥服務業(我覺得技安妹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她說店員身段不夠柔軟,出社會後這種事多著呢,對方明顯是來者不善,與其僵持在那破壞店家形象影響其他客人,不如退一步給那太太一點小優惠讓她爽一下堵住對方的嘴,別鬧到撕破臉。
  這種應對就社會的現況而言也不全然錯,可是許多事情無法一蹴可幾的吧?說起來,我們學生時代都有打工,也幹過服務業,所謂社會的齷齪事也經歷過,慢慢被滴鑿出圓滑,但即使現在,我們都還有稜角沒被磨去,還有剛不可折的一點傲氣啊,「或許」換成自己會選擇像個真正的大人般息事寧人,內心卻仍懷著不甘吧?
  我說:「年輕人嘛,就……本來就規矩就是規矩,比較一板一眼啊。」
  技安妹翻白眼:「拜託,『年輕』根本不能當藉口好嘛!她做不好就是做不好啊!」

  意見不合而小吵了會兒。
  最後技安妹說:「隨便你啦你想怎樣就怎樣啦!但我得說你幹這種事超沒意義,人家只會覺得很為難而已根本不會因為這樣高興。」
  我在桌上的牛皮紙卡背面畫了一個小人,寫上加油後送給妹子。弄得像告白似的我真糟糕。

  等我和技安妹買單,那店員妹子說:「非常謝謝你們……真對不起,我沒能好好招待你們什麼,也不知道能給你們什麼……」
  妹、妹子聲音有夠軟有夠甜啊!我和技安妹連連搖頭說:「不用啦沒關係沒關係!」
  結完帳後,妹子繼續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不能好好招待你們……這樣好不好?我請你們吃棒棒糖好不好?」
  臥槽啊,妹子你這樣我們都羞愧了……(掩面)
  最後,我和技安妹都收下了棒棒糖。

Photo by 海少

  下樓時,技安妹摸摸紅臉說:「噢……那小姐人真好,害我都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了……」
  我說:「妳不好意思個屁,妳又沒做什麼,而且妳剛怎麼說人家的?」
  技安妹賤笑,把棒棒糖給我,「乖,我的給你,我不喜歡吃棒棒糖,我收下謝謝就好。」
  我說:「收個屁!妳做了什麼?妳說!妳是有做什麼?ˋ口ˊ」
  技安妹一臉飄飄然地無視我,「啊啊……我真沒想到給正能量能有回饋呢~太不可思議了!」
  「不對吧!不是為了得到感謝才對人好的吧!這出發點太糟糕了吧!」
  技安妹話鋒一轉:「啊你剛剛畫畫,為什麼沒有簽名?」
  我有點癡呆地問:「簽名幹嘛?」
  技安妹理所當然地說:「廢話,你不簽名,人家怎麼知道你?」
  我一臉驚恐,「幹嘛啊?!幹嘛要讓人知道我是誰?多丟臉啊!」
  技安妹一臉「這你就不懂了」,直到我們走到公車站牌她還在叨唸:「你真的很不懂行銷欸!有這機會你當然要宣傳自己一下啊!說不定以後你紅了那張卡還能增值,而且對方認出你來她還會幫你說話『那個●●●人很好,以前……』之類的,你怎麼就不懂呢!」
  我囧著臉說:「幹嘛這樣……這樣就失去意義啦,我又不是為了紅還是得到什麼才那樣的……」
  技安妹搖搖頭,恨鐵不成鋼地哀嘆:「吼……你真的很不懂欸,要我的話一定會簽名或留下網頁資訊讓人搜到我。」

  後來和其他人聊這件事(主要是想酸一下我妹的價值觀,她對服務業的態度有問題,得治),結果對方也問我怎麼沒留簽名給對方,這樣對方怎麼會記得我是誰?怎麼推銷自己?
  「為什麼你們都會這麼做?不應該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嗎?」
  「你這想法太天真了,得治。」
  「……」

  會嗎?
  雖然知道他們的意思,但沒辦法認同。
  因為沒那必要吧?順手而為的一件事而已,我一開始並沒有想太多,後續何必搞這麼複雜?這件事啊,我想了想,這件事本身、以及我做出這件事的情操,根本論不上多高尚。
  意識到了、想做、然後做了。
  僅僅如此。

  上週末一票人腆著肚皮回家,在等綠燈,前方一對穿紅色情侶裝的老夫妻有說有笑的。笑談間,爺爺順手將一樣東西往行道樹下的花壇扔。
  ……我和小夥伴們都震撼了。ジ ジ,你太把我們當空氣了吧?還是說我們全死了但自己沒認知到?
  接著 ジジ和ババ見左邊沒車子來,恩恩愛愛手牽手踩著微妙的凌波微步溜到分隔島上,朝地呸一口痰,等右邊來車通過後再竄到對面,華麗麗地完成了闖紅燈,區區一碟小菜。

  怎麼……怎麼這麼從容、這麼自然呢?
  是大陸人?咦?是臺灣人?
  當然是臺灣人!你們以為臺灣人很高尚嗎?沒教養沒規矩的一堆好不好!
  這純粹是個人惡習吧?和是「哪裏」人無關吧?不要為這個吵啦。
  唉,真糟糕……
  莫名其妙變成這樣子的討論。在他們對話時,我去看老頭丟了什麼東西在灌木叢中,是一個打了結的小塑膠袋,似乎裝著糕餅碎屑一般的東西。
  由於捷運附近會有垃圾桶,再不濟捷運裏一定有,我就想乾脆撿去捷運那丟掉。
  結果就挨罵了。
  幹嘛啊?很髒欸!你要做什麼?你在想什麼?你有問題喔這關你什麼事?

  唔,不知道啊……
  對方就在自己眼前亂丟垃圾,明明看見了,嘴上批評著,卻又視若無睹地離開,感覺很奇怪啊……
  不是要責怪的意思。唔嗯,要做一件事,得看「想不想」以及「能做到的程度」吧?去九份時,隨處可見聚攏成堆的垃圾(這真是破窗效應的好飯粒),覺得很生氣,可是沒辦法自己把它們清掉,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啥約定俗成的共識。儘管很生氣,也只能管好自己的垃圾。量力而為這句話,其實是為自己的舉動負責,因為週遭的人沒義務受「自以為是而膨脹的善意」所拖累。
  嘛……我自己也不是,那麼自始至終、以天下為己任什麼的。遇到乞討的人,有時候會投錢,有時候不會,有時候會買玉蘭花,有時候不會。啊……發傳單或面紙的,倒是都會拿,反正壓根不看還是能做成垃圾盒,若是硬要計較「這樣就沒廣告的意義啦」,那不就更能理直氣壯地拒拿傳單嗎?
  抱歉,不能糟蹋掉你廣告的機會。這樣。
  和兩位比我年長的同事聊,關於會不會施捨、或購買身障人士的商品。因為詐騙太猖獗了,說一堆理由,歸根究柢是不想讓人濫用自己愛心、助長別人的投機行為。只是,仍然有義無反顧出錢的人啊。
  就不會漏掉真的需要幫助的人啦。我弄丟傘時,勸我要寬心的大哥這樣告訴我。
  作法是兩個極端,但兩人都是我很尊敬的前輩。

  並非多麼急切想做啥的雄心壯志,不過,若能讓人覺得溫暖一點、開心一點,就好了。
  儘管總忍不住寫黑暗的、扭曲的、病態的元素,可溫暖而柔軟的東西是美好的存在,這點大約也無庸置疑。
  前年在敦化站被和平的人攔下(是說,那次回家後,我才知道和平是怎樣的組織呢……在下當真孤陋寡聞,慚愧慚愧),因為是打著拯救海洋名目的連署,便留了資料,沒想到簽完後對方不放人了,一直跳針瞻望長遠、加入會員、捐款的事。
  年輕人問我:「你想想你對環保有什麼貢獻?」

  真……想……叫他咕狗「做環保」。

  我做的,都是非常基本的事。綠化啦、小學生課本裏的不亂丟垃圾不破壞花草樹木啦、資源回收節能減碳、使用環保材質的物品(唔喔,MUJI的再生紙筆記本好寫!)……不是多大不了的事,可是,當對方質問「你認為這樣就算做環保嗎?」時,卻被激起了怒意。
  莫非要 Cosplay 成白雪公主躺人家店內才算做環保嗎?XD

  扯得好遠啊……吃飯時新聞正在播關於櫃姊的社會新聞,就想起發生在元旦假期中、店員妹子的事情,接著開始發散式思維了。
  噢,但想講的東西只有一個。

  我能做什麼呢?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不過,想那麼多,還是直接做比較實在啊。ˋwˊ

T A K Ü M I

5 則留言:

  1. 我前幾天的留言竟然不見了!!

    只記得說我的薄荷長出來了,很大一株這樣(搔頭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咦、留言被 blogger 吃掉了嗎?(;゚д゚)
        莫非因為我太久沒有投字……

        無論如何,薄荷長出來,おめでとう!等長大扦插就是源源不絕的薄荷了。XD

      刪除
  2. 阿...太長的留言不能留
    大概是我電腦問題
    先這樣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