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壊れた

Photo by 海少

  木簪「啪嚓」一聲,斷掉了。
  ……我的頭髮終於進化成某種究極殺器了嗎?唔,橙二,悪 いな……看來我提早覺醒了。(你是該醒醒了)

  今天不曉得怎麼回事,弄斷了髮簪,摔破了盆栽,還踢翻放在路中央的水盆,真對不起啊……然後恍恍惚惚,心神不寧。
  破碎的陶盆做成廢墟模樣的盆景,髮簪還有一個備著的,斷掉這隻用三秒膠黏起來了,應該能繼續用,不過,果然還是感到了一絲絲難過。

Written by 海少

  以及修好了丹鶴(最左邊的筆,大哥送我的筆)。

T A K Ü M I

2 則留言:

  1. 阿殘母親的木簪是家中木筷(爆2015年3月2日 下午9:10

    我母上也愛用木簪,用到只要說"我母親是包包頭插木簪的那個"
    大多數人都會:喔!!那個人喔!

    別擔心,夥伴!我的頭髮硬到會插進皮膚

    回覆刪除
    回覆
    1.   阿殘!(緊握手)
        我的頭髮,也硬得能插進皮膚裏!XD
        有幾次剪完頭髮,掉到肘窩的頭髮屑屑被夾進肉裏……

        買木簪前用的是筆。ˋwˊ(仕事MODE)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