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帳|大根

Photo by Takümi

  渡過一年,封面包覆的絹布褪色好明顯。

Photo by Takümi

  渡過一年,承載的文字近乎滿溢出來。

Photo by Takümi

  嘛……畢竟夾了很多張紙作插頁嘛。也因此決定下一年要買厚厚的、一日一頁手帳本。

Photo by Takümi

  今年稍微好些,背膠沒全破——雖然有幾處「煏空」。

Drawn by Takümi

  不小心讓墨水滴到紙上,就順著弄出來的小人。
  一年將盡,又是一回新舊手帳交接,再一輪的書寫。明天就來好好體會一下新本子的紙張!

  2015. 09. 21
Drawn by Takümi

  2015. 08. 31
Drawn by Takümi

  七夕前兩天畫了貝斯那♀,稍稍意思一下,原本打算弄個相關篇幅,嘛,畢竟是這樣的日子……
  噢,小狐狸紙膠帶設計很可愛,材質卻糟糕得天怒人怨,超難撕!超容易破!
  現在,中元賀圖,開始動工!(完工後一定要先把ZI恆春篇完稿,一定)

  2015. 07. 24
Drawn by Takümi

  上上個月眼睛檢查出問題,開始了一邊隱隱擔憂眼睛、一邊努力養眼的日子。

Drawn by Takümi

  基於這啥那啥諸多理由,以「點高料理技能」為目標下廚,也嘗試做些有的沒的菜色和點心,害友人以為我準備發紅色炸彈惹。(無理です)

Drawn by Takümi

  嚴格說來,應該是努力把自己琢磨成大多數事能自己應付的人類,以迎接指日可待的末世。(靠)

  2015. 04. 19
Drawn by Takümi

  新水彩 TEST!用的是新韓水彩(較便宜,牛頓我只買一管常用的綠松色)。
  果然這本手帳,不能玩任何沾水的素材……幸好背面是防水的極黑,上面的東方茶紅就不行了,字會糊開。

  個人挺喜歡這種手繪風格,但覺得還不夠……自然(樸實)。

  2015. 04. 18
Drawn by Takümi

  買了透明水彩、新的水彩筆和調色盤。(原先用比手掌小的梅花盤)
  由於不是正規美術班出身(走的是升學路線,這輩子還沒踏進過畫室),也沒有講究工具的嚴重執著或概念……
  要從不透明水彩跨越到透明水彩了,想想那些顏色,就有點開心。

  2015. 04. 04
Photo by Takümi

  人魚淺蔥,偷偷送紙醉花的花店員工,小要的朋友,可是紙醉並不認識他。
  ……描線真是失策啊……描了線反而沒有「水」的感覺了。以後要嘛全描要嘛不要描了。

  以及,サ讓我寫成了せ,及時改過來了!

  2015. 03. 28
Photo by Takümi

  花農小要,陪我一起梗天中。
  覺得,J.Herbin 家的東方茶紅和橄欖綠很適合做森林、田園風格的記事,因為是大地色。
  起初有點嫌橄欖綠太淡,寫起來和無印家黃綠色膠墨筆差不多,不過後來兩廂一比對,黃綠色膠墨筆螢光度較高,而橄欖綠的顏色雖淡,看起來還是稍微……溫和的。
  橄欖綠用的是卡水,好猶豫六管用完後要換四季彩常盤松還是繼續用呢?我只要一種綠色。

  2015. 03. 26
Drawn by Takümi

  大隻要。消耗掉兩枝不常用的色鉛筆,其中一枝是咋削咋斷被我削削削削到沒的。WHY~?Q_Q

  2015. 03. 23
Photo by Takümi

  環保厚實灰卡裱天然絹。
  灰卡是那種灰色的厚紙板吧?
  ……不是嗎?
  我總忍不住去拗手帳封面,不過,真給我拗折了我會哭吧?XD

  貳零壹伍年手帳大根,和貳零壹叁年秋柿同一家出的手帳。說起來,戳中我的圖都是秋天呢!食慾之秋的關係嗎?

Photo by Takümi

  背面的獨角仙,秋柿那本是秋睏打盹的狗狗。
  我的小花圃進駐了獨角仙和椿象,就是沒有瓢蟲……我需要瓢蟲!

Photo by Takümi

  新舊本疊疊樂,是說,雖然頁數相同,但大根這本明顯比秋柿薄不少……目前寫下來倒沒有比較透背啦,可能紙張密度有提高?

Photo by Takümi

  這回絹連封面邊緣都包進去了,應該不會再有脫線問題,當然表面仍會起纖維……其實這些都還好啦,我比較憂心書背的膠裂開,上一本就裂了,害我抽出攤開都戰戰兢兢怕本子散架……
  可是,這種古代書冊般的設計,我很吃啊……

Photo by Takümi

  質感粗糙的米漫紙,寫起來會有點阻力,很吸墨,所以顯色上有點微妙。

Drawn by Takümi
  麻雀。不是憤怒的麻雀,是精神滿滿、衝勁十足、肥嫩多汁的麻雀哦!(高呼口號スズメ!)
  Sailor 四季彩海松藍 in Sailor Clear Candy。
  Pilot 色彩雫冬將軍 in Pilot 88G。
  寫鋼筆字,不沾水的話,基本是沒問題的,不怎麼暈也不透。不過,鋼筆字的種種問題是筆墨紙的交互作用,只能這樣看看參考。


Drawn by Takümi
Drawn by Takümi

  Little Daisy,線稿和完稿。顏色是用MUJI彩色筆上的,這一桶(?)彩色筆顏色深得我心啊……
  通常掃描檔背面的痕跡稍明顯,但實際上肉眼和拍照的感覺比較接近,透背並不是很嚴重,這面積可以很盡興塗鴉,所以幾乎每頁都有畫插圖呢(約幾分鐘的事)。和貳零壹肆年那本讓我痛讓我哭的哥倫布相比有很大差異,那本是密密麻麻的字和縱橫交錯的紙膠帶花邊帶貼紙,這本滿滿的圖圖圖。
  我喜歡文具,但大概論不上文具廚——老子連文具版都沒在泡——鋼筆啊、紙膠帶、什麼的,感覺普通,倒是有很嚴重的紙本病,每回讓我有「ああ……だめだ……もう……たまらない……いく(幹)」感覺的就是筆記本了,有聽我發病呻吟的人就知道。XD(寫到這跑題如此嚴重,很顯然也是該吃藥惹)

Drawn by Takümi

  貓頭鷹아빠(appa),今年會再聽見貓頭鷹的聲音嗎?
  Sailor 四季彩海松藍 in Sailor Clear Candy,小牽牛花的藍是 Sailor 四季彩山鳥 in Swan Flypen。
  沾水暈染開的顏色很美,但沾水一定透背。彩繪毛筆、水性色鉛筆,沾了水都會透背,彩色筆反覆塗也會些微地透,幸好我對此疙瘩不大,紙不破都能救。XD

Drawn & Photo by Takümi

  更甭談麥克筆了,再淺的顏色也是一抹就透。麥克筆上色非常均勻,不同顏色渲染起來效果十分乾淨,最喜歡使用麥克筆、水彩和色鉛筆,至於彩繪毛筆什麼的,有實驗性地買一隻 SAI 朱色,英士紅色金黃色,一盒雄獅彩艷筆(媽呀這純度有夠高 it hurts my eyes),在下火候不夠,暫時駕馭不了。
  雄獅彩艷筆標註「可再補充」,誰能告訴我怎麼補充?OAQ
  用鐘寶貝拍的版本。

Drawn & Photo by Takümi

  數位相機拍的版本。左頁清楚地看到麥克筆「透」的模樣,膚色和吊嘎是麥克筆,頭髮是黑色簽字筆,人家黑色還不怎麼透啊喂……ˊ_ゝˋ

Drawn by Takümi

  透得非常嚴重,簡直滿目瘡痍,因為接下來是 free 發揮的格子頁……當然我每頁都 free 發揮。XD

Drawn by Takümi
  我畫了搭貓纜看到的景色。
  天空藍麥克筆。
  樹和遠山用鋼筆和彩艷筆,沾了水,沒一會兒就滲過去了。
  換其它紙會不會好點呢?我只試了無印良品的紙,插個題外,無印含古紙的再生紙筆記本,非常地……好…….:。+゚(毆)
  能輕鬆駕馭我手邊的各種筆,除了上色。

Drawn & Written by Takümi

  藉著滲出來的顏色,畫了其它的圖。
  嘛,路是靠走出來的。
  等有空再寫遊戲心得。

Drawn by Takümi

  截至為止大約是這樣,以後有新圖再慢慢曬出來。換了手帳後塗鴉率有提高,但這家的手帳或許只用到今年了,新出的日日穀雨完全無感,已經買了 MIDORI MD NOTE 待命。

T A K Ü M I

6 則留言:

  1. 殘(萬年草已經變成瀑布了/感動2015年3月31日 下午9:21

    芝麻布丁是陷阱!(指
    拓海的圖真是充滿季節感
    我掃墓時有一隻鮮黃色的瓢蟲飛來,下次抓來寄給你(什麼!??

    回覆刪除
  2.   陷、陷阱?順說,我原本是想點豆奶布丁的,結果沒有,那天要什麼沒什麼。XD
      大概因為是日記內的圖吧,會跟著時序節令。但聽到季節感三個字讓我有點小小得意(咦),謝謝阿殘!ˋwˊ
      阿殘沒關係,瓢蟲放著,我自己來~(捲袖子)

    回覆刪除
  3. 這孩子也長這麼大啦…
    時間真是個頂尖的無形殺手…【偷偷拉眼尾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咱家沒長大的剩小貝啦,應該叫警察抓赤曦。(赤曦:幹。)
        不過小要個子雖然大了,還是能玩他的。以前是被玩,現在是陪著我玩。(陪夜爺把整張臉往上托)

      刪除
  4. 那食譜看著就覺得好像很好吃啊=﹃=
    料理技理高得如此高,已經可以嫁了(拍)
    啊,不過不嫁也沒差,因為足以養活自己了(嚼嚼嚼…)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下個目標點心是杯子蛋糕和水信玄餅,因為我暫時買不到吉利丁片或粉……
        其實,我娶也可以啦。XD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