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書き|夜燭

Drawn by 海少

  耳環補上。
  小慎送的,白金弦月耳環鑲黑珍珠,樣式很簡單,感覺是老大的審美啊……極簡什麼的,嘛,白金也不適合做太複雜的設計。耳洞是當下穿的,類似做標記,無論是對外人、或對瞳本人,都是「我的」的宣告。
  老大有病啊。(被燒掉)

Drawn by 海少

  儘管住在一個屋簷下,由於彼此間的故事沒有太多疊合,而顯得形象單薄的瞳。構圖是借好久好久以前,那個「紅い蝶、 夜の燭。」的圖重新畫。至於是多久以前呢……

Drawn by 海少

  左2008年03月31日,右2015年03月13日。在月日上有著非常微妙的高相似度,差點能滿七年整。
  黑歷史是軌跡。(坦然了)
  左邊像鬼一樣的氛圍比較接近我心中所要,以前啊,比較會表達情感,愈長大就愈介意自己流露得太多,漸漸地內斂,不過,現在卻覺得「啊啊,那樣也不差」這樣。或許等我更老一點,又會再駁斥現在的想法吧?在大人和小孩的兩個階段間徘徊踟躕。
  最後是草草收尾,原以為應該差不多惹,碼字碼到這兒赫然發現——我忘了耳環!小慎給的!

  睡醒再補上。

  2015. 03. 11
Drawn by 海少

  偷偷地、偷偷地,玩一把舊圖翻新。(還是叫作舊圖對照?)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