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書き|吟遊詩人

Drawn by 海少

  「咦、欸?這故事已經說過了嗎……?」

  那天,Chuki 提到「喜歡以前可愛的小貝」,差不多這樣意思的話。
  不過,和以前相比,這傢伙其實沒什麼改變的。雖然戦乙女那張神情很嚴肅,但貝斯那的通常運轉大約是這副模樣,是目前我家最貼近軟、可愛等形容詞的人。或許由於最初便是柔韌的性格,本人也沒有特別的執念要變剛硬。

  約三四十分鐘的塗鴉。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