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二哈

  街口的住戶養了隻哈士奇,我私下叫牠二哈,雖然意思是「這貨一臉北七」,但事實上,牠渾身散發著哈姆雷特的憂鬱氣息。

  午後我載儲糧回家,在巷子遇到牠,我說:「唷,二哈。」牠默默看了我一眼,步伐停也不停地走過去,我目送牠的背影,一直到牠轉了彎,我終於沒忍住好奇心(和該死的浪漫主義)跟了上去,想知道這貨的一天是怎樣過的。
  我看著牠隨地解決生理問題(含蓄說法)、沿途圈地盤(含蓄說法),啃咬雀稗那類的野草,我發出些聲音引牠注意,牠稍微看了我,接著又不甩我慢慢地繼續走。
  我就這樣跟著牠,繞了街區四分之三圈,在十字路口分道揚鑣了。

  我回到家後,下起了雨。
  我一直在想二哈回家沒,會不會挨揍,接著被害妄想症發作,開始擔心若二哈沒回家,會不會有誰指出曾看見我尾隨二哈,然後我就變成嫌疑犯了。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