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倒春寒

  早上的地震好大!デカい!
  抱著憂心睡了,雖然醒來後那點憂心連渣都不剩,仍往反方向繞了一圈看看二哈回家沒——那貨安然地趴坐在牠家神壇前,一臉「你煩不煩啊怎麼又來啦」的高冷。

  回家時,兜頭一陣冷風,純粹的冷,騎在後頭的男生頓時發出一聲蕩漾的呻吟:「啊……啊啊~天啊……這風……
  我心想您高潮惹嗎?那男生感嘆完後說:「這根本就是冷氣的風嘛~」
  另一個男生風涼地說:「唉……要世界末日了啦,早上才大地震……
  他們倆騎經過我,我目送那一藍一紅的背影,心想:自古紅藍出CP。

  回家路上,死性不改地和一隻身懷六甲的喵對視了一陣子,等那隻喵留下一個「你神經病」的眼神離開,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有聽見什麼令人非常非常在意的聲音,所以我停在原地等那聲音再出現。
  沒多久,四面八方迴蕩著「嗚————」貓頭鷹的明亮啼叫。
  去年一整年消聲匿跡。
  今年終於又聽見了。

  風太大令我有一絲不安,這不安是怕盆栽被吹翻、或樹被吹斷。撇開這不安其實寒冷的大風讓我很高興,細胞都活起來了的感覺。
  水的話,比起喜歡更多是需要。可是沒有必需的理由卻依舊喜歡的,果然,是風啊。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