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び場|Don't Starve Together Four Weeks Survival Records.

  幾乎整個六月處於身嬌體弱易推倒的亡魂狀態。夏季的感冒不容易好,請大家多保重自己喔。:)
  嘛,來談談近期的遊戲坑 Don't Starve Together(簡稱 DST)。

  大約去年開始,我就一直哀嚎想玩 DST。對橙二哀嚎、對技安妹哀嚎、和大哥相互哀嚎。之所以遲遲沒下手是起初我以為 DST 出在 PS4 上,欲玩遊戲客官請先包臺,後來知道 Steam 上能購買,可對我而言使用  Steam 消費是麻煩的,我是堅持不辦卡的庶民,而待庶民海痛下決心,要直接上拍賣買遊戲的摸門特,我得到「原先擁有 Don't Starve 本體的玩家 2015年可以免費升級」的小道消息,於是我癡癡地等呀盼啊盼啊盼,盼得黃花謝了,冬去春來……♪~♫
  六月三日,我便是那票眼巴巴等更新的人之一,望穿秋水估算那遙遠彼岸的時間,神情虔誠猶如盯著蛋糕櫥窗的幼稚園死小孩,內心波濤洶湧:「操!特麼要過十二點了!」
  そして,六月四日凌晨,等到 DST 了。與其說升級我覺得比較像加裝。XD

  儘管標題打四週,實際上我也只週末玩兒,玩得頗有感觸,醞釀幾天後決定搞個心得甘苦談。
  不過,這遊戲的好玩處在自己挖掘如何生存喔。:)

  DST 啊,畢竟是連線遊戲嘛,玩得痛快不痛快的關鍵是——看你和誰玩
  遊戲自動加裝……自動升級後,我又另外網購 DST 組合包(內含DS本體和兩個 DST)分送給技安妹和大哥,想實現我們一直憧憬的三人野外求生體驗。那是我第一次自己開伺服,連名字都沒修改,只動了人數限制三人,就天真歡樂地創了世界。

  BUT!我們萬萬沒想到——技安妹搜不到我的伺服。

  WHYYYYY?!Why u do this to us?!Q口Q
  當技安妹不斷嘗試 Refresh,我和大哥先做搜集物資的動作,at this moment……

  Stranger has joined the game.
  大哥:誰啊~~?!!!
  我:我哪知道啊!!!技安妳好了沒啊有人佔了妳的坑了啦!!!

  第一回遇到的陌生玩家是個積極的人,二話不說就開始下指令要我們快點快點快點蓋基地,對話串裏反覆出現〝base〞字眼,大概是見我倆羔羊太沉默,對方告訴我們按〝Y〞可以輸入英文溝通。(我們還真不知道,暗忖反正自己人能對話,啊不過大哥懶得和陌生人講話所以交由我來溝通,否則大哥英文是比我順溜的)
  玩家一玩了會兒,表示他要下線了,提醒我們他把物資丟地上後登出了遊戲(這讓我學到離開伺服前記得把物資留下),所以雖然對陌生人冒然闖入我們伺服感到莫名其妙,但沒覺得太糟糕。

  玩家一消失沒多久,玩家二進來了,進來先詢問:「請問我能和你們一起玩嗎?」(這讓我學到進房前先詢問伺服意見)。
  我對他說:「對不起,這是朋友限定。」對方表示理解後,登出了伺服。

  大哥問我:「你妹好了沒啊?」
  我說:「還沒欸,怎麼辦?」那時候的我不知道可以登出對伺服進行修改
  下一刻,奇葩一玩家三登入了!他一進來,大哥終於開金口直言:「這是私人遊戲。」
  我們萬萬沒想到……玩家三居然回我們:「不要!我要在這兒玩!」
  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伺服可以KICK人出去或者BAN人(我猜這是黑名單意思)。
  我就聽大哥在電話那端尖叫說:「他一直追著我啦!」然後眼睜睜看著對方到處燒資源、引怪到我們這,搞死我的 Willow 後,把 Willow 的物資全撿走再登出,操。XD

  大哥:「……」
  我:「……」

  由於身心疲憊,恰逢華燈初上晚餐時,我和大哥約好續玩時間關機,LINE 小兵哭訴被欺負的委屈。
  小兵問為什麼沒有密碼?不能設密碼嗎?
  是可以設,我知道能設,想說人都在就偷懶了嘛……誰能料到技安妹進不來啊……Q_Q
  歷經慘痛的教訓,此後,和親友玩的伺服我一定設密碼,珍貴的一課,賀。(幹)

  DST 初體驗結束後,我邁入了「來者不拒」的世代,直至今天。就像玩野團一樣,十分冒險(特指合作夥伴品質),恐怕比在全∞挑好奇異果和好鮭魚還沒保障。
  個人覺得,DST 第二大問題不是玩家技巧好不好,而是溝通問題
  無論是語言障礙,還是腦迴路障礙。(嚴肅)

  我會動伺服環境,不是最嚴峻的環境,但應該是有點難度的。
  稍微的挫折和挑戰增添樂趣,不是嗎?:)

  玩 DST 至今,我都是扮演伺服的角色,尚未玩過人家的世界呢……慢慢地學習到一點,發現稍早的不足處,漸漸我打伺服明開頭一定冠上TW地域,描述上從「這是個困難的世界」詳細到「季節長、怪物相當多、沒有 Mods、是個困難的世界」等等……
  我有去點其它伺服,選擇加入前能看見伺服名稱、描述、進行天數、現在季節(在我不知道連季節都會顯示前,我會特地在描述輸入遊戲季節再開),我以為,會進來的人應該多少掌握了狀況……

  でも,約半數玩家進來會先罵「這什麼鬼世界」,接著罵我(我猜是發條怪物就躺門旁的緣故)。有人〝Fuck u server〞重複三遍,大概是很重要所以必須強調;有人呼喚我但我剛好暫離電腦,等我回來上一句是「你再不開口我就要走了」,我連忙道歉解釋剛人暫離,然後對方回:〝ok, then fuck you.〞再登出。
  雖然只挑週末玩,進入我這的玩家固定前,我幾乎每天都會被不同人FUCK呢……(幹)
  剩下遇見的,一成新人,一成奇葩,三成能好好相處合作愉快的好玩家,有些至今仍一起玩。可惜的是,能一起玩兒的好人,並非人人精通英文。受限於英文程度而極少發言,這問題倒不大,基本上,我都能讀出意思,但聽不懂我與其他玩家說腎磨這問題比較麻煩。
  我、我的確冠了TW開頭,可遊戲內只能輸入英文嘛……
  有人會問我有沒有RC,可我沒有,以後我會記得補上〝No RC〞這項描述。

海少 plays

  傳送門,毫無反應就是個門,外觀也像門,世界入口,地圖上會顯示門的位置如下的漩渦圖樣。
  我建營地的速度稍快,大約第二、第三天會確定落腳處,這之後加入遊戲的玩家,我多會約門附近碰頭,把他們領回基地。
  它其實擁有名字,叫作 Jury-Rigged Portal,上頭有顆骨碌碌轉動的眼珠盯著你呢。對話若有 PORTAL 字眼,即是指門。

海少 plays

  地圖顯示,DST 叫出地圖的快捷改成 M 而非 Tab。
  目前的我,沒有安裝任何 Mods,倒不是對它抱著意見,只是現階段沒打算裝,想多享受一下那種一切未知的感覺,可能等我玩膩 DST 後,會出於嘗試目的裝幾個玩兒。:)

  我有習慣邊跑邊轉地圖——隨時觀察四周、以及挑我順眼的視角前進——等我之後再叫出地圖,方位已經打亂了。
  有時沒法立刻拎人回基地,對方會要求我交代基地位置,又或者一加入就要求基地方位,遇上這種情況,我就很困擾,那時候我以為,交代基地是伺服責任啥的
  唔……平心而論,「交代基地」這件事並不會惹毛我,會惹毛我的是玩家態度和措詞。即便我解釋我轉動了我的地圖、現在地圖完全丟了方位,對方也只要我交代基地方向。「東西南北不是常識嗎?我以為大家都知道。」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是的,就是那一成奇葩中的奇葩二,一個充滿優越感的玩家。
  ——到人家基地,拿走眾人收集的資源,去坦 Deerclops 很了不起嗎?雖然當他自豪地表示 Deerclops 對他而言如糞土,而我虛偽地說了謊:「哇啊,你好厲害,我從來沒有殺掉過 Deerclops。(但其實我用 Wes solo 過 Deerclops)」
  我沒想到他會回我:「這根本沒什麼,只要你有技巧和智慧。」
  新手玩家問大家:「這遊戲如何呢?」他馬上說:「這遊戲啥都不是,幼兒園玩的。」
  那時候的我,還不知道伺服可以KICK人出去或者BAN人。

  ……幸好他只是來刷成就的,宰完 Deerclops 就閃人惹。(合十唸佛)

  BTW,我見到有伺服描述「別問基地位置」。看來告知基地位置並不是理所當然

海少 plays

  隨處可見發條怪物們,它們的名字來自西洋棋,初期啥都沒的情況下,我也不會正面槓上它們,藉著走位就能避免發條怪物們的攻擊囉!另外,發條車(發音居,犀牛形象)的衝撞會對發條主教和發條騎士(馬形象)造成傷害,可以這樣讓它們自殘。:)

海少 plays

  魚人。

海少 plays

  等著漁翁得利。

海少 plays

  SEE~:P

海少 plays

  地鼠和火雞是雙面刃,因為牠們都會搶資源。地鼠會叼走礦石,偶爾曝屍荒野,再回頭辛辛苦苦鑿的石頭資源都沒惹;火雞會拼命吃漿果,害樹叢枯萎。當然,只要能宰到,肉都是你的!ˋwˊ

海少 plays

  經常有玩家會選月黑風高殺人夜加入遊戲,在 Don't Starve 中,黑暗是致命的,所以那時候我都很擔心……不過為了打出這篇,我自己測試過了,剛登入的玩家所在處會被打上聚光燈,直到下一個清晨來臨才消失,因此不會遭 Charlie 攻擊。

海少 plays

  即使離開,那光仍在。

海少 plays

  於是,我就不擔心晚上進來的玩家了,我只擔心冬天進來的玩家。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