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島|。

  陽光自枝葉間隙濾下剪影,細細碎碎。
  風吹動空地遠處的草。

  林涼徹夜未眠,和胖子分開後,他來到四重溪,把那天沒搞定的那塊地剷平。
  他一直工作,可完全感覺不到累,現在坐著歇息,也沒察覺身體有啥異況,只是坐下後,就不太想動了。

  被吳冠彩找到時,林涼很詫異。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
  「那個警察說你在四重溪。」
  「喔……」

  吳冠彩直接坐在他旁邊,陪他面向空地。

  「……胖子說你那個朋友和他媽離開了。」
  「……」
  吳冠彩並不信胖子那套說詞,她問:「他們人呢?」
  「……」

  吳冠彩抬眼看林涼,林涼只是面無表情地凝望前方,她想這人八成又要來恬恬那一套,便就不再提問。
  一會兒後,林涼回答她:「死了。」

  林涼忽然很想講這件事,不是為了懺悔,不是宣洩,他也不在意聽的對象只是個小孩。單純地想講這件事而已。
  吳冠彩安安靜靜地聽,陷入了自己的思緒。

  她忽然開口說:「嗯,我懂。」
  林涼納悶地低頭看她:「吭?」
  她昂起頭,說:「如果是我的話,也會這樣做。」
  「……」

  林涼覺得,自己似乎也懂,可此時此刻,他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吳冠彩。
  他沉默許久,抬手摸摸吳冠彩的頭。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