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自分

  一直,一直,想成為一個溫柔的人。近年來的日誌或篇幅,經常出現這句話。
  而這樣用力地努力的背後,是因為自己是個有點冷漠的人,除了少少幾項執著並珍惜的東西,對一切我大約是抱持麻木的態度。啊……關於沒有感覺,記得幾年前的日誌經常寫。

  創作、記錄溫暖柔軟的事物的同時,也想創作、保留更深沉、更黑暗的事物,血啊肉啊獵奇啊。
  許多真實原本就伴隨痛和鮮血。
  這種矛盾像要將人撕裂。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