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多面體

  比起去守護,更想被守護,自然存在著這類人。
  人類的不同面向,之一,而已。
  對此,我沒什麼意見,個人的選擇嘛。但是,是否要去欣賞或體貼這類人種,不也是我自身的選擇嗎?

  那夥人的態度,彷彿只要把憤怒大聲宣洩出來,就贏了似的,做著意識強姦一般的行為。拳頭攅得越緊,想抓牢的東西反而被推得更遠(或者被捏碎),不經常這樣嗎?
  人類啊。

  (相對而言,我大概是冷暴力的那型)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