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碎片

Photographed by Takümi

  重要的,不重要的。
  在乎的,不在乎的。
  惦記的,放任忘卻的。
  被諸多事拴著,以及由情緒膨脹至爆裂再消散,剩下最後一點黯淡的煙花。

  我想發聲想很久了。
  以前的自己,載浮載沉,偶爾能囈語幾句。
  現在大概是沒入水中了,所以開不了口。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