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蘇巴(待整理)

【對戰XIII】
https://i.imgur.com/EJSRtnu.jpg
蘇巴V.S.蘿比諾
限制PM數量:3
勝利者:



PMPII◊蘇巴►
使用PM:  
骰數大先攻:(dice)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上場PM:  
 興奮度: (dice)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你是因為對方看起來可愛可愛的嗎……OTL)


PMPII◊蘇巴►
———蘇巴先攻———
興奮度只有一wwwwwwwwww


PMPII◊蘇巴►
 「……」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對方,姑且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蘇巴。」
放任拍著手的北半球隨他玩。
1.  (啪啪啪啪)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沼躍魚的目光從海豹球、溜溜糖球、海豹球掃過去又掃回來。像是只有五十元便當能吃又餓了三天的饕客。
1.  (bzzz)(bzzz)(bzzz)(bzzz)(bzzz)
啊啊,管你是什麼球,快跟我打!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見那邊進入戰況,又聽見對方的招呼。
 :「您好,我是蘿比諾。」指了指對戰中的沼躍魚,「他是桑瑞茲。」


PMPII◊蘇巴►
 「……」連寶可夢也要介紹嗎?似乎是第一次和這樣的人交談。
忍住了一個呵欠,雙手都插進口袋裏,慵懶地開口:「那是北半球。」


PMPII◊蘇巴►
聽到自己名字的北半球轉過去看了看蘇巴,再看著速度(三)很快(黑)的沼躍魚更加開心地拍手。
2.  (啪啪啪啪啪啪)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沒有下場的尾立他們,選擇站在稍遠的地方觀戰。
 :「北半球你好~」聽見蘇巴的介紹,開心地朝場內打招呼,然後抬頭問:「那另一個是南半球嗎?」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沼躍魚因為對方一直拍手,而開始有點暴躁。
2.   (bzzz)(bzzz)(bzzz)(bzzz)(bzzz)
你是在開我玩笑嗎?


PMPII◊蘇巴►
 「……是沒錯,雖然應該跟妳定義的南北半球不太一樣。」總覺得這孩子有點兒……純樸,當然,對方的打扮也佔了一定比例的因素,打了呵欠後決定不進一步作解釋。


PMPII◊蘇巴►
海豹球似乎不能理解沼躍魚為什麼暴躁起來。
對他而言什麼都很開心。
3.  (啪啪、啪啪、啪啪啪)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學會了有節奏的拍手)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見對方打了呵欠,稍微回想初見對方時男人的站姿和語調,似乎也沒見他像其他人一樣施予指令。
 :「先生會累嗎?要不要坐下。」說著自己就盤腿坐了,「就看他們打?」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意外地,在逐漸成形的節奏裏,沼躍魚謹慎了起來。
3.  (bzzz)(bzzz)(bzzz)(bzzz)(bzzz)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哇,好難得,桑居然撐了三場。」顯得有點開心。


PMPII◊蘇巴►
 「……好。」總覺得有些驚訝,自從當上訓練家後對戰過的人也不少,雖然有和自己閒聊的,但卻沒有和自己一樣不太在乎勝負的人。
側頭看了一下蘿比諾,也以一個舒適的姿勢坐下。
 
……不,這孩子還是跟自己不一樣的。
看見她為了沼躍魚歡欣起來,這樣的,還是不一樣,也許她是希望寶可夢能夠快樂而進行對戰。


PMPII◊蘇巴►
 「……不過妳這樣可以嗎?輸了的話,是要完成我的願望噢……雖然這樣對我而言比較好。」怕對方忘記自己一開始說的話,用手撐著下巴再說了一次。


PMPII◊蘇巴►
海豹球什麼也沒想,但看到大家都坐下來,他也想在地上滾動。
4.  (圓圓的身體滾來滾去)(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對方同樣坐下,心裏感到輕鬆自然很多。儘管無法精確具體地形容,但一開始總有種微妙的感覺。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啊,說起來,蘇巴……」慢了半拍後立即補上,「先生的願望是什麼?」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看見海豹球在地上滾動,覺得這是個好機會!
4.   (bzzz)(bzzz)(bzzz)(bzzz)(bzzz)


PMPII◊蘇巴►
 「蘇巴就好。」注意到對方不自然地補上敬稱,本來就不喜歡拘謹的禮節,那種事在軍中出現或是做作的把妹時使用就足夠了:「等我贏了再跟妳說吧。」
收回滾到面前的海豹球,溜溜糖球自動補位。


PMPII◊蘇巴►
回頭看著蘇巴似乎在等他下令,但只得到對方隨意揮手的動作。
略微困惑地看著沼躍魚。
5.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好!蘇巴。」除了身分特殊或格外年邁的老人,無論是長是幼,直稱名字是家鄉文化,因為名字代表「本人」,但在自己走過的這些市鎮裏,直呼名諱卻是粗魯的。
對於能直接稱呼名字,感到很開心。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打贏第一場的沼躍魚看向蘿比諾,確認對方有沒有看自己。接收到對方的目光,沼躍魚顯得有些志得意滿。
5.  (bzzz)(bzzz)(bzzz)(bzzz)(bzzz)
第二顆球也放馬過來吧!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對於沼躍魚沒有被刷下場……
   (bzzz)
紅黑:感到可惜
藍綠:嘖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bzzz)
紅黑:羨慕地看著場上,想摸摸溜溜糖球
藍綠:可惜地看向蘇巴,想抱抱啃啃海豹球


PMPII◊蘇巴►
 「……」還滿開心的嗎她?真是個怪孩子。
盯著對方的笑容看,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
收回目光,視線回到場上時剛好目睹溜溜糖球擋下對方的攻擊。
貌似沒問題的樣子。


PMPII◊蘇巴►
6.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取第一支BZ顏色)
紅藍:注意到寶寶丁的視線,困惑地看她
綠黑:依然看著蘇巴,不知道為什麼他不給她指示


PMPII◊蘇巴►
注意到溜溜糖球的目光又擺了擺手,讓她自己放開玩。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視線從場上戰鬥的沼躍魚身上挪到一旁觀戰候戰的其他寶可夢,看見幾乎要和樹蔭土壤融成一體的蓮葉童子時想到了什麼。
啊,是蓮葉童子,蘇巴有點像蓮葉童子。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啊,說起來,(bzzz)。」
紅黑:蘇巴的感覺有點像蓮葉童子,剛剛想起來了。
藍綠:溜溜糖球叫什麼名字?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寶寶丁別來鬧!回頭指示小木靈抓住寶寶丁以免她衝進來亂場。
6.  (bzzz)(bzzz)(bzzz)(bzzz)(bzzz)
我好不容易興奮起來呢。沼躍魚喀囉喀囉笑著。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bzzz)
紅黑:喔耶
藍綠:開心在心底


PMPII◊蘇巴►
她想知道所有遇見的寶可夢的名字嗎?這樣記得住嗎?
看了對方一眼,懶洋洋地開口:
 「糖糖,有時候會喊糖球,但大部分的時候我會直接叫她糖。」頓了頓,維持一種軟綿綿的姿勢,再次啟口時聲音很輕:「……因為是第一只擁有的寶可夢,命名的時候也沒有想太多。」
雖然現在也一樣就是了,差別只在那時候是絞盡腦汁地想,最後還是想到這種毫無創意的名字。


PMPII◊蘇巴►
但她很喜歡呢。
  回憶的主角溜溜糖球有點兒擔心是不是太用力了,繞著沼躍魚滑行,一個大圈圈。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蘇巴中如果累的話請先去睡喔,很晚了QQ)


PMPII◊蘇巴►
沒關係窩T/////T我的作息很時差!蘿比諾中想睡可以先睡大丈夫!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我也還可以再醒一段時間,大概到四點半,不過現在我得想想回覆劇情 (griltongue))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剛好他們聊到一點有稍微設定的地方XD)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並沒有特別用意,只是單純地詢問、接著聆聽、反射性要接話,才剛開口,就聽到了意外的話語。
蘇巴的聲音很輕,稍微化在空氣裏,但脫口的文字對自己卻有無法隨意看待的重量。
 認真地看了看溜溜糖球,再看看蘇巴,最後將目光凝在溜溜糖球上。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忽然被擊倒在地,仰躺的沼躍魚似乎還沒回過神。
 剛剛是怎麼了?
溜溜糖球繞著沼躍魚畫了一圈,大約一圈又多一點,沼躍魚跳起來,興奮地對溜溜糖球喀囉喀囉叫。
  你很強欸!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好想再打,但是不行。沼躍魚意猶未盡地盯著溜溜糖球,抬頭看向坐在一邊聊天的人類(蘿比諾看著這邊,很好),最後瞪向幸災樂禍的雷精靈他們。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bzzz)
紅黑:找雷精靈和蓮葉童子再打幾場
藍綠:選擇坐到尾立身邊(尾立壓力 (dice))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笑了笑,指著追逐雷精靈跑遠的沼躍魚說:「桑是我第一個擁有的寶可夢,所以我替牠取名桑瑞茲,和我的名字是一對的,他一開始不喜歡,覺得人類語言的桑瑞茲發音很難聽。」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停頓半晌,注視蘇巴的臉,覺得對方不會對自己的言論有特別的反應,便直接說了,「在我家那邊,第一個擁有的寶可夢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存在,是靈魂伴侶喔。」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她的名字感覺很甜。」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蘇巴中我先去睡了,晚上再繼續,早安~  )


PMPII◊蘇巴►
早安T////T祝好夢!


PMPII◊蘇巴►
  因為沼躍魚的誇獎有一點點害羞,雙頰上的愛心小紅暈似乎更深了一些。
她從未覺得自己很強過。
但是跟蘇巴一起的話,她就會想要堅強起來。
看著沼躍魚離去的身影,溜回備戰位置等待下一個對手上場。
途中偷偷看了蘇巴一眼,但蘇巴卻沒有看向她。
這不要緊。


PMPII◊蘇巴►
當女孩開始敘述起無關的事情其實蘇巴並不知道她想說些什麼。
隨著話語的進展他看到她的視線停在自己臉上,那雙眼睛很認真,很安靜。
蘿比諾接下來的聲音讓迷惑明朗了起來。
一時之間他不曉得該回應些什麼,就著哪一句話回應感覺都太過淺薄。
靈魂伴侶是一種太美麗的說法,美麗得讓他有些替溜溜糖球感到不值。
她應該值得更好的伴侶。


PMPII◊蘇巴►
 「妳可以待會兒偷咬一下糖,我會假裝沒看到。」忍不住笑了一下,帶點懶散。
「另外……妳的家鄉,感覺真有趣。」拖著長音的語尾,像在說著夢話一樣。
沒說出口的那句話大約是:也因為這樣,才能孕育出特別的孩子吧。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這樣哪叫偷咬~」覺得蘇巴的說法很好玩,忍不住笑了起來。
第一次向別人提及家鄉,雖然很開心,卻同時湧起一點思念。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我!我!我!
見桑瑞茲如願以償地滾了,寶寶丁掙扎掙扎,想上場去摸溜溜糖球。小木靈思考片刻,鬆開寶寶丁,脫韁寶寶丁像粒皮球又跳又滾地上了場。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咦?」
一開始並不懂確切規則,但旅行至今或多或少累積了一點概念。上場似乎和站位順序有關。
 「小木靈棄權了。」微微歪頭對蘇巴說。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再細想一下就大概明白小木靈的意思。這樣寶寶丁便能和溜溜糖球……唔,玩了?若她運氣好點,或許還能遇上海豹球。


PMPII◊蘇巴►
 「哈……別看我,我是無所謂,這樣我比較有利呢,妳覺得好就好。」打了呵欠,突然想去太陽曬得到的地方好好睡一覺。
也許是因為這場對戰有那麼一點點陽光的溫度。


PMPII◊蘇巴►
  溜溜糖球發覺上場的並不是順位的對手有那麼一點點困惑。
滑行到寶寶丁面前試著用伸長長的腳戳戳她。
7.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先前一點一點發散的淺灰色慵懶似乎凝成睡意,那睡意太柔軟、又太過明顯。
歪頭用力思量後,決定直接告訴對方:「蘇巴,如果你真的很想睡的話,睡著沒關係喔。我會看著她們,結束時再叫醒你。」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細長的腳輕輕刺著皮膚,有些癢癢的。
7.  (bzzz)(bzzz)(bzzz)(bzzz)(bzzz)
寶寶丁握住那隻腳,覺得很好玩,波丁波丁笑起來。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從小木靈棄權那刻起,就知道這場對戰不會以「對戰」結束了。寶寶丁太小,愛湊熱鬧,但不明白這些行為的運作和意義。


PMPII◊蘇巴►
在對戰終被允許睡覺也是頭一遭,不是沒睡過的,但通常對手的反應都是否定這項行為。
稍微愣了一下,還沒完全理解這樣的訊息,惰性就先替自己開口回答。
 「……好啊。」
遲了那麼一些些,正式意會過來時,他便放軟身體,直接躺臥在地上,呢喃了一句:對戰結束後不叫醒我也沒關係……
也不理會對方有沒有聽見,逕自沉入夢中。


PMPII◊蘇巴►
 溜溜糖球被握的疼了,驚叫一聲哭鼻子地逃回蘇巴旁邊躲起來,大眼睛咕溜溜地打轉著眼淚。
 要替補她的位置的是第二只海豹球,顯然還不知道要上場的在場邊拍手。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見溜溜糖球含淚退回來而嚇一跳。印象中寶寶丁抓人雖然緊,還不至於造成傷害……可溜溜糖球的腳那麼細,說不定會被折到?這樣一想,就非常擔心。
溜溜糖球縮在蘇巴身邊。想了想,試著輕聲喚「糖糖?」,伸出手,不知道溜溜糖球願不願出來讓自己檢查傷勢。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怎麼跑了?
寶寶丁沒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她還沒摸摸溜溜糖球的頭,可以的話,想用牙咬咬。
寶寶丁搖晃著走來,波丁波丁叫不停,忽然見蘿比諾朝她比個手勢,表示不可以,接著又見人類豎起手指置在唇上,表示安靜。
寶寶丁乖乖站著,用短小的雙手摀住自己嘴。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正要叫寶寶丁回去,就聽見尾立在另一頭對寶寶丁叫著。聽不懂尾立在說什麼,但見寶寶丁走到海豹球面前,尾立或許是告訴寶寶丁對戰還沒結束。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誤以為海豹球拍手是說她好棒,害羞地扭動身子咯咯咯笑著。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蓮葉童子睡著了,小木靈無法發出聲音,尾立只好硬著頭皮去通知海豹球該他上場了。


PMPII◊蘇巴►
看著女孩朝自己伸出手,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bzzz)
紅藍:遲疑了一下下,用三隻細長的腳慢慢滑行靠近。受傷程度:(dice)
綠黑:堅持不靠近,往蘇巴散落的頭髮裏面縮,把自己捲成一球。受傷程度:(dice)


PMPII◊蘇巴►
長髮也把她困住了,緊緊纏在她身上。
但頭髮的主人依然睡得很沉。


PMPII◊蘇巴►
海豹球看見軟澎澎的尾立朝自己走來,開心地繼續拍手,聽了對方的話之後看了看寶寶丁,在地上滾啊滾地來到場上的位置。
頭有點晃,世界轉啊轉的。暈糊糊的又朝寶寶丁的方向滾過去。
8.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發現溜溜糖球更往內縮,便退開了距離。她若繼續鑽下去,等會兒要從頭髮裏解救出來就麻煩了,而且看樣子,應該是受驚大於受傷。
翻出小罐傷藥,因便宜而普遍的應急藥物,沒有靠近,只是拿在手上朝溜溜糖球晃了晃,不曉得她有沒有見過這個、懂不懂自己的意思。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大——大球——
寶寶丁興奮地揮舞雙手,(bzzz)。
紅黑:以要拆積木小房子的氣勢跳上去
藍綠:也縮著一粒球朝海豹球滾過去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8.  (bzzz)(bzzz)(bzzz)(bzzz)(bzzz)


PMPII◊蘇巴►
那是會讓傷口不那麼痛的、冰冰涼涼的軟膏。
意識到這點讓她冷靜了一些,試圖戳戳蘇巴的腦袋想得到他的指示,但蘇巴仍沒有任何動作。
想了想,臉上的愛心小紅暈似乎也變成苦惱的顏色。
終於下定決心踏出去。
 (bzzz)
紅藍:卻跟頭髮纏在一起變成一個結,無法脫困。
綠黑:輕鬆從頭髮裏踏出來,小心翼翼地往蘿比諾那兒滑去。


PMPII◊蘇巴►
被寶寶丁踩在身上儼然就像馬戲團表演的滾大球,海豹球一路滾滾滾。
9.  (bzzz) (bzzz) (bzzz) (bzzz) (bzzz)
(取第一支BZ)
紅藍 :帶著寶寶丁一塊兒往尾立那裏撞去
綠黑:帶著寶寶丁一塊兒往蓮葉童子那裡撞去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海豹球爆強的!(rofl))


PMPII◊蘇巴►
南半球最強的一天XDDDDD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說不定這是南半球的專長?(griltongue))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溜溜糖球似乎懂得自己的意思。她謹慎地靠近,在差不多的距離前停下。
轉開藥罐,食指沾一點藥膏,動作十分輕緩,怕驚嚇到溜溜糖球(感覺蘇巴不會為這一點動靜醒來),等她再次滑動到觸手可及的位置,才小心地替她抹藥。
好細啊,像玻璃管子似的。
暗忖著,幾乎是戰戰兢兢地上完藥,方鬆了口氣。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波丁、波丁、波丁波丁波丁——
寶寶丁起初還像踩大球般踏步,沒一會兒變小跑,接著愈跑愈快愈跑愈快——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9.  (bzzz)(bzzz)(bzzz)(bzzz)(bzzz)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bzzz)
紅黑:跌倒摔下去
藍綠:和海豹球一起滾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見寶寶丁和海豹球滾著一團,原先還很擔心,但很快就發現不對勁。
瞧朝自己滾來的海豹球(加寶寶丁),尾立大驚失色,發出高昂的尖叫。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bzzz)
紅黑:轉身跑給海豹球追
藍綠:敵方來勢洶洶、閃避不及,被捲進去一起滾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才剛收好藥,就看見 (bzzz)。
紅黑:尾立和海豹球往不知道哪兒越離越遠
藍綠:尾立往這邊逃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蘇巴!蘇巴!」用力搖醒對方。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bzzz)
紅黑:拼命逃著
藍綠:被捲進去一起滾


PMPII◊蘇巴►
 剛塗好藥膏還在動動手手的溜溜糖球很快地也注意到了朝這邊而來的尾立和後面滾動的球,嚇了一跳慌慌張張地跟著女孩的動作戳戳蘇巴。
 
搖晃和被戳臉頰的不舒服感受讓他忍不住睜開眼睛。
 「結束了嗎……我不是說不用叫醒……哈……」維持側躺的姿勢打了一個呵欠,連埋怨的話都沒有說完。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bzzz)
紅藍黑:被捲了進去,跟著一起滾
綠:試著逃離,慌不擇路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蘇巴!是緊急狀況啦!緊急狀況——」試著搬開男人,移動了 (dice)。


PMPII◊蘇巴►
 「等……」是能有多緊急啊……天塌下來不成?
被往旁邊拖動了大概四小步的距離,總算注意到一旁轟隆隆(也許是錯覺)的聲響,扭頭去看,見著一大球東西襲來,再仔細點看才發覺貌似是寶可夢奇美拉。
 「……」那一坨是什麼……趁我睡著的時候玩什麼寶體煉成嗎他們……
 
眼見他們快速逼近(bzzz)
紅藍:拿出寶貝球喚出卡比獸當作柔軟的牆。
綠黑:反射性地優先將蘿比諾和溜溜糖球一起推離軌道。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蘇巴!  )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沼躍魚和雷精靈從遠處跑回來,他們彼此身上都掛了點彩,看到眼前的情況,沼躍魚錯愕地喀囉喀囉問:是怎樣?我不在時改玩保齡球了?
雷精靈用力地從背後衝撞沼躍魚,飛上半空的桑瑞茲憤怒地喀囉喀囉大叫:幹喔——你又偷襲我——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被推開的那剎那,腦子彷彿被閃光燈一照,充盈著空白。當意識到要伸手拉蘇巴時,先前跑掉的桑瑞茲突然從天而降……摔的。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扶著腰邊喀囉喀囉咒罵著雷精靈爬起來,沼躍魚立刻擺好架式,深深吸氣擋下來勢洶洶的海豹球+2。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紅:硬是扛下了海豹球+2
藍綠黑:沒有扛下,被輾了過去跟著一起滾,緩衝了 (dice)。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bzzz)


PMPII◊蘇巴►
其實他很想笑,如果有更多時間,他可能會真的笑出來也不一定。
推開蘿比諾和溜溜糖球後身體自然而然地回到防禦的架勢,他原本以為荒廢了幾年,自己已經忘了那些所學的,但事實證明那些已經深深刻劃在自己的身體裏面無法被割捨,他賴不掉。
所以他多花了幾秒鐘的時間強迫自己變換姿勢,捨棄讓身體受到最少傷害動作,選擇毫無防備伸手接下滾動衝撞而來的寶可夢們。


PMPII◊蘇巴►
抱住寶可夢(s)球後隨著衝擊一起向後,直到整個背撞在粗大的樹幹上才停下來。
沙沙沙。
葉子和陽光一齊灑下,揚起好大的沙塵。
比起疼痛果然蘇巴還是先意識到充滿口鼻的塵埃,嗆得咳嗽連連,連帶拉扯背脊的劇痛。


PMPII◊蘇巴►
 「咳……咳咳……你……咳、你們……」摀著嘴,好不容易才說完整句話:「你們重死了……咳咳……」
對著身上的寶可夢們開口。
傷勢: (lots) (黑色籤則有開放性傷口)
痛感: (dice)加上 (dice) 減去緩衝4


PMPII◊蘇巴►
oops好幸運XDDD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幸好XD)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幫忙將黏成團的寶可夢們從蘇巴身上搬開,小心地平放在地上。抱起尾立時寶寶丁自己滾了下來,眼睛呈轉圈圈的紋線香,咕噥著:波丁……
最後推開海豹球,不敢直接動蘇巴身體,擔憂地問:「蘇巴,你能動嗎?哪裏痛?」上上下下地檢查,沒見血滲出,便注視蘇巴的臉等回應。


PMPII◊蘇巴►
 溜溜糖球跟著探頭,慌慌張張的樣子,半眯著眼睛似乎不太敢看蘇巴有沒有受傷。


PMPII◊蘇巴►
 「……沒有,沒事,剛撞上去比較痛而已。」現在大概也只是疼痛的延續,沒什麼特別嚴重的。
倒是這位置意外地有點舒服……
 「乾脆在這裡再睡一下好了……」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認真地打量對方神情,確認了不是逞強,低頭對半瞇眼的溜溜糖球輕聲道「好像真的沒事」,接著說:「蘇巴先不要睡!你贏了喔,對戰。」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老實匯報:「寶寶丁弄傷了糖糖的腳,我有替她擦藥了,然後剛剛南半球贏了寶寶丁,所以是蘇巴贏了。」


PMPII◊蘇巴►
  因為女孩的話語安心下來,睜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繞了一圈又一圈確認蘇巴真的沒有少了什麼(除了幹勁),放心地爬上蘇巴肩上用臉輕蹭。
另一方面已經從暈眩中清醒的海豹球似乎覺得剛剛發生的事情無敵有趣。
 爬起來左右看了看,又歡快地拍起手來。


PMPII◊蘇巴►
這麼說好像有這回事啊,對戰。
睡了一覺加上剛剛折騰了那下幾乎都忘記了。
輕輕拍了一下溜溜糖球,視線往旁邊看去,再移回蘿比諾的雙眼。
 「真的好嗎?如果我沒記錯,小木靈沒上場吧。」
雖然以對戰的名義進行敲詐是事實,但怎麼說自己也是稍微注重公平的,天秤偶座的男人。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唔……」眼珠子轉了轉,「可是是小木靈選擇棄權的。」儘管自己推測得到原因,但決定是決定,比起這個倒是有更在意的事。
 「蘇巴,我答應你會看著她們,但我沒有做好,對不起。」


PMPII◊蘇巴►
 「……」原來還有這種承諾嗎?
這個自己是真忘了,不對,應該說,是真的不知道那樣的說法會是承諾。
一般人對於那樣的句子,就只是句子而已,不會包含任何意義……但也僅限於大人吧。
他忘了她是孩子,孩子會對任何一句話都相當看重。
他們會是最懂責任兩個字的人,會因為無法做好而感到痛苦。
目光擺向旁邊,朝對方輕勾手指,示意她再靠過來一些。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眨眨眼,依對方指示湊近。


PMPII◊蘇巴►
伸手放在對方頭上,有一點重量,揉得更亂。
一邊打著呵欠一邊開口:
 「妳幫糖擦藥,沒看好的事就抵銷了。」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花了幾秒自對方的話語及被弄凌亂的髮中反應過來,微微笑起來,坦率地接受了。
 「嗯。」
略低下頭用雙手扒拉著頭髮順毛,抬眼問:「那蘇巴的願望呢?」


PMPII◊蘇巴►
 「我的願望……啊。」稍微想了一下,總覺得這孩子沒什麼錢,不過也許有提有希望吧……
多猶豫了兩分鐘才開口:(bzzz)
紅:「請我吃頓飯吧?」
藍:「替我付旅館單人房的費用?」
綠:「嘛,還是算了,下次再說吧。」
黑:「……說真的,我還沒想好。」假的。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點了下頭,「那,等你想到了再告訴我。」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沼躍魚悠悠轉醒,發出一連串無力的喀囉喀囉,正委屈地說餓、還有雷精靈這小人。
 伸手將桑瑞茲拉起來,尾立更早就醒了,正在一旁拍掉塵土和草屑。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檢查了下傷勢,更多是被雷電燙的焦傷,慢慢在癒合了,抱起寶寶丁後哄著沼躍魚:「好啦,我們去吃東西~去叫蓮葉童子他們。」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聽見有吃的,沼躍魚瞬間恢復活力,也沒確認究竟等會兒吃什麼,歡天喜地蹦蹦躂躂地奔向遠方的蓮葉童子他們。
尾立整理儀容到一半,瞧桑瑞茲跑了,瞅瞅蘿比諾和陌生人類,慌慌張張地跟隨桑瑞茲離開。
望過去,雷精靈不知何時回來了,陪在蓮葉童子、小木靈旁,面向這裏。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蘇巴,那我們去覓食囉。你們要不要一起?還是你比較想先睡覺?」


PMPII◊蘇巴►
海豹球把自己當成他們的一員,聽見有吃的,更開心地拍手。
蘇巴低頭覷了眼,嫌吵耳的把海豹球回收進寶貝球裏頭。
掌聲落幕,安靜的連風聲都清晰起來。


PMPII◊蘇巴►
 「……」一時沉默,好久才把話找回來:(bzzz)
紅藍:「……我還想再睡一下,可以的話妳把南半球帶去一起吃個飯吧。」想了想補充:「之後再還我。」
綠黑:「嗯……雖然還想睡……不過飯是免費的嗎?如果是那就……」一起吃吧。
懶的將話說完。


節日限定 麵粉さん
沒有意會男人的弦外之音,心想著餐館的飯都要錢的……啊,自己煮的話就不用了,嗯,等等開野炊吧,加買點菜,能吃很多很多。
 「嗯!蘇巴一起來~」


PMPII◊蘇巴►
懶洋洋地站了起來,肩上的溜溜糖球沒有掉下來,好像她本來就該在那裏待著。
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背還有一點點疼,不過往前走幾步路就沒感覺了。
 「……走吧。」忘了說自己食量很大,應該沒有關係吧。


PMPII◊蘇巴►
------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