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新耳環

  蘿比諾的藤編小盒子不見了。
  那個小盒子內有很多工具,雕刻木頭、修理東西、製作道具機關、包含針線活兒,所有蘿比諾需要的都在裏頭,是非常珍貴的攜帶物之一。
  但這樣重要的小盒子弄丟了,蘿比諾卻沒顯出半點焦急或難過。

  這樣想或許有些過分,不過根本不用懷疑,肯定是桑瑞茲拿走的。
  可為什麼桑要拿走自己的工具盒?蘿比諾不明白。裏頭沒一樣東西桑瑞茲會使用,若他有任何需要,只要告訴自己一聲就行了,或者他可以向自己借。
  他最近是不是發明了什麼新玩法?
  然而即使抱持諸多疑問,蘿比諾並沒打算揭開這件事。反正遲早,那個小盒子會偷偷躺回自己的包包裏。
  另外,蘿比諾詫異地發現,大家——包含蓮葉童子和雷精靈——和桑瑞茲聯合起來一起瞞著自己什麼。

  幾隻寶可夢像進行什麼齷齪勾當似地鬼鬼祟祟圍成了半個圈,負責盯哨的尾立遠遠望見蘿比諾走過來,連忙回頭通知大夥。
  於是,蘿比諾還沒能靠近他們,迎頭便是一隻睡到流口水的寶寶丁。

  桑瑞茲大爺似地使喚:來了正好,去遛寶寶丁。
  寶寶丁被蘿比諾接住的同時睡眼惺忪地醒了,她僅僅短暫地迷糊幾秒鐘,看看桑瑞茲他們再看看蘿比諾,然後眼睛瞬間睜得大大的、活力充沛地揮舞四肢波丁波丁叫。
  蘿比諾邊調整抱寶寶丁的姿勢邊說:「咦……可是今天輪到尾立負責照顧寶寶丁。」
  被點名的尾立嚇一跳,忽然劇烈咳嗽起來。
  桑瑞茲喀囉喀囉叫著:計較什麼!沒看見尾立這麼虛弱的樣子嗎?
  「……」蘿比諾默默注視尾立。
  尾立怯怯地偷瞥蘿比諾的神色,咳到臉都漲紅了,乾脆身體一僵,躺倒,幾秒後舌頭吐出來。
  桑瑞茲跪倒在旁悲痛地喀囉喀囉喊:尾立——
  「……」蘿比諾默默地將目光投向小木靈。
  「……」小木靈掛著他的一號微笑回望蘿比諾。
  視線掃過蓮葉童子、雷精靈,蘿比諾憂傷地發現,沒有誰會告訴自己他們在做什麼,不只是語言不通的問題,他們現在都和桑瑞茲是一國的。

  蘿比諾抱寶寶丁離開後,桑瑞茲立刻跳起來得意洋洋地邀功:如何?我精湛的演技!
  雷精靈丟給沼躍魚一個「懶得理你」的眼神,蓮葉童子和小木靈則連眼神都欠施捨了,繼續忙他們的大工程。

  寶寶丁一路上都不太安分,約莫是睡得太撐體力過旺,不斷扭來扭去,啃蘿比諾的手臂磨牙。
  雖然希望低微,蘿比諾仍詢問寶寶丁:「寶寶丁,妳知道大家在做什麼嗎?」
  寶寶丁咬著蘿比諾的手,含糊地「唔?」一聲。
  輕輕嘆口氣,蘿比諾從寶寶丁口中解救出自己的手,愁心地說:「寶寶丁,妳跟我好像都被排擠了。」
  「波丁?」寶寶丁歪著頭,一臉傻呼呼,接著擠擠推推蘿比諾的胸口。硬硬的~
  「怎麼了?」蘿比諾將寶寶丁舉到自己眼前問。
  寶寶丁眼珠子賊溜溜地轉,瞥見街上賣車輪餅的攤車,用力地指著。
  「想吃那個嗎?」
  「波丁!」
  寶寶丁從蘿比諾身上跳下去,咚咚咚奔向小販車,蘿比諾無奈笑著跟在後頭。

  幾天後,蘿比諾的工具盒毫不意外地靜靜窩在腰包裏,彷彿它從未曾消失過。蘿比諾打開藤編小盒子,一樣工具也沒少,甚至連擺放的位置、角度,都和自己習慣的一模一樣,不得不說桑瑞茲在作奸犯科上心思十分細膩。
  這天,蘿比諾照常被扔以「遛寶寶丁」的重責大任。
  寶寶丁這幾天很幸福,當然每回的散步她都很幸福,可跟著蘿比諾,想吃什麼有什麼吃,被寵得沒邊沒際,寶寶丁已經開始盤算要怎麼把蘿比諾拐到有更多小餐車的街上。

  白天的時間愈來愈短,今天的夕暮是一片漂亮的粉紅色,但不會維持太久,當蘿比諾和寶寶丁回到大家身邊,天空的顏色已經染成優雅的粉紫了。
  大夥兒在路的盡頭站成一排,蘿比諾便知道他們準備告訴自己這幾天在偷偷忙什麼了。

  沼躍魚不甘不脆地蹭上前,伸出一隻手,喀囉喀囉說:拿去。
  桑瑞茲手中放著單隻耳環,耳環墜飾頗眼熟,蘿比諾想了想,很快記起了桑瑞茲還是水躍魚時,不知從哪兒撿到一條項練,歡天喜地地跑回來炫耀。是那條項練的墜飾。
  蘿比諾捻起耳環,喃喃地問:「你們這幾天,都在做這個啊。」
  大夥點點頭,這段日子正舉辦華麗大賽聰明部初賽,他們看見許許多多盛裝穿著的人類,也看見被人類打扮得華麗時尚的寶可夢們。
  他們認為,他們可以做同樣的事。

  蘿比諾專注凝視著耳環。
  使用人類工具做這樣細緻的工作,蘿比諾知道對桑瑞茲他們而言非常困難。
  因為他們的手長這樣。

Drawn by Takümi

  噢,不小心把寶寶丁混進去了,沒有寶寶丁。

Drawn by Takümi

  沒有保母蟲精巧的葉刃,沒有紫天蠍靈活的鉗子,每個都肉肉圓圓的(桑瑞茲是寬寬扁扁的),蘿比諾一下子就能辦妥的事情,他們得花費幾天才能完成。

  桑瑞茲見蘿比諾只顧盯著耳環瞧,迫不及待地催促:快戴啊!
  「噢!」蘿比諾回過神來,立刻替換上自己的新耳環。
  桑瑞茲認認真真地打量蘿比諾的臉,按沼躍魚的審美,他的人類幼崽長得實在有點端不上檯面,只得感嘆道:唉,我們做的耳環真漂亮!
  蘿比諾才不管桑瑞茲說什麼,只是一直一直開心地笑。

Drawn by Takümi

  「謝謝!」
  桑瑞茲沉默片刻,有些遺憾地說:可惜只有一個。
  「噢!沒關係!我可以今天戴右邊,明天戴左邊,後天戴右邊,大後天戴左邊——

  頭擺動的幅度稍微大點,新耳環就甩得很厲害。他們要趕在天黑之前找到適合紮營的地點,蘿比諾步伐輕快地走著,感受晃動的耳環帶來的重量。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