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年末

Photographed by Takümi

  出門前看見這樣的光景,如在牆上浮游的、閃閃發亮的魚。

Photographed by Takümi

  為了目送今年最後的夕陽而上山,其實走到半山腰太陽已經消失,坐著休息便不想動了,心想回去吧,任務已達成,偏偏又有另一個聲音冒出來嚷嚷要攻上山頂等天全黑,硬增加我工作量。
  再想一遍「回去吧,任務已達成」,我站起來繼續向上走。

Photographed by Takümi

  來回都選擇坡勢較緩也較長的路,比起走在鋪好的木階、石階,更喜歡走在裸露的土地上。並不會比較輕鬆,但我喜歡聽腳踩在碎石上的聲音,碎石碾進土壤或碎石彼此磨擦的聲音。
  記得這片坡地生著無數傾斜的樹,地面只有碎石、泥土、落葉和隆起的根。現在長滿了綠茸茸的草,氣氛就大不相同了。
  我喜歡以前的樣子。

  我順從心底的聲音等天黑才下山,用手機手電筒照路前行時忍不住想:會不會我以為出了山,其實我一直困在山中呢?
  視覺衰退了,但聽覺、嗅覺、觸覺目前尚正常,努力用這些繼續感知世界。某種動物移動時撥動樹葉、踩斷樹枝發出了聲響。地上有果實腐爛的酸味,但不刺鼻。噢,冷,我仍只穿短袖短褲,有記得圍圍巾。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