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極光(待整理)

【PMP Ⅱ 聖誕夜 某處】
離開菲比娜的住處,天色已經徹底暗了,大約是剛吃完火鍋情緒又高漲的關係,外頭似乎格外冷。桑瑞茲他們先回到紮營處,得搭帳篷之類的,而蘿比諾獨自前往某處。
之前和泯瑞約好要碰頭互換禮物,不過他似乎還沒到……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將禮物準備好時交換禮物的時間就快到了,只來得及用紙袋裝上、也不知道看起來會不會太過簡陋。
不過沒辦法了…
將紙袋小心的放進背後的包包中。
雖然約定的目的地地並不遠,但是趕時間的關係、便乘著蒼尾前往。
 「抱歉,天氣很冷吧?」摸了摸蒼尾的頭,幫蒼尾圍上圍巾。
  應了聲,表示自己沒問題。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光是準備後來的事情就來不及了,看來對於時間的拿捏還不是很準確…
一邊擔憂著可能會趕不上,一邊傳訊息給蘿比諾告知自己就快到了。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夜晚的上空空氣冰冷、隨著飛翔的速度更是寒冷。
 「……羅比諾會不會等我等到感冒啊?」喃喃道,靠在蒼尾的脖子上。
就在這樣胡思亂想時下方的暖光吸引了注意力,光來自一顆很大的聖誕樹、以聖誕樹為中心延伸出許多的光點、就像地上的星空一樣。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第一次從上方這樣往下看,看著這景像才真正意識到聖誕節的來臨。
 「我記得是在……」來到了約定好的那條街道,街道沒有方才聖誕樹下那麼光亮,四周只有一些建築物窗內透出的的光。
但是還是看到了蘿比諾(的頭髮?)
「在那!」
蒼尾緩緩的拍動翅膀向下停駐在空地上、讓阿瑞躍下。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哇、對不起……還來得及嗎?現在是幾點了?…」
緊急的跑了過去,開頭就先道歉。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啊,泯瑞。」笑著打完招呼,歪頭想了想,「嗯……我沒有注意時間,但今天應該還沒結束……」
四處張望著,雖然一樓多有大窗子或落地窗,但似乎沒看見裏頭有掛時鐘。
「啊。」眺望遠方,這個位置恰巧能見鶴立於眾多樓房的鐘塔上的時鐘。
 「看到了。」伸手指了指鐘塔方向。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朝蘿比諾指的方向看去,呼了一口氣安心了下來。
「勉強算是有趕上吧…?」時鐘的設計沒有明顯的分針隔數、但時針還在11與12之間。
 oO(不過這樣子回去可能來不及了…。)
雖然離聖誕節結束大概還有十來分鐘,不過的確不夠回去。
思考著待會安排的應變方法,邊解下了腰間的卷軸包包。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呃…那…」
雖然解下了包包,不過手指停在拉鍊處僵持著、尷尬了幾秒鐘。

「…要先交換禮物麼?」
沒想到交換禮物居然會這麼緊張,擔心對方不喜歡禮物或是…沒有送得對方那麼好而擔心著。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噢。」點下頭,從腰包裏拿出一個簡單包裝的紙盒。雙手捧著紙盒抬眼看泯瑞,不太確定是同時送出或者誰先?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瞧蘿比諾拿出了紙盒之後才拉開了包包,拿出了貼著大顎蟻貼紙的紙袋。
「……」光握著紙袋就覺得很緊張,臉上的溫度卻逐漸上升。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眨眨眼,泯瑞似乎很緊張的樣子。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這樣的光線有看出對方臉紅嗎?(bzzz)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笑了笑,伸直雙手,將禮物遞給對方。
 「泯瑞,聖誕節快樂。」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啊?哦…啊。」
怔怔地發出了不明的回應聲,看對方笑大概又知道自己的臉很紅了吧…
 「聖誕快樂。」
https://i.imgur.com/u2I6yJi.png
也交出了自己的禮物給對方,紙袋上除了有本身的白雪山圖案外還有哈庫的最新巨作。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謝謝!」開心地收下禮物。若繼續盯著泯瑞瞧,對方說不定會燒壞掉(?),笑了笑後把注意力放在手中的紙袋。
稍微換著角度傾斜,想藉此猜裏頭會是什麼。
 「之前好像有聊到,我是第一次過聖誕這個節日……」有些期待地看著泯瑞確認,「是不是要直接把禮物拆開?」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啊、不……可以等一下在拆嗎?」
這才完全醒神了過來,壓住了紙袋上方、邊瞥向蘿比諾身後的鐘塔時鐘確認時間。
 「抱歉,再等一下就好。」蘿比諾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希望不會讓她失望。

而剛才到現在都太緊張了,恢復了狀態才好奇端倪著手中的禮物盒,可以明白蘿比諾期待的心情。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噢。」又是點點頭,放下提著紙袋的手。雖然十分迫不及待,也必須按捺下來。
 「啊,我的禮物泯瑞可以先拆喔。」發現泯瑞在觀察自己送的禮物,找到了令件讓人期待的事。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笑嘻嘻的,似乎很想快點看到泯瑞打開禮物的反應。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好像沒有跟蘿比諾說過…雖然我不是第一次過聖誕節,但是這也是第一次交換禮物。」
照常理…是不是要一起知道禮物是什麼才行?
「那我…先拆囉!」想打開的欲望大於了心中的疑惑,這種時候應該不用管規則沒關係吧?箱子大概就是有這種想讓人打開的魔力吧。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慢慢地…打開…)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盒內靜躺著一個比巴掌略大、絨質布料做的黑色束口袋,所佔空間大約只有紙盒的一半。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束口袋裏頭的東西有些重量。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是一把黃銅製的萬用小刀,透過側面玻璃,可以看到裏頭的齒輪和零件。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這個,是。」頓了頓,說到這兒才湧起一點點不好意思,不過仍開心地繼續講,「我做的。」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唔……」思考了下要怎麼接著說:「之前做木刀的時候,泯瑞很高興的樣子,我想你可能喜歡這些東西……」
 「這次做的禮物,我們大家有討論一下。」大家指的是桑瑞茲他們,拼湊出的結論是小巧、實(食?)用、有意義,「這個小小的,帶在身上應該不會很麻煩,而且……」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指著刀柄上的按鈕,「一般萬用小刀都是刀身上有溝槽,自己用手把要用的工具拉出來,我做這個,按一下小刀就會彈出來了!有小刀、小鋸子和開罐器。」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然後!然後!」說到這裏,非常非常難得的臉有點紅了(臉紅度 (dice20)),指著最後一個比較不一樣的按鈕說:「這個是轉的發條,轉緊以後,裏面的零件就會動起來,應該……有點像……機器在運作那樣……」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臉很紅欸!  )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都要炸啦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其實,我原本是想做,像電影裏那種,按下開關就會自己……」雙手比劃著,「自動組合起來的機械刀。」
看著泯瑞,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可是我做不出來,只能做這樣的。」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因為弄了齒輪,刀柄有點厚,也沒辦法弄太多功能,我只挑了三個。」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拆開了束口袋後看見了禮物除了開心外還露出了有些訝異的表情。
 「自己做的…」一邊小心翼翼收彈出工具,一邊聽著蘿比諾說著。
「哇……」小刀。
「噢…」鋸子。
  最後就像蘿比諾說的是開罐器。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來看看阿瑞目前(bzzz)
紅黑-有注意到蘿比諾臉紅。
藍綠-太開心的沒注意。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喂!!!!!!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耶嘿~ (banana_cool))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啊 真的在動!」
按下了按鈕,看著齒輪轉起來而開心。
「不、不」

「這個就很好了、這個哪裡都找不到的!!」
蘿比諾說的自動組合的機械刀,自己是有類似的、那些都是媽媽研究室提供的方便工具。
不過怎麼樣方便的東西,也還是沒辦法取代手做的風韻。
「謝謝你!!」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泯瑞的反應讓自己鬆了口氣,同時也感到很開心。
 「噢!我也有做禮物要給哈庫喔!哈庫在不在?」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嗯?在。 等等喔…」
想想蘿比諾應該是習慣哈庫在的時候,當然自己也是。(不過現在沒關係了)
 「剛剛在上空太冷了我叫他進寶貝球裡面了。」
拿出了黑色球身的寶貝球,哈庫從寶貝球中跳了出來甩了甩頭。
  "GaGaHa!"蹦蹦跳跳的喚著蘿比諾,一直在球裡面偷聽著實在有些無聊。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嗨!哈庫。」蹲下去握住蹦蹦跳跳的小火龍手手,「今天開心嗎?」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打了個噴嚏)
 (然後點頭)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看著兩人的互動、阿瑞默默地翻找著包包內的哈庫肚圍,卻發現剛剛給蒼尾拿去戴了。(哈庫的圍巾是綁在肚子上的)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哈庫冷嗎?」十分自然地抱起小火龍,一手捂在柔軟的肚子上。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哼哼~哈庫,我有另外做你的禮物喔。」掛著禮物的那手像變魔術似地拎起另個小紙袋。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紙袋不要封起來喔!聖誕節快樂~」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開心的動著,伸手抓過去、險些沒拿穩。
 嘎嘎嘎的叫了好幾聲,應該是在說聖誕快樂之類的、還混雜著很多感想。
  「妳還幫哈庫準備了禮物啊…」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將紙袋交到哈庫手上讓他提好,稍微撐開袋口讓哈庫能瞥見裏面。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一天澆一次水就好喔!」在哈庫耳邊小小聲說。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點了點頭,哈庫瞥見了有個像自己的小火龍偶、也叫阿瑞過來看。
 「…我看看?」湊過去看,是一個小方形的小栽子。
不過照顧的重責交給哈庫照顧沒問題嗎…?想著不由得有些擔心,畢竟是難得的禮物。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這時手上的通訊器亮起了訊息燈,是由夥伴瑪路歌那邊傳過來的。
看來"那個禮物"已經準備好了。
 哈庫則晃了晃腳,還不想離開蘿比諾的懷抱。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好…」終於要來了。
 「那就換我們送禮物了。」看著哈庫說道、阿瑞從裝置裡拿出了顆寶貝球,喚出了一隻冰雪龍。
  阿瑪坦出來後晃了晃頭,朝著第一次見面的蘿比諾發出嚕思的傻傻叫聲。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阿瑪坦…阿瑪坦、阿瑪坦~」
喚了三聲阿瑪坦才把注意力轉了過來。
 「抱歉,雖然跟之前練習的地點不同……現在就是要做那個禮物的時候。」雖然知道阿瑪坦的個性是這樣。不過阿瑪坦光是歪頭跟點頭的反應速度就讓怕來不及的心情更焦急了些。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傳了訊息給瑪路歌後,全部就妥了。
  「那…蘿比諾先、先閉上眼睛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太緊張、有些咋舌。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好。」
笑嘻嘻地像初次見面的冰雪龍揮揮手打招呼後,按要求閉上雙眼。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還沒喔、還沒喔。」
一邊注意著蘿比諾有沒有睜開眼睛一邊看著通訊錶的約定時間,哈庫也從下往上盯著蘿比諾的眼睫毛。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3…2…1…」
應時阿瑪坦對夜空發出了呼喚的叫聲。
而街道的另一邊也傳來了回應,那不是回音、而是歐珀莉(另一隻冰雪龍)的聲音。
緊接著幾叢光芒劃過了頂上的夜空,七彩的布簾一層一層的蔓延到另外一端。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https://i.imgur.com/QdNRROm.gif
那是冰雪龍的能力
極光。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太好了、成功了…」
 
因為距離比練習時來的遠,原來還很擔心著。
自己也很驚訝兩隻冰雪龍同時召喚極光能有這樣的效果,遠比練習時來的寬大。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輕輕用爪子推了推蘿比諾。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感覺到哈庫的輕撓,蘿比諾先是睜開一隻眼睛,看看哈庫,然後睜開雙眼。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笑容漸漸消失,一臉不可思議地、怔愣地凝望夜幕。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辛苦了。」先是摸了摸阿瑪坦的頭(雖然非常冰)想著今天結束之後可要好好感謝他跟歐珀莉了。
看著極光想著蘿比諾一定會很開心的,認為自己的禮物還是顯得有些單薄、才在最後才想到了這個禮物。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蘿比諾?」
往蘿比諾的方向看去、原以為她應該會很開心的,但是好像整個人愣住了。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因為沒有回應所以走近了一些,然而蘿比諾的臉上並沒有自己預料中的笑容。
 「呃……不、不喜歡嗎?」尷尬地搔了搔頭。
oO(該不會對方對極光有甚麼不好回憶吧,這麼說來好像完全沒問過阿…!!
雖然也有好的方面的選項,但不禁只往壞處想去。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眨眨眼,回過神來,卻又遲了好幾拍才驚覺泯瑞的問話內容。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喜歡!」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像是怕自己的喜歡無法清楚地傳達給對方,又重覆了幾次:「喜歡!喜歡!」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繼續仰頭看著上空旖旎的光景,一臉開心而燦爛地笑了起來。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謝謝!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抱緊哈庫笑著。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看蘿比諾很開心地重道了好幾次的喜悅,總算放心的笑了。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阿、禮物禮物,差點忘了!」  「…這個也拆開吧?」指了指最開始的交換給蘿比諾的禮物袋,現在拆就是最合適的時候。
  知道拆禮物的時間要到了,抖抖身子躍下地面、然後爬到阿瑞的肩上。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噢!好!」注意轉移到一開始的禮物,興致勃勃地開始拆禮物。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慢慢地撕開貼紙,想保留完整的貼紙,也不希望紙袋破掉。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嗯……雖然沒有蘿比諾想那麼周全。」看蘿比諾小心翼翼地拆著,總覺得又開始緊張起來。
「也可能不是很實用的東西…」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https://i.imgur.com/ZqLPhzH.png
https://i.imgur.com/AQvqf8l.png
禮物袋中裝著的是一條青銅製的手工鍊,中間的歐珀石照應著極光般的光芒。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手鍊用透明的防氧化袋裝著,下面還有一張小卡。
上面燙金的字上寫著『給 蘿比諾』的字樣,另一面則印著金浪市某間金工鋪的店章。
「恰好聖誕節前幾天看到有讓人體驗金工製作的店鋪…」解釋著那張紙張的原委--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其實一開始是想做大家的御守鍊,但是幾乎都失敗了…果然不是那麼好做啊。」乾笑了兩聲。最後就只能將能使用的成品合起來就變成了手鏈、還拜託師傅幫忙修整,才拖到了整天的行程。
 「啊、中間那個是…那天挖礦的時候挖到的歐珀石一部分磨光的成品。」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講到這哈庫又是一臉羨慕的樣子看過去。
  「這也是哈庫大人~說可以的。」看到哈庫的樣子,笑著幫忙補述道。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拎起手鍊,就著夜空不斷漸變的魔幻光芒驚喜地注視自己的禮物。
上頭刻著自己的名字,噢!寶寶丁,還有桑!
看到這些蘿比諾笑了起來,一邊聽泯瑞說話,說到石頭的部分,蘿比諾看向泯瑞和哈庫。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泯瑞,謝謝,這個好棒~」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伸手摸摸眼睛水汪汪的哈庫臉龐,湊上前,吻了哈庫的臉頰一下,認真地說:「哈庫大人,謝謝。」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語調轉為輕快,開心地問:
  「我可以現在戴上嗎?」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揉了揉自己的臉頰有點不好意思,看蘿比諾開心哈庫也是得償所願了。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唔、嗯!」因為蘿比諾靠近而稍微愣了一會。  「當然可以!」
oO(雖然知道蘿比諾在風俗上跟自己所接觸的都不同、但要是剛剛是對自己大概會當場逃吧……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將手腕露給泯瑞和哈庫看,笑嘻嘻的,忍不住用食指搓寶寶丁抱著的蛋白石。
「是寶寶丁耶……」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也只有寶寶丁的做的最成功了……這個可以打開。」手指著寶寶丁的位置。
「原本要做手錶的,不過太困難了。」也說了說自己原本的野望(?)初心者要做精密的儀器還是很困難的阿…
 「然後旁邊的貝殼形狀原本是桑屁股上的鳍…」小聲打趣地說道。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忍了忍,臉頰鼓鼓的又紅紅的,最後終究沒忍住「噗哈」一聲笑出來,抱著肚子笑了好一陣子才稍微收斂點。(小學生笑點)
  「噢,我會,告訴桑的。」
說完又笑了起來。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抿著嘴唇憋笑,等衝動終於緩下來後,再一次對泯瑞他們說:「謝謝泯瑞!噢,還有哈庫大人~還有……阿……阿瑪……坦?」不太確定地看著有點傻楞楞的冰雪龍。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oO(讓桑知道好嗎...)桑碎碎念得畫面已經在腦海中浮現了。
  還在看著自己的極光發呆,聽到對方叫自己就轉了過去、開嘴笑了笑,用頭輕輕撞了撞對方。
  (挺胸插腰)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不客氣!」
 「極光也要結束了,等鐘聲響了…」一次的極光最多就維持10分鐘。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輕輕托住冰雪龍的頭,鼻尖蹭蹭對方鼻尖。聽了泯瑞這樣說,才趕緊抬頭將極光的終末收攬眼底。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說罷,鐘聲敲響。
擺盪的光布幕接續呈現紅色、黃綠色、灰紫色、青白色接著漸漸透明。
只有幾秒鐘的時間極光便消卻,但夜空呈現了比以往更加明朗的面貌。
因為極光的影響下的夜空褪去了雲層,幾數的星星閃爍著。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結束了……」意猶未盡地收回視線,似乎有點捨不得,然後笑著問:「泯瑞是不是要回去了?」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似乎在想甚麼事情而發愣,被蘿比諾喚了才把思緒抽回。
「…噢!!對,要快了--」
瑪路歌還在等著,也不能讓她一個人待在那太久。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但回頭又沒看見蒼尾的影,鐵定是去哪晃了。「真是…」搔了搔頭,只好把手套脫掉用指法雙手交握、想用手笛把蒼尾叫回來。
  「阿,成功了。」(自己驚訝)
之前都沒成功過的.....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聽到吹哨的信號、蒼尾從森林的方向慢悠悠地飛了過來,似乎自己去遊蕩了一圈。
一邊把阿瑪坦收回寶貝球裡,一邊把小刀先放入包包、在把盒子拿在守中,哈庫則是堅持自己拿著小盆栽。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一個人沒問題嗎?要先載妳回去嗎?」想著沒見桑他們在蘿比諾身邊,又停下動作。不過似乎是急了,詢問的也很急促。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看著泯瑞似乎(一秒十萬上下)有些著急地模樣,搖搖頭說:「泯瑞快點回去吧,路上小心。」
又摸摸哈庫的臉說:「哈庫,下次見~」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阿……恩!」
雖然有些猶豫還是點了點頭,總覺得另外一邊更令人擔心…


泯瑞與他的龍與這未結束的情人節
 「謝謝妳,小刀我會好好用的!!」躍上了蒼尾的背上揮了揮手。
  用雙手很用力的揮,差點沒掉下去。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目送泯瑞他們跳上沙漠蜻蜓的背,沙漠蜻蜓振翅的同時搧起強勁的風,有些冷。
直到看不見他們,蘿比諾低下頭,望著自己的新手鍊笑了笑。
心臟跳得厲害,情緒還沒平靜下來。
蘿比諾決定先不回大家身邊,需要走走繞繞來消化下一整天的喜悅。


二月限定 桜餅さん
===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