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午夜藍(待整理)

【PMP Ⅱ 聖誕節隔天凌晨 with 蘇巴】
行在街上的人及寶可夢少了,四處張結的彩燈大部分已熄滅。就在指針邁入下個日子的循環,那難以言喻的「聖誕節氣氛」也在市鎮的沉睡中漸散,餘下零星的小燈泡,微弱的光芒彷彿將盡的燭火。
但無論如何,蘿比諾現在情緒很滿,滿過頭了。
沒有明確方向或目標地直直向前,蘿比諾沒打算太快回去,回去也睡不著,想繞一繞緩緩心情。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蘇巴則還坐在沙灘上看海,夜裏潮水漲的很滿,一波一波拍上岸再退下。
大海沒有光,一整片的黑與死寂而海風依舊將臉吹得很乾。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蘇巴的視線將目光妥妥放在遠方的燈塔上,就算不在船上了,還是會下意識追尋回家唯一的指標。
他其實沒有特別想些什麼,甚至還有一點點想睡。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直到他注意到有什麼在動在走。


麵糰さん
蘿比諾步伐輕快地走在防風林間,即便是無光的環境,也不妨礙蘿比諾的行動。
潮浪聲音低緩,像要催人入眠,連同枝葉摩擦的聲音,都令蘿比諾想念起家。


麵糰さん
旅行至今,路經許多的海,也進出不少森林,但偏偏這時候才感到熟悉,大概是這裏和家鄉一樣,感覺不到生命存在。
當然實際上這裏並非不存在生命,這裏的生命們正安穩地睡著、悄悄藏匿著。


麵糰さん
離開防風林,海邊依然沒有光,但視野亮了一些。蘿比諾瞧見一個人坐在沙灘上,看見一點點側臉,覺得有點熟悉。(熟悉度 (dice20))
也不管認識不認識,既然遇見了,蘿比諾便開心地向對方打招呼,如同白天在街上隨意向身邊的人搭話,將自己做的東西送出去,不問姓名。
  「晚上好~」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聽見聲音他才完全轉過頭,視線越過對方的臉、蓬鬆的頭髮,一路朝向天空高掛的彎月。
月亮和她一樣在笑。
 
  「……」沉默,表情明顯改變了。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我說妳啊。」稍微停頓了一會兒,像覺得繼續說完是件麻煩的事一樣,但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把話說下去:「……這麼晚了,別一個人在偏僻的地方跟男人搭話啊。」


麵糰さん
「蘇巴!  」一下子跑到男人身邊坐下,雙手扣住盤著的腿對蘇巴笑。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不是這個回答吧。」忍不住再囉嗦一下。


麵糰さん
 「噢!知道了!」很快地答應了,幾秒過後,微微歪著頭、像小蝸牛慢慢伸出觸角般試探地確認,「如果只是打招呼呢?」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遠遠打招呼的話。」就可以。忍不住打了個呵欠,沒有將話說完整。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將掩著嘴的手放下來,似乎也沒有延續對話的打算,臉又埋進了圍巾裏頭看海。
一艘船影自遠方的海平面出現,燈泡框出了船形繽紛閃爍,船上的人似乎佈置得很用心。
從這個距離看不出是遊艇還是漁船。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明明聖誕節已經過了啊。」這句話只是為了想講而講,並沒有特別想對對方說:「還是有人活在時差裏嗎……」


麵糰さん
讀到了蘇巴句點後的意思,點頭應聲道:「噢,好!」
接著便學蘇巴將視線投到海面上,安靜看著。


麵糰さん
通常這時間點自己和桑瑞茲他們早睡了,但偶爾也會待在外頭,趕路或遊晃。蘿比諾見過兩三次深夜的海,即使在萬籟俱寂的夜裏,海也很熱鬧,海水碰撞礁石的潮聲,和竄出水面劃破銀月的魚。


麵糰さん
薄浪綿綿延延地撲向沙灘,有潮聲、有風聲,卻很安靜,這點令蘿比諾感到奇怪。
蘿比諾的年紀,還無法明白有種安靜並不是悄然無聲。


麵糰さん
遠遠的海面上出現一個光點,緩緩移動著,蘿比諾也注意到了。那麼亮的船,說不定是之前沒錢搭的豪華客輪?
蘇巴忽然開口,蘿比諾看了他一眼,在繼續看行駛中的船,眨眨眼想了想。
 「在海上的時間和在陸地上的時間不一樣嗎?」


麵糰さん
追著太陽前進,一天是否就不會結束了?
當然不可能。所以蘿比諾在心裏想為什麼,沒把這笨問題提出來。
  「噢!說到聖誕節啊,我昨天第一次過聖誕節!」抱胸想了想補充,「嗯……我快要十二月才知道有聖誕節這個節日。」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這倒是有意思的問題。」笑了笑,慵懶地放緩說話的速度。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他並沒預期對方會這麼反問,他覺得她腦袋裏總裝些自己無法預測的意向。
蘇巴很快就對那艘小船失去興趣,目光很輕鬆地就回到燈塔那兒,他接著聽蘿比諾的話,顯然並沒有聽進去太多。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海上的時間不一樣,會覺得比陸地上慢很多很多……妳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拿來做自己想做和不想做的事,等到那些事都做了好幾十遍以後,會恨不得被無聊殺死。」
所以沒頭沒腦地回應。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又沉默了會兒才像是恍然間發覺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說了不該說的話那般,低頭看對方。
眨了眨栗色的雙眼,露出有些迷惑的表情。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所以,妳也不知道聖誕老人嗎?」


麵糰さん
蘿比諾認真地聽蘇巴説,直到他切換了問題。
 不太確定地搖搖頭:「告訴我聖誕節的姊姊說,這天是某個宗教的,偉大的人的生日。」停頓半晌,「他們兩個……有關係嗎?」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沒什麼關係吧我想。」其實也不清楚究竟有沒有關係,他一向不太關心這回事。


麵糰さん
 「噢……」點點頭,十分受教地問:「那,聖誕老人是誰?」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通常坐在紅鼻子的驚角鹿拉的雪橇裏,停在有乖孩子在的住家屋頂,把自己塞進煙囪裏闖空門,在孩子睡覺時在他的襪子裏塞禮物的老人……」停頓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麼,稍稍地露出笑容。
 「或是信使鳥,他們也喜歡發禮物,不管妳有沒有襪子。」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覺得自己今晚似乎說了太多的話了,沒想到現在還得講故事。


麵糰さん
  一臉驚奇地聽著,對於蘇巴的描述感到很不可思議,但由於自己從未有過被塞禮物的經驗,也僅只是感到驚奇,像聽了什麼都市傳說。
不過,提到禮物,蘿比諾的情緒再次高漲起來。
  「蘇巴在這裏很久了嗎?」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這裏?」不太明白對方指的是什麼,又是怎麼從聖誕老人的話題連結到這句話的。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海風沒有歇止過。
自己的頭髮被特別強的風攬過,視線短暫地被遮掩住。
「……也不算太久吧,不,應該很久了,畢竟十點多就跑了出來。」


麵糰さん
蘿比諾伸手摸摸蘇巴圍巾外的臉。冰的,有點乾。
也或許因為自己的手是熱的,聽說小孩子的體溫比大人高。


麵糰さん
蘿比諾稍微坐近蘇巴一些,開心地問:
  「蘇巴!那你剛剛有沒有看見極光?」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打了呵欠,對於觸摸不是很在意。
在這個時間點對方的手溫暖得有些燙人。
他有一瞬間有了錯覺,也許自己會從觸碰到的地方開始一點一滴的溶化。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妳在說什麼?妳的夢嗎?極光幾乎只在極光帶出現,不包含這裏,還沒睡就在做夢……」可不是好現象啊。
又沒將話說完。


麵糰さん
唉,蘇巴沒看到。蘿比諾有些可惜地撇撇嘴,很快又恢復笑容說:「噢!就是啊,唔……雖然我沒收過聖誕老人或信使鳥的禮物,可是昨天,有和幾個認識的人交換禮物~」
忽然想到,自己的家鄉在進入冬天前,會被冰封住。誰也進不去,誰也出不來。或許是這原因,聖誕老人才沒法送禮物給自己呢?(家裏有煙囪啊……自己應該也挺乖的?)
想想似乎很合理。
但這並不重要。
  「然後剛剛,有個朋友弄出極光給我看,我想應該是他的龍弄出來的,可是我閉著眼睛,沒看到是怎麼弄的。」


麵糰さん
回憶起那片光景,眼眸更亮一些。蘿比諾記得蘇巴提到聖誕老人和信使鳥時露出的笑。一點點,像雛鳥的絨毛般又小又輕,但似乎是美好的?
 用愉快的口吻問:「蘇巴從聖誕老人和信使鳥那收過什麼?」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交換禮物嗎?閉著眼睛啊……哈……挺浪漫的呢,對方。」打呵欠的頻率多了起來:「好好珍惜啊。」
很想就這麼躺下,或者回去旅館好好睡一覺,但他還有不得不等的事物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慢了一拍才消化完蘿比諾的問題,斟酌著怎麼回答。
有些遲疑地開了口。
 「離開旅館前信使鳥有嘗試給我一顆糖。」視線飄回燈塔。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我拒絕了他。」聲音很輕,像會被風吹散:「除此之外他們從來沒有給過我什麼。」


麵糰さん
蘇巴的回答令蘿比諾愣了愣,眨眨眼後,同蘇巴一樣面向大海,只是沒有目標地看著一片黑。
不知道為什麼,蘿比諾有些難過。
或許不是為蘇巴難過,蘿比諾並不知道蘇巴有沒有為此難過或感到遺憾,只是單純冒出這樣的情緒。
這樣的情緒蘿比諾極少有,出現了,很快就會消失。
蘿比諾再次抬頭看蘇巴,微微笑著。
 「蘇巴,我有做東西要送你耶~」低頭翻著自己的皮腰包,說:「是我做的喔!不是吃的喔!」


麵糰さん
原本就做了這份禮物要送蘇巴,但並不是為聖誕節準備,畢竟沒預料到什麼時候能遇見蘇巴,而現在也過了聖誕節。
摸到了禮物,手還塞在腰包裏,笑嘻嘻地問:
  「我聽說餅乾掉到地上三秒內撿起來都還能吃,現在時間超過一點點,還算在聖誕節嗎?」


麵糰さん
停頓半晌,覺得這理由有點牽強,歪頭想了想後改口說:「噢,不對,我們現在在海邊,那我們的時間是不是可以算比較慢?」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掉在地上的東西還是別吃了吧。另外,我不記得我有跟妳約定交換禮物。」兩手一攤,還輕輕甩了甩,以證明自己什麼都沒有。
沒有正面回答問題,好像回答了就得收下對方的東西,而他沒什麼立場收下。
他是這麼想的。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也許自己還是講得稍微傷感了嗎?也許是聽了自己的話對方想要彌補什麼?
他覺得她可不是一開始就決定給自己禮物的,他們有交情,而他不覺得他們的交情有那麼深。
但終究只是他覺得。
蘇巴不是蘿比諾,他一點兒也不清楚她的想法,如同身為大人的他不會懂得孩子。
稍微再想得久一些,他才決定沒什麼力氣地開口解釋。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如果是因為剛剛的問題,妳不用特別感到愧疚,我覺得沒什麼,只是單純的,我是個壞孩子,所以妳也不用給我什麼。」


麵糰さん
  「蛤?」歪著頭,有點不明白,慢了半拍猜到蘇巴可能誤會什麼?笑嘻嘻地解釋:「噢!不是,是我有做東西要送你~」
雖然強調了,但也只是把第一句話重覆一遍,想了會兒後說。


麵糰さん
 「我看見那東西的時候,想到了你,然後就想把它送給你。」


麵糰さん
「我覺得你應該能用到。」但會不會用,並不在蘿比諾的考量範圍內,「想說下次遇見你時給你,結果我們現在碰面了。」


麵糰さん
 笑嘻嘻地,理所當然地說:「我想送給你,你不用給我什麼。」


麵糰さん
對蘿比諾而言,送只是一個行為,而交換禮物是另種活動,雖然結果都令人開心,但並不一樣。
得到回報,就稱不上送了,所以蘿比諾送東西時,從來沒想過會得到回報,只要對方接受了自己的禮物就很開心。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能用到?」保●套嗎。
下意識想了不可能的事,很快地把想法驅散。


麵糰さん
 點點頭,「蘇巴已經在用啦。」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果然是保……不,沒事。」差點兒就要被九世帶走了,幸好有回過神來。
單手掩著嘴,為了不再不小心說出不能說的話,當作一個簡單的封印。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那……是什麼呢?」聲音有些悶悶的。


麵糰さん
  愉快地哼哼笑著,牽起蘇巴的另一隻手,將東西放在他掌心上。


麵糰さん



麵糰さん
 「蘇巴有戴髮飾嘛,所以……嗯,這應該是能用的。」但仍然沒思考過對方會不會用。


麵糰さん
盯著放在蘇巴掌中的髮飾,看著彷彿內部在流動的水之石和發散著虹光的鱗片,指著兩個墜飾慢慢說。
 「水之石是以前填賓果時得到的,看到它的時候,我就想起蘇巴了。」那時候水之石被桑瑞茲搶走了,蘿比諾由著他,沒太多打算,「然後我又在填賓果時抽到這個,嗯……說是什麼鱗片,我想一定是條很大很大的魚的鱗片,然後,我又想到了你。」
於是回頭向沼躍魚商量。
 「水之石有點大,我想做成髮飾對你可能太重了……」
記得之前,蘇巴提過頭飾很重,雖然是另一個。蘿比諾對蘇巴脖子的承受力頗擔憂,想像到蘇巴掛上整粒水之石,頭抖啊抖,忽然九十度往一邊折,那畫面似乎 (bzzz)。
紅黑:有點好笑
藍綠:有點恐怖


麵糰さん
差點笑出來,鼓著臉頰忍了會兒。


麵糰さん
 「所以,我就把水之石敲碎了,然後做成這個!  」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看著掌心上的飾品愣了好一會兒,儘管蘿比諾在說話,卻覺得她的聲音已然去到了好遙遠的地方。
他聽進去了,對方說的每一個字都在他心上駐足很久很久,不知不覺他就錯過了歸還禮物的時機。
放下掩著嘴的手,忽然有一點點想笑。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https://i.imgur.com/XiDMtkl.jpg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抬頭,直接面對蘿比諾,又再問了一次:「為什麼會是……髮飾?」
他知道自己現在無法好好掌控住表情,他不知道現在的自己究竟是如何脆弱的模樣,但他無所謂,久違地讓情緒掀起波瀾,無法阻止失控。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我是指……正常的情況下,看到人戴著髮飾應該不會想到要送同樣性質的東西,我……」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蘇巴忽然間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
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對比自己小很多的孩子說些什麼。


麵糰さん
「……」
因為……
這點子其實不是自己想的,當桑瑞茲他們替自己做了新耳環,自己非常開心,於是想到自己也能做成什麼飾品給蘇巴,而蘇巴戴在身上的只有髮飾,便做成髮飾。
想到新耳環,又想起糖糖。一直想找機會讓糖糖看自己的新耳環,當得知新耳環的墜飾是雨翅蛾,就想讓蘇巴的溜溜糖球看,告訴她那是她未來的樣子。
這些現在似乎都不應該說。
蘇巴問為什麼,蘿比諾想老實回答,卻隱隱覺得,老實回答也是錯。


麵糰さん
是不是做錯了?
做成項鍊或手鍊會比較好嗎?
或許蘇巴擁有的,是很重要很重要的髮飾,因為獨一無二,所以自己送了髮飾冒犯了?


麵糰さん
蘿比諾認真地注視蘇巴的臉,觀察他表情的鬆動和變化,半晌後,有些困擾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自己後腦袋瓜。


麵糰さん
「蘇巴,我是不是送錯禮物了?」輕輕地、溫柔地問。
蘿比諾的手重新覆上蘇巴的手,視線沒離開蘇巴的臉,笑著、但認真地說:「我送錯了,你不要,沒有關係。」
蘇巴若是拒絕了,就趕快把髮飾收起來。


麵糰さん
送對方禮物,是想對他好。
對方不想要,拒絕了,也沒關係,就認真地接受拒絕。
同樣是要對他好。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眼淚不受控地自眼眶滴落,鼻酸得有些難受。他從來不害怕在人前流淚,甚至心酸中他承認,自己在年少時也曾將淚水當成逃避責任的武器。
因為那時候還小,能夠被理解被體諒,他才肆無忌憚。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淚珠在蘿比諾手背上破碎,本來應該落在他自己的掌心之間。
他在最不堪的時候別開凝視的目光。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從前、從前……」聲音沙啞,帶了點鼻音,沒有就著問題給對方答覆,開始說起小小的故事:「有一個小男孩,普通的小男孩,會淘氣,會橫衝直撞。」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轉頭面向漆黑的海洋。
「他的父母不是坦率的人,他們曾經相愛又分開,在人生中各奔前程再不相干,也許不懂怎麼去愛那個孩子,他們始終放任,任他跌倒再自己爬起來笑。」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舒了口氣,似乎覺得這故事講得太長了,停頓了一會兒,在腦中刪除了許多章節。
前言對不著後語的,蘇巴接著繼續說下去。
「在某個節日裏,他們一起為小男孩準備了禮物,很美麗的,但小男孩總覺得彆扭,那東西該是女孩子配戴的,亮晶晶的,閃爍著光。」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他沒有向誰道謝,沒有擁抱,然後再也沒了機會做那些事,他們的身影自小男孩的未來中消失,過隙不留的。」他平靜下來,淡淡地總結:「也許物品對他而言也不重要,但那樣的回憶一直深刻。」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記憶裏小小的豐盛和這個當下重疊,他還是依然手足無措,不明白該做些什麼才是正確的。
他看海、看雲、看月亮、看燈塔,就是沒有打算看蘿比諾的臉。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抱歉。」蘇巴又再次開口:「妳沒有錯,我只是不知道……」
話沒有說完。


麵糰さん
蘿比諾看蘇巴的臉,需要稍微仰著頭。蘇巴移開了目光,蘿比諾的仍凝在同個位置上。
安安靜靜地聽蘇巴說。


麵糰さん
蘇巴的話沒說完便停了,蘿比諾等了會兒,但男人只是直直望著前方大海。


麵糰さん
緩慢地眨了下眼,蘿比諾垂眸看自己手背。眼淚剛滴上的瞬間有一點點溫度,很快就冷了。
蘿比諾換了個姿勢跪坐起來,面向蘇巴,伸手稍微撥開蘇巴的髮,在他的額邊輕輕地親一下後,伸出雙手環抱住蘇巴。
閉上眼睛蹭了蹭。


麵糰さん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突如其來的親吻和擁抱截斷了他紛亂的思緒。
蘇巴有一瞬間是打算推開的,只是最後還是沒能動作。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並非因為羞恥的情緒,他不諱言,對於女孩子……女人他是碰過的,於夜晚,於早晨,無所謂激情熱情,更纏綿的接觸他都曾體會。
或許也因為是這樣,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淹沒了他,他不該,也不得接受這種天真純粹的關懷。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蘇巴覺得自己冷靜下來了,是真真正正冷靜下來。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輕輕地閉上眼睛。
再次睜開時已回到平時那般無氣力的模樣。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我說……」聲音還是有點兒啞。


麵糰さん
「嗯?」聽見蘇巴的聲音後鬆開手坐回去,蘿比諾的表情一如昔往,只有眼神確認似地觀察。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妳的胸部真小,有在好好吃飯嗎?」轉頭看著對方,臉不紅氣不喘地開口。
就像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麵糰さん
收回盤腿的坐姿,歪頭認真地想了想後回答:「我都沒有挑食啊……可是,每次吃一點點就飽了。」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居然是得到認真的回應嗎……似乎有些意外,不,不能算是意外。
回想以往的相處經驗,隨口應了句:嗯,少量多餐吧。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無意識地用食指摩娑著髮飾,水之石的沁潤感透過皮膚滲透進來,他其實不知道自己還打算講些什麼。
無心地將目光放置到蘿比諾身後的遠方,毫無防備地怔愣住。


麵糰さん
  注意到蘇巴表情再次變化,沿著他的視線回望。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雨翅蛾。
一只雨翅蛾怯生生地躲在樹後頭,注意到來自他方的視線後拍了拍兩對小翅膀又躲了起來。
大大的觸角藏不好,似乎讓她十分苦惱,拚了命地想把自己藏身在枝葉中。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蘇巴目睹了一切卻沒有動作,只覺得腦袋暈糊糊的。


麵糰さん
似乎是隻雨翅蛾?對方讓枝葉的影子掩著,看得不太確切。蘿比諾歪頭看看樹後的雨翅蛾再看看蘇巴。
有猜到這隻雨翅蛾可能是糖糖嗎? (bzzz)


麵糰さん
 「蘇巴?是……糖糖嗎?」壓低音量偷偷問。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沒有回話。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而雨翅蛾那兒似乎卡住了。
她把自己卡在樹葉間,發出沙沙沙的掙扎聲,或許是突然間驚覺這樣的聲音會讓兩人注意到,又整隻蛾僵硬起來。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那孩子在幹嘛……」終究忍不住低聲開口。


麵糰さん
因蘇巴的低喃確認了雨翅蛾身分,蘿比諾納悶地望向蘇巴。
直覺糖糖現在並不希望被看到,卻不清楚為什麼。糖糖的個性,應該也不會玩突襲的嚇人遊戲?是不是要佯裝沒發現她呢?
可是自己想見糖糖,有話想對她說,也有東西想讓她看。
揣著這樣的矛盾心情,蘿比諾等待蘇巴的動作,途中偷偷瞄了藏身樹後的雨翅蛾雕像一眼。
噢……糖糖怎麼這麼可愛?
於是忍不住壓低音量再問蘇巴:「蘇巴,我們要過去看看嗎?」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輕嘆了口氣,點點頭起身,拍去身上的沙粒塵埃後朝蘿比諾伸手,示意拉對方起來。


麵糰さん
牽住蘇巴的手,一下子就被拎了起來,隨意拍掉腿上的沙後開開心心地跟在蘇巴身邊。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和平時一樣踩著慵懶緩慢的步伐,愈走近雨翅蛾愈覺得有種難以言喻的陌生感。
一直照看的孩子確實長大了,蘇巴直到這一刻才認清這件事。
過往的回憶密密麻麻地浮泛而來,在只差最後一步就來到雨翅蛾前方時停下了腳步。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雨翅蛾則感覺到有人向自己靠近,戰戰兢兢地從葉與葉間的隙縫窺視,只見蘇巴和蘿比諾潮自己走來。
她比自己想像得更怕自己恐怖的模樣會嚇到他們。
本來是因為發生了那件事所以她才乖巧地進入森林,本來以為自己有充足的準備,但──
眼見蘇巴停下腳步,忍不住又往最糟糕的情況想。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他是不是──不喜歡──不想要自己了呢?


麵糰さん
蘿比諾學不來蘇巴那樣行雲流水、渾然天成的慢,配合他的速度,每一步一跨,像肢體不協調的機器人。
蘇巴停下的同時蘿比諾也跟著停了。不明白地看看蘇巴又看看糖糖,覺得這沉默有些詭異。
抬起手,開心地朝糖糖打招呼:「嗨!糖糖,好久不見~  」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蘇巴似乎毫不意外蘿比諾打破了沉默,但雨翅蛾可以驚訝多了。
聽到蘿比諾聲音嚇得雙眼圓睜,咚一聲地從樹上掉了下去。

 「──」眼睛呈現漩渦狀的栽在草叢裏。


麵糰さん
  突然掉落的雨翅蛾同樣嚇了蘿比諾一跳,目瞪口呆地抬頭看蘇巴,彷彿在問:我做了什麼嗎?
或者,進化後會有什麼後遺症嗎?
蘿比諾關於進化的記憶只有桑瑞茲,而那已經是數月前的事了,對於孩子而言,月的單位就足夠漫長。印象中,進化成沼躍魚的桑瑞茲十分神氣,迫不及待要證明自己變得多強大。他抱起了蘿比諾、抱起了橫臥的樹幹、抱起了溪邊的岩石……順便表演胸口碎大石。
桑瑞茲實在不適合拿來當參考。
蘿比諾躡手躡腳地湊近觀察,大概是怕再犯錯,頗是擔心地問蘇巴:「蘇巴,你要不要過來檢查一下?」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該說思緒裏的惆悵都消失殆盡了吧,雖然不是沒猜到糖在想些什麼,但她的反應還是比想像中更傻氣。

忍不住笑出聲來,吸了好多好多冷空氣,掩著嘴好開心的模樣。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噗……直接拎起來吧,抓好她。」想了想又補充:「不然她恢復意識的時候也許會逃走?」


麵糰さん
連連點頭,如得令的小兵般輕輕將雨翅蛾抱回蘇巴身邊,蘿比諾仔細打量雨翅蛾型態的糖糖。
 「糖糖會很快醒來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說:「我有東西想給她看……」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哈……也許會,也許不會?」邊打呵欠邊給了模稜兩可的回應。
時間大概挺晚了,今晚實在發生太多事了,疲倦感一下次湧了上來。

覷了眼在蘿比諾懷裡的雨翅蛾,看了看她的狀況。((lots))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看上去大概快醒了。這麼想著,伸出手指戳戳她那像眼睛一般的觸角圖騰。

 醒了嗎(bzzz)(紅藍Y)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這樣也不會醒嗎?想了想於是開口:「……不然妳今天把她帶回去吧,我想睡了。」
揉揉發痠的眼睛當作按摩,不清楚對方想給雨翅蛾看些什麼,既然確定雨翅蛾一切平安,自己現在就只想早一點兒上床睡覺。


麵糰さん
見蘇巴動手,蘿比諾也跟著戳戳雨翅蛾,用手指輕點如瞳仁的深色圓斑、輕輕搔刮其它淺色部分,還趁機捏捏偶爾撲扇下的菱形小腳。
對於蘇巴的提議,蘿比諾低頭思考了短短幾秒。
 「我送蘇巴回去,說不定糖糖路上就醒了。」笑得更燦爛一點,「而且如果蘇巴不小心睡在路邊了,我還可以把你揹回去。」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我該從哪裏開始吐槽?首先就是妳一個小孩子在夜裏送男人回旅館怎麼想都不對。」姑且不論她揹不揹得動自己吧。
不過也真的很睏了,思考也懶了。
回應:(bzzz)

紅藍:「……算了,那就一起走吧。」放棄掙扎。
綠黑:「現在各自回家吧,不然,搞不好我就這樣把妳騙回房間做奇怪的事。」亂講話。


麵糰さん
  精神奕奕地跟在蘇巴身邊,不見半點犯睏的跡象,時不時注意懷中的雨翅蛾醒了沒。
「蘇巴,你看~」努力想把頭髮撥開,最後用整條小臂將蓬鬆的頭髮推開,「我的新耳環。  」
低頭看著雨翅蛾,微微笑著說:「桑他們用不知道從哪撿到的項鍊做的,是雨翅蛾的,我想給糖糖看。」
但是,沒有料到糖糖已經進化成了雨翅蛾。


麵糰さん
 「今天不行的話,也只好下次了。」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瞥了一眼後繼續往前方看,意識停格了幾秒鐘,想想好像不太對。
視線又再次回到小小的耳垂上頭。

 「噢……」好像在哪兒見過,自己似乎也有撿到過差不多的東西,不過放到哪裡去了呢?
瞇著眼睛好一會兒才決定放棄思考。
 「挺厲害的。」勉勉強強擠出沒什麼關聯的詞彙,顯然沒有經過大腦。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醒了嗎(bzzz)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雨翅蛾似乎依然呈現昏迷狀態的模樣。


麵糰さん
開心地笑了起來,聲音輕輕的。
 「對呀,他們做了好幾天,不知道是怎麼做的,他們明明沒有手指……噢,雷精靈有手指。」握著鬆鬆的拳頭,動一動曲起的手指,想像他們是如何握小小的螺絲起子或老虎鉗。
注視著昏迷的雨翅蛾,路經街燈下能短暫看見她身上鮮艷的顏色,蘿比諾臉有點點兒紅地說。
 「我覺得這個耳環很漂亮,本來想告訴她她以後會變得這麼漂亮。」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醒了嗎(bzzz)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雨翅蛾沒能聽到那番話,她的表情已經轉換為淺淺睡著的模樣,似乎相當舒適的樣子。
也許因為精神緊繃和進化後的疲憊讓她相當累了吧。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聽著對方說的話,低頭看著雨翅蛾,蘇巴看起來像是在想些什麼。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過了一會兒,停下腳步,將頸上的圍巾拿下來,輕輕攏在蘿比諾身上。
街燈照著他,他的臉像逆著光。
收回手時放開了圍巾,並把雨翅蛾揣回自己懷中。

https://i.imgur.com/31Ta3UW.jpg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接著有點兒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麵糰さん
納悶地摸摸圍巾,再看看一旁的建築,眨了眨眼。
 「到了嗎?」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視線別開來,看著旅館玄關,裏頭的燈光轉為暈黃,窗邊的聖誕樹還沒收掉,小燈泡一閃一閃的。
旅館主人沒坐在櫃檯,取而代之的是打瞌睡的信使鳥。

 「……嗯。」每次呼吸都讓空氣霧白。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醒了嗎(bzzz)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雨翅蛾忽然間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看著兩個人。


麵糰さん
「噢。」點了下頭,笑嘻嘻地摘下圍巾,「蘇巴,我不會冷,你這樣小心會感冒喔。」
正要將圍巾還給對方的時候,驚喜地發現雨翅蛾醒來了。
 「糖糖!」圍巾仍拿在手上,有些擔心地看著她,「妳現在感覺怎麼樣?」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從雨翅蛾的角度看,兩個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她忍不住有一些膽怯,想把自己看上去有些恐怖的觸角好好藏起來。
或許是因為被蘇巴抱住,她的藏匿行動並不是很順利,甚至動作看上去有一點兒滑稽。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過了好一會兒發覺自己只能老老實實的被抱著,只好朝蘿比諾點點頭當作招呼,不敢看向蘇巴。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蘇巴沒想理懷中的雨翅蛾,打了一個呵欠才開口。

 「……妳們要慢慢聊嗎?如果要的話,糖留下來,我想先上去睡了。」


麵糰さん
 「好,蘇巴趕快上去睡覺……啊!」十分乾脆地說,將圍巾遞還給對方,「你的圍巾,謝謝~」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不,那是給妳的。」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用詞,沒多久便放棄:「回禮。」
又打了個呵欠,放開雨翅蛾,雨翅蛾拍拍小翅膀飛起來,蘇巴則準備轉身進入旅館。


麵糰さん
微微一怔,低頭注視圍巾思考了會兒,再抬頭時噙著笑開心地重複另一次:「謝謝~  」
又笑嘻嘻地多看幾眼圍巾,在蘇巴準備轉身的同時補上:
 「晚安,蘇巴。」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聽見了第二次道謝總覺得有些心虛,那孩子當真是不介意自己只是就身上有的物品做回禮。
靜靜地再回頭瞄了眼才落下一句:「晚安。」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踏進玄關,沒吵醒信使鳥便走上樓,特意放輕了腳步,只有頭上的髮飾相互碰撞的清脆聲響漸遠。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留下來的雨翅蛾目送蘇巴離開。
眨了眨眼睛,又看看蘿比諾。


麵糰さん
左顧右盼靜謐的街道兩端,再回頭看看旅館,心想這時間點應該不會再有旅客進出,將圍巾仔細摺疊好收入腰包,朝雨翅蛾招招手。
 「糖糖,我有東西要給妳看噢,一下下而已。」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好奇地飛近一些些。
卻又忽然間想起自己身上恐怖的花紋似的,高速將自己與蘿比諾拉開距離。


麵糰さん
 雨翅蛾的反應讓蘿比諾呆了呆,想起自己不久前叫她,她卻嚇得暈過去了。
自己怎麼了嗎?蘿比諾緊張地檢查全身前後上下,好像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啊,因為頭髮嗎?頭髮看起來很恐怖嗎?雖、雖然冬天以後頭髮確實篷得有點(?)誇張……
雙手按住自己頭髮、想將它壓小一些,蘿比諾不好意思地問:「糖糖,我怎麼了嗎……  」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用力地搖搖頭,想解釋卻又不清楚該如何表達。
顯得稍微有些沮喪的模樣。


麵糰さん
納悶地眨眨眼:不是自己的問題嗎?
鬆開手,兩球雙馬尾立刻活力十足地炸回原來大小。
「……」她在為什麼事情煩惱嗎?蘿比諾注視著雨翅蛾,思忖片刻,然後摘下自己的耳環、伸長了手。
 「嘿,糖糖,妳看~」捻著耳環在雨翅蛾面前晃了晃,「這是我的新耳環,桑他們做給我的!妳看得出來這是什麼嗎?  」
儘管不曉得她沮喪的原因,希望自己準備告訴她的事能讓她開心點。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眨了眨眼睛,盯著耳環看得好仔細。
停頓了一秒鐘。
兩秒鐘。
三秒鐘。
似曾相識的花紋,似乎是自己在飛出進化之森時、在湖面看見的倒影,既熟悉又陌生。
會不會是自我意識過剩了呢?雨翅蛾忍不住想。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然而那看起來就像、就像──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再一次用力搖搖頭,像是這樣就能讓自己清醒一點兒似的。


麵糰さん
似乎毫不意外雨翅蛾會搖頭,一臉頗有同感地笑著說:「其實,我一開始也沒看出它是誰。」
將耳環倒過來,小小的墜飾像站在指尖上。
  「這樣呢?有看出來了嗎?」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淚珠一顆一顆掉了下來。
雨翅蛾緊緊閉著眼睛,她一點兒都不瞭解這種心情。
蘿比諾是不是──不會怕這樣的自己呢?


麵糰さん
 蘿比諾驚愕地想:自己把糖糖弄哭了嗎?
手足無措地注視掉淚的雨翅蛾,然後稍微靠近她一些,輕聲問:「糖糖,怎麼了?」
糖糖猜不出來嗎?自己的問題像在鬧她或欺負她嗎?
彷彿深怕一用力、就會弄碎了什麼,蘿比諾小心翼翼地哄她說:「噢……糖糖,別哭,我跟妳說~」朝雨翅蛾微笑著,「這是一隻雨翅蛾喔,很漂亮吧?」


麵糰さん
想講的話先前對蘇巴說了,要再提一遍忽然有些不好意思,頓了頓,臉紅著笑說:「知道是雨翅蛾的時候,想說哪天遇上妳要讓妳看看,它好漂亮,是妳未來的樣子。」
撓了撓後頸,接著說:「結果,妳已經變得這麼漂亮了呢。」


麵糰さん
稍微更湊近雨翅蛾一些,誠懇地說:「我只是想告訴妳這個,不是要欺負妳喔!不要哭,好不好?」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在蘿比諾說話時睜開了眼睛,很仔細地聽著,蘿比諾的聲音直接穿透進來,在冬夜裏也覺得溫暖。
眼淚很快就止住了。
是真的很漂亮嗎?
她不知道,但蘿比諾的誠懇讓自己感到相當、相當地開心和害羞。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她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感謝?
 「> <」苦惱地想了好一會兒,再想了一會兒。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小翅膀啪噠啪噠地搧著,輕巧地在空中移動身體。
她從未使用過這個,因為進化自然而然學會的招式,但她能想到的感謝方式只有這個,跳一只舞。

雨翅蛾全心全意地飛舞,不再去想其他的事物。


麵糰さん



麵糰さん
蘿比諾目不轉睛地觀賞雨翅蛾的舞。
微弱燈光下,她剔透的身體閃閃發亮,好幾個瞬間都比自己的耳飾更加耀眼。
 「……」
糖糖似乎沒事了,蘿比諾也放心地笑了起來。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這支舞結束的很平淡,從稍高的地方降下,停在蘿比諾面前,就再也不移動了。
表演完後還有些羞赧,偷偷地看了對方一眼、再一眼。
想遮著臉,不過已經沒有手可以遮了,只能讓臉紅在那兒。


麵糰さん
蘿比諾則顯得相當興奮。雨翅蛾結束舞的同時差點要像看華麗大賽表演那般鼓掌,再次張望靜默的街,擔心會擾民,便忍下來了,壓低音量小小激動地說:「糖糖好厲害!剛剛的舞好漂亮!真的好漂亮! 」
說到舞,自己只會轉圈圈踩地板又蹦又跳呢!糖糖的舞好像動畫電影裏的公主或小精靈!
笑嘻嘻看著紅臉的雨翅蛾半晌,重新戴回耳環,輕聲說:「謝謝。」


麵糰さん
 「啊,糖糖快點回房間吧!剛進化完會不會很累?」畢竟說好只佔她一下下時間,「趕快回去睡覺吧?  」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還想多表示些什麼,但左思右想自己也不會講話,講出來的寶可夢語言對方也聽不懂。
抬頭看了看月亮,時間也確實很晚很晚了。
稍微地,往前一些些,像輕輕點水一般,親吻蘿比諾蓬蓬的頭頂。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小臉又紅了紅,希望自己有確實表達出自己才是「謝謝」的那方。


麵糰さん
輕輕的觸碰隔著頭髮,有點癢。
蘿比諾十分開心,在自己的家鄉,親吻是頻繁且正常的互動,親吻不同位置有不同意思,某些地方也會限定對象。


麵糰さん



麵糰さん
蘿比諾按著雨翅蛾水滴型的頭,在她的額心輕輕回啄了下。
  「晚安~!」


PMPII◊蘇巴為什麼不抓寶►
 點點頭,凌空飛得高高的,蘇巴的房間在四樓,她可以隔著微開的窗戶玻璃看到他坐在床上看電視。
視線往下,在空中對蘿比諾劃一個圓後才把自己從窗子縫隙中擠進去。


麵糰さん
  目送雨翅蛾進了房間,再看一眼櫃檯後睡到吹鼻涕泡泡的信使鳥,雙手插入口袋,轉身離開了旅館。


麵糰さん
===
<hr />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