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初雪

Takümi draws

  眼睫反射輕顫,蘿比諾仰起頭。
  渾濁的紫灰色夜幕緩緩降下宛如雛鳥羽絨的東西,光線不好,只能知道是淺色的,蘿比諾反手攤開,掌心接住一點冰冷。
  那冰冷在收攏的指裏化開,順沿掌紋滴落。
  蘿比諾詫異地喃喃:「下雪了……
  雖然同樣凍寒,但……
  這裏的雪溫柔得不可思議。

  蘿比諾聽見背後桑瑞茲對尾立他們解釋:沒啊,我們家也下雪。大概自己的反應讓他們誤以為是頭回見到雪。
  寶寶丁興奮地原地跺腳彈跳,朝天空張大嘴,讓雪花自己跑進她嘴裏。
  尾立似乎問了桑瑞茲什麼,他的聲音像剛搗好的、熱騰騰的麻糬,綿軟而黏糊,總充滿遲疑和不安,沼躍魚喀囉喀囉回答:我們倆都不喜歡下雪,每次下雪,就會有誰死掉。
  單憑桑瑞茲的回話,蘿比諾沒辦法確定尾立的問題是什麼,尾立接下來的語氣摻入不少驚恐,桑瑞茲雲淡風輕地說:但是,幼崽們會被保護得好好的。

  街燈暈著極淺的橙光,有些昏暗,不過,在無人的一片黑裏,仍讓人感到微弱的溫暖與心安,飄零細雪在光的途徑中隱約閃爍。
  一隻迷你冰從遠處飄來,蘿比諾見他每路經一盞街燈,便在燈柱下浮浮蕩蕩一會兒,彷彿沉醉地泡在光中,忽然想起在精品店櫥櫃上看到的玻璃球,裏頭布置小小的風景住著小小的人,拿起來晃一晃,球內的世界白雪紛飛。
  蘿比諾還未曾體驗過山外的冬,但有朦朧的認識,源自學校圖書館的故事書。
  無論童書插畫或那些精巧的玻璃擺飾,它們呈現的雪景都寧靜美好。

  蘿比諾喜歡美好的事物。
  那樣的喜歡既不渴求亦非嚮往,單只是看著便產生純粹的喜悅。

  視線越過歡欣起舞的迷你冰,落在更遙遠、自己都看不清楚的地方,蘿比諾想念起自己的家。
  大山被冰封前,所有族人都會留在村內,弗爾和褚莉也會從外地趕回來。
  他們在大雪開始喧囂的日子出門。
  屋內柴火燒得旺盛,蘿比諾卻覺得冷,總和桑瑞茲抱著縮成一塊兒,用棉被裹得緊緊的,在劈啪作響的爐子旁等待大人們回家。
  找到桑瑞茲後的數個冬天皆是如此,更早前的不記得,大概都睡過去了。

  「蘿比諾,想家了嗎?」

  桑瑞茲的聲音將蘿比諾飛遠的思緒拉回來,他不知何時站到了人類孩子身邊,一同望向街燈下忽明忽暗的白雪。
  蘿比諾沒有回話,輕輕點了下頭。
  桑瑞茲雙手摩挲著布包,低聲說:「我也是。」
  布包無論配色及外觀都相當女氣,是蘿比諾小時候用的包包,桑瑞茲卻非常喜歡,因為這現在是他的,是他的外婆親手做的,連布料都是手紡。
  和蘿比諾一樣,桑瑞茲也想家,想念他的父親弗爾、他的母親褚莉、叔叔摩思柯、外婆蒙坦。

  他們清楚知道現在無法回家,原先如晨霧般偶爾聚了又散的鄉愁化成一片灰濛濛的霾,令人難以呼吸。

  在街燈下窮開心的迷你冰終究是飄到他們身旁,困惑地打量蘿比諾和桑瑞茲。對他而言,下雪是再美好的事情不過了,為什麼人類和沼躍魚看起來那麼哀傷呢?
  他拉起蘿比諾的手,要人類看看這些逆光的雪是多麼璀璨漂亮。
  蘿比諾凝望衝他們呵呵傻笑的迷你冰,愣了幾秒,回給對方一個同樣開心的笑。

  而桑瑞茲別開目光,注視彷彿無限曼延的黑暗。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