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生命的重量

   城市開發事件 ♦ 何為歸處

  受驚的群鳥紛紛振翅飛離那些聳立的金屬高塔,黑壓壓的一片,覆在被粗繩子切割的粉紅色天空上。
  桑瑞茲躺在遠處地勢較高的草坪上,漠然地覷著這一切,他知道蘿比諾就在那個地方。
  他們在路途上收到請託,便搭船渡海來這座小島。蘿比諾掛名訓練家,好歹得做些「像訓練家的事」、盡點「訓練家的義務」。
  而等他們真正明白委託內容,桑瑞茲就不幹了。
  他要蘿比諾別管這件事了,並發了好大一通火。蘿比諾無奈看著他,怎樣溫言軟語都無法平撫桑瑞茲的憤怒。
  最後,他們各自妥協,蘿比諾獨自去幫忙,他袖手旁觀。

  桑瑞茲冷眼看蘿比諾辛苦地在翻箱倒櫃的民宅裏捉小拉達、阿柏蛇。飢餓的生物更加危險,有種豁命出去的兇殘,尾立他們一度想進屋內幫忙,被桑瑞茲惡狠狠的一句「誰進去就完了」給釘在原地。
  在人類與沼躍魚的多次分歧中,這回他們意外地都站在桑瑞茲那方。

  大概那些擾人的不速之客都是貼著地跑的,他看蘿比諾一隻一隻抱出來,交給其他人類,結果貌似不錯。
  桑瑞茲忽然難受起來。
  他不曉得他的難受是因為看蘿比諾冒著危險辛苦、還是蘿比諾最終有幫上忙。

  於是,這回他選擇跑遠遠的,眼不見為淨。

  或平行或交錯的線纜織成網。
  部分人類釋出會飛的寶可夢,遭圍捕的鳥群在破碎的天空聚散繚繞,飛行的痕跡彷彿水的波紋。
  像在風中變換方向的散沙,也像正奏著某種旋律。
  聽起來會是什麼?

  桑瑞茲知道蘿比諾正過來、從哪兒過來。他倆之間的感應很奇妙,無論距離再遠,都能知道對方所在、能找到對方,可當他們在一定範圍內,這種方向性會消失,只知道對方在,在身邊,卻得花點時間找。
  或許因為個體間必須存在距離,哪怕按他倆家鄉的說法,他們曾是同個靈魂。

  寶寶丁知道桑瑞茲在生氣,但為什麼生氣呢?
  生氣不好。她拿她心愛的小雨傘戳戳他,要他別生氣了。
  尾立耳朵抖了抖,用尾巴撐起軟蓬蓬的身體遠眺,回頭說:彩虹回來了。寶寶丁立刻拋棄愛生氣的沼躍魚,咚咚咚跑到尾立身邊期待地等人類出現。
  笑意在看見蘿比諾抱著粒蛋時凝結,像看到吉祥物摘下偶頭、露出張禿頂大叔的臉般震驚。
  她知道大夥兒會「再」將所有心力放在尚未孵化的蛋上,那個蛋會孵出一隻更幼小的寶寶跟她搶寵愛。
  寶寶丁覺得自己被背叛了!人類為什麼!要帶蛋呢!
  寶寶丁用力踱回到桑瑞茲身旁躺下,以表她和桑瑞茲同樣生氣的立場,只差桑瑞茲是仰躺、她是趴著。

  蘿比諾找到大家,就見一魚一丁並排躺著,曬夕陽。
  沉默半晌,壓不住氣的桑瑞茲先開口了,酸溜溜地問:這次有幫上忙嗎?
  「……」頓了頓,蘿比諾直接走到桑瑞茲的另一邊坐下。
   桑瑞茲翻身背對蘿比諾。
  「我捉到一隻波波,她好瘦好小,受了傷了,飛不起來,我把她交給保育員先生了。」
  桑瑞茲冷笑一聲。
  斟酌片刻,蘿比諾委婉地告訴桑瑞茲:「保育員先生有特地交代,要盡量溫柔對待他們,之後會將他們放養到適合的地方……那裏應該會比現在這更好。」
  桑瑞茲嘲諷地問:所以?這樣很好嗎?
  「……」
  桑瑞茲坐起來,橙橘色的眼睛透明得像在發光,他怒極反笑:我們應該感激人類留一塊地給我們?
  張了張口,蘿比諾說不出話,感覺誰攅住自己心臟,緊得發疼。桑瑞茲使用「我們」和「人類」這字眼,雖然過去他也曾用,對其他寶可夢介紹自己是「他的人類」或向自己解釋「對我們來說」,但這次,這番話重重劃了道線,將他們分在線的兩端。
  這個認知遠比桑瑞茲的提問要令蘿比諾難受。

  蘿比諾緘口不語,桑瑞茲卻沒有停止的打算。他繼續追問:因為先來後到的問題嗎?
  蘿比諾緩慢地搖搖頭。
  寶寶丁起初雖然生氣蘿比諾帶了粒蛋,可當桑瑞茲對蘿比諾發怒,她又開始害怕。她連忙爬起來,跑去向小木靈他們求救:她不生氣人類了,快叫桑瑞茲停下來。
  尾立抱起寶寶丁,寶寶丁臉埋在尾立毛絨絨的胸前,抽抽噎噎地哭起來。
  蓮葉童子他們都知道桑瑞茲在無理取鬧,也知道桑瑞茲憤怒的原因並非真正為了島上被奪走居所的寶可夢們,這不過是導火線。

  旅途所見那些習以為常的「關係」、人類有自覺或無自覺的侵略、特地放大的善意,積累下的心魔在目睹那些流離失所的寶可夢時被引爆。
  他是沼躍魚,沼躍魚是人類稱之為寶可夢的生物之一。同為「存在」的天秤上,寶可夢始終無法與人類對等。

  桑瑞茲想起之前在岩白鎮,人類開採化石的洞穴被龜腳腳們佔據為家,當時蘿比諾和舊夥伴也收到協助工程完成的委託,委託人請他們驅逐那些寶可夢。
  在蘿比諾提問「為什麼要用驅逐這字眼」,兩名工作人員在一旁討論「畢竟他們把這當家,意義不太一樣。」「這是我們花了大把時間和力氣辛苦開採出來的洞穴,他們坐享其成但因為他們是『弱勢』、是『寶可夢』所以體諒他們,這不是非常不公平嗎?」
  在桑瑞茲的堅持下,蘿比諾告訴他這段對話。

  以「桑瑞茲的角度」,他始終無法理解:
  人類需要那麼多嗎?
  人類需要家,需要生活品質,需要……

  他問蘿比諾:如果居住的土地不足供應原來的人類,為什麼不提升下寶貝球的機能,讓人類也住進去,把人類存進電腦裏?那裏面的世界不是很美好嗎?人類的科技辦得到的吧?
  就算人類辦得到,也不會做吧?因為不公平啊。

  蘿比諾,這不公平……可是,從來就沒有公平。

  桑瑞茲的聲音聽起來像要哭了,但他一直沒掉淚,說完這些話他起身離開。
  尾立抱著寶寶丁,與蓮葉童子跟著桑瑞茲離開,雷精靈和小木靈看著蘿比諾的側影猶豫了會兒,仍是跟上桑瑞茲的腳步。
  大概因為,沼躍魚看起來那麼膨脹、氣燄那麼囂張,其實一碰就碎吧?

  無論蘿比諾是否真的做過什麼,身為人類的蘿比諾就是既得利益者。
  所以對蘿比諾發火嗎?
  不對。
  他為什麼要對蘿比諾生氣呢?那是他的人類,是他的家人,他們共享一對父母,共享一個家,甚至曾共享一個靈魂。
  一切思緒纏成死結,桑瑞茲在混亂裏覺得自己十分糟糕,但無法回頭找蘿比諾和好,只能一直向前。

  聽不見他們的腳步聲了。

  蘿比諾失神地撫摸寶可夢蛋,這粒蛋相當溫暖,彷彿裏頭有熶小火苗正燃燒。
  是生命。
  生命那麼輕,又那麼沉。
  恍惚間蘿比諾記起菲比娜曾說「寶寶能透過蛋殼看見外面的世界」,於是低下頭,朝毫無反應的蛋露出開心的笑。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