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貓空

  趕在夕陽沒山前搭貓纜,過程的三十分鐘內看見了雲彩的漸變。

Photographed by Takümi

  一開始隔著模糊的玻璃看,肉眼和鏡頭記下的畫面,都蒙了層髒兮兮的灰,接著才先後發現車廂前後和車門上方的小窗開著。

Photographed by Takümi

  有幾個瞬間,在較薄的雲處透出光,琥珀般溫柔的酒黃色,搖晃的車廂內抓不到焦距錯失了,粉紅昏幕夾帶雲流,彷彿融化了的紅紋石,將所有思緒沖淡。

Photographed by Takümi

  我一直喜歡天空,無論何時何處,看天空都會讓我寧靜(比聽音樂吹風更有效一點點),「無論何時何處」,所以,縱使我認為這趟貓空之旅無聊至極,在看天空的過程裏浮躁的心情也跟隨天色一同沉澱。

Photographed by Takümi

  這幾天令我煩悶的原因大概是生活領域被侵犯加上查覺到某個平衡正瓦解吧。可以的話,真想再不在乎這世界一點,好好過日子、將心神凝在好的那方面、回饋好的能量出來,就好了。活得不久,也就算了。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