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毛衣

Takümi draws

  時隔太久,有點兒不記得當初想講啥。言而總之,那幾天技安妹(未經所有人同意擅自)將姊姊的孩子從高雄帶上臺北,每一天,每回我一坐到工作區,隔一會兒回頭一定會看見那小丫頭無聲無息地站在我背後,掛著Wednesday的恐怖微笑。

  「妳站那多久啦?!」
  「你在畫什麼啊!」

  接著跳針這段對話。雖然畫的並非什麼見不得光、或必須保密的東西,可是她這樣問呀……
  就很不想讓她知道我在畫啥。ˋ_ˊ(反骨)

  跟風畫了那件毛衣,這陣子在日本流行的童貞を殺すセーター。我忘記原本想說的話,也忘了為什麼跟風的心情,我極少跟風的,會跟的風向來只有「可以拿來創作」的題材,不跟那種「需要問答互動」的,不過,參加PMP後玩過一次問答。
  雖然想畫,雖然是出於想畫的心情去畫,但真正畫的時候,心裏一點波瀾也沒有,一絲絲波紋都沒有。
  啊,原本想說的話似乎很沒營養。
  比起胸腿的脂肪線條,更喜歡頸肩背足踝的骨感。大概是這樣吧。

  畫完後,我忽然開始思考蘿比諾的未來。起初預設這孩子是死亡結局,所以我沒去想過長大會變成什麼模樣(罩杯多大啦)、成為怎樣的大人、過怎樣的生活。
  腦海浮出的畫面,大多是坐在飄窗上、捧著咖啡凝視窗外雨景,這種恬靜而溫柔的生活片段,或者在異國的市集上,頂著大太陽和當地居民聊天的片段。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