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蘿比諾

Takümi draws

  女兒節應應景。
  雖說如此……

  我不覺得蘿比諾是我女兒。我也不覺得赤曦他們是我兒子,但兩者間的情感成分不同。
  所有角色內,只有小要被我當兒子,畢竟是從蛋孵化接著照料到大、一同成長的。老大他們則屬同住一個屋簷下的人,是一家人(有點兒現在多元成家的概念)。我對蘿比諾的情感一直很複雜,阿涼原本也是,或許因為他們是為企劃而生的角色。
  儘管都是自己所創,原創和企劃角色就是明顯偏斜的天平兩端。
  我對原創角色有著深刻到近乎病態的依賴和迷戀,不是親馬鹿式的廚(我始終沒辦法去廚自家角色),更像塊逆鱗,不容得被踩踏的。而企劃角色,則傾向一種「說書人事不關己地訴說故事」的狀態,可能有些情感投入,在描述時也會讓情節渲染、撩撥情緒,卻也僅只於此了。
  會喜歡這個角色,但不親。

  我偶爾得提醒自己為什麼把蘿比諾寫成女孩,檢討自己有沒有好好寫出一個女性角色。(就算蘿比諾是個精神無性)
  最近大概平淡故事寫多了,有一丁點兒想寫會讓自己心臟悸動的故事,那種帶著明亮的淺粉紅色的互動或交談。(矛盾)

  嘛,不過是一丁點兒的想。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