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桑瑞茲的夢

  桑瑞茲醒來的時候,蘿比諾仍睡得很沉,他難得比他的人類早起。
  水躍魚躡手躡腳溜出房間,輕輕關上門後,他歡快地衝下樓直奔廚房——褚莉肯定正在做早餐,褚莉的手藝差蒙坦可遠了,這意味今天的早餐沒以往好吃,但沒關係,桑瑞茲更愛他媽媽,這是個獨佔媽媽的好機會。
  可惜他腳還沒沾地,便被弗爾一把撈入懷裏。

  「嘿!桑早啊~今天這麼早起來啊?來吧我們來比一場~!」不具讀空氣技能(且難點高)的弗爾哈哈大笑著勒緊水躍魚,想和他的另一個孩子好好熱絡一番感情。
  桑瑞茲喜歡打架,但向來不喜歡陪弗爾打,這貨下手總不知輕重。他又推搡又扭動地掙扎,喀啦喀啦尖叫:啊啊啊放開我!滾!我不想玩!褚莉!!!
  水躍魚的皮膚滑潤,卻怎樣也逃不出弗爾粗壯的臂膀。

  「弗爾,桑說他不想玩,你放開他!」

  蘿比諾不知何時醒了,雙手抓著欄杆坐在樓梯扶手間隙,伸出外頭、牙籤似的兩條細腿晃呀晃。
  「噢!我的小蘿比諾也醒啦!哈哈哈來跟我抱一個~」看見蘿比諾,雙眼發光的弗爾立刻將桑瑞茲隨手一拋,桑瑞茲喀啦啦地在半空中畫了一道弧,撞上叔叔摩思柯的胸。

  「……
  「……

  桑瑞茲同蘿比諾一樣,對這個叔叔很敬重,絲毫不敢不規矩。他僵硬地讓摩思柯抱著,另一頭換蘿比諾尖叫掙扎:「啊啊啊放開我!褚莉——!」
  摩思柯將桑瑞茲放到地上,輕拍拍他的頭,桑瑞茲瞅著摩思柯倒退幾步,轉身就逃了,逃回外婆蒙坦身邊。

  外婆蒙坦正編織包包,蘿比諾已經有一個,桑瑞茲也想要屬於自己的。水躍魚貼著她的腳,撒嬌地喀啦喀啦叫:姆拿~
  蒙坦微微地笑,將桑瑞茲抱到自己膝上,說:「早啊,我的小太陽。」

  年邁的女人說的,既非人類語言,亦非水躍魚開罐似的喀啦喀啦,但桑瑞茲知道她使用的是「他們」的語言。這個「他們」的概念還很模糊,可桑瑞茲就是能讀懂這種語言,彷彿那些發音承載的訊息天生充盈在他的腦子內。
  他蹭蹭蒙坦後問:姆拿,為什麼妳會說和我一樣的話,蘿比諾他們都不會?因為他們很笨嗎?
  蒙坦緩慢地想了想,說:「因為啊,我有好好學習吧?」
  桑瑞茲又問:那蘿比諾能學嗎?
  蒙坦這次回答很快:「當然可以啊。」
  桑瑞茲滿意了,對他而言「能學」相當於「會」,他繼續用前額鑽外婆肚子、軟綿綿地撒嬌:姆拿,我想吃海藻糰子~

  中午過後,年邁的女人出門了,直到夜幕低垂仍沒回家。
  族長動員全村的人尋找,最終在潮浪半淹的礁石中找到了她。

  她摔了一跤。
  摔一跤其實沒什麼的,只是,她的年紀太大了。
  聽說蒙坦曾是村裏最傑出的戰士之一,桑瑞茲從來不相信。她看起來那麼瘦小、那麼弱,很強的話,為什麼摔一跤後就不能走了呢?

  那天之後,日子照常運轉,但有些東西悄悄在變化。
  蘿比諾不再做那些奇奇怪怪的鐵片玩意兒了,那些小傢伙忽然全人間蒸發,不曉得是被藏在哪或扔了?只剩一個據說是蘿比諾初戀的發條橡樹子孤伶伶地擺在窗邊。
  某天,在森林深處,桑瑞茲偷聽見蘿比諾對蒙坦的靈魂伴侶索尤說:「索尤,我以後大概不會當機械工程師了,對不起,沒辦法做給你一個和你一模一樣大的朋友。」
  泥偶巨人沒發出半點聲音,它雙手捧著小小的人類,宛如捧著易碎珍寶般慎而重之。
  蘿比諾趴在它微涼的掌心上,悶悶地說:「索尤,我想快點長大。」

  這番話令桑瑞茲受不小刺激。他從未曾想過未來要做什麼,日子就是安定地吃飽睡好,陪蘿比諾玩和吵架,在外面跟別家孩子玩和打架。
  而現在蘿比諾似乎確定了未來要做什麼,甚至說想要長大,這讓他覺得自己被蘿比諾甩在後頭,被背叛了。
  陌生的恐懼及焦慮不斷滋長,桑瑞茲慌張之中攥住一個念頭:那我也要長大。

  要長大。
  然後變強。

  桑瑞茲真正醒了過來,天尚未亮,大夥兒全浸在夢鄉。
  他坐起身子,低頭沉默。

  不知道為什麼,童年的某段時光在他的夢境內完整播放,而他還上帝視角地看到部分記憶中不存在的細節。

  沼躍魚轉頭看向身旁,蘿比諾背對著他,小小聲啜泣。
  桑瑞茲輕輕將蘿比諾搖醒,蘿比諾醒來後似乎仍有些迷糊,好半晌後才開口:「我夢到不好的東西。」
  桑瑞茲抱住蘿比諾,難得溫柔地說:沒事,沒事,只是夢。
  蘿比諾停了停,說:「我最近總做這個夢。」
  桑瑞茲沒問蘿比諾夢見什麼,只是拍著人類孩子的背,低聲哄:夢只是夢,別哭。

  蘿比諾又安靜片刻,雙手環住沼躍魚的背,同樣溫柔地說:「你也別哭。」
  桑瑞茲緊緊擁著蘿比諾,將臉埋入對方的頸窩。他無法再說話,只能點點頭。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