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ただいま

  樹蔭在太陽的傾斜之中漸漸消褪,傍晚的暑氣凋零大半,然而仍是熱,宇那木倉見脫掉外套掛在肘上,解了兩粒扣子,並鬆開勒頸的領帶。
  他剛結束一場面試,而他已經知道,幾天後會收到一封措詞委婉的拒絕信函。
  明明只是站在百貨公司內小小的移動攤位推銷冷凍水餃,為什麼做不好呢?

  「嗚……我真的,這麼沒用嗎……

  某戶庭院種的銀杏樹上聚滿麻雀,嘰嘰喳喳十分熱鬧,青年受聲音吸引停下腳步,其中一隻麻雀低頭,恰巧對上了他的眼,宇那木倉見的眼睛瞬間亮起來,熱情地招呼道:「下午好,麻雀さん~」

  「我剛面試回來,但是,我想我又失敗了……」愈說愈沮喪,語調摻入了委屈,青年身邊似乎浮出飄飄忽忽的暗色鬼火。
  不知是在練唱亦或開鳥民大會的麻雀對於庸碌的人類的煩惱並不感興趣,一陣勁風襲來,牠們霎時一轟而散,逆光的影猶如綻放的花火。
  寒蟬的鳴聲狂奏,宇那木倉見詫異地睜著眼,仰頭目送那些逐空遠去的麻雀。

  雲絮疏散,收斂的日光已經有了些秋天的韻味。

  青年靜靜看了半晌,繼續踏上回家的路,沒過多久他站在自家門前,門面曖昧地映照出他的模樣,一早特地梳理的頭髮、筆挺的西裝,現下全是一片狼狽。
  鑰匙插入鎖孔,轉開。

Takumi draws

  「我回來了。」

  他開口,聲音溫柔且輕,彷彿深怕驚擾了誰。
  但是,屋內無人回應,不會再有人給他回應。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