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倉見とスズメ その一

Takümi draws

  你偶爾會看見那個青年,同個時間、同個地點,坐在那兒餵麻雀。
  你路過時聽見他對麻雀說——

  「麻雀さん~如果,您去日本的話,能和日本的麻雀溝通嗎?」
  「麻雀的語言會有國籍之分嗎?」
  「日本是我的故鄉,現在那裏非——常的熱呢!當然這裏也很熱就是了……
  「這樣的天氣,工作時仍得穿狩衣,真的很可怕呢……我這一身就有四件了……
  「但是!鏘~」他亮出繫在腰上的紅色吊飾,「這個吊飾,聽說戴上以後穿再多都不會熱!我在小鎮的某間商店裏買的,真的呢~!」
  「好厲害~是怎麼做到的呢?可是,戴上這個,就算穿四件工作也完全沒問題了!」
  「麻雀さん,麵包好吃嗎?」
  「這個,今天在鎮上散步時聞到好香的味道,就買了一個!咦?我買的這是什麼麵包呢……」他想了想,再想了想,想了又想,「嗚……我忘記了……」小小地沮喪幾秒,「但是!裏面有馬鈴薯有大塊乳酪……就叫馬鈴薯乳酪麵包吧~」
  「剛出爐的麵包真的好好吃喔……現在冷了也好吃!聽說是世界級名廚做的,好厲害!表皮很有嚼勁,可是裏面卻非常鬆軟呢~我比較喜歡有幾個地方酥酥甜甜的,麻雀さん也喜歡嗎?」
  「麻雀さん~我們把酥酥的地方分著吃吧!」
  「我記得,好像也有賣手工餅乾……下次我帶手工餅乾過來好不好?」

  麻雀只顧著吃麵包屑,完全沒理會這人類的一堆廢話。

  ※

  和小系穰一起餵麻雀: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