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出山

  寶寶丁已經在樓下波丁波丁地催促好幾聲了,桑瑞茲仍沒放過蘿比諾,繞著他的人類一個勁兒碎碎唸不斷。
  烏波庫拉米搖搖晃晃地走向房間,從敞開的木門後方探出腦袋,恰巧聽見沼躍魚嚴肅地喀囉喀囉說道:還是把弓帶上——

  蘿比諾停下收東西的動作,有些為難地說:「在那裏背著那麼大一把弓,是很招搖的。」
  桑瑞茲有些抓狂地說:武器啊——!防身啊——
  蘿比諾試圖和桑瑞茲進行理性溝通:「那樣算是攜帶危險物品,會給九世先生添困擾的,而且也會嚇到其他人,你知道的,城市人的心都是很纖細的。」

  這已經是他倆針對「帶不帶弓」此事第二十九次討論未果,桑瑞茲煩躁地在旁邊來回打轉,最後抓緊自己的頭用力咆嘯一聲——而一樓正要發出第一百一十一次催促的寶寶丁,只「波」一聲,就被這突來的吼叫嚇得打了個小小的嗝。

  蘿比諾眨眨眼,提議道:「你這麼擔心,其實你可以和我們一起去的。」
  桑瑞茲憤憤地回:我很閒嗎——?!我現在事多著好嗎——
  蘿比諾頗為無辜地心想「我也沒有很閒呀」,溫柔地說:「我沒有和你分開那麼遠過,雖然冬天前會回來,但也不知道實際會去多久……我會想你。」
  桑瑞茲的氣燄頓時消了,他紅著臉別開頭,蘿比諾牽起了沼躍魚的手將他拉近自己,「桑,和我一起去?」

  桑瑞茲凝視蘿比諾的眼,那雙眼像覆蓋了薄薄一層苔蘚的古老樹木,褐中帶綠,他反思覆量許久後認真回答:「不行。」
  蘿比諾並不介意他的拒絕,笑了笑說:「那別擔心我一個人,好嗎?寶寶丁和卡烏納茲和庫拉米都在呢。」
  桑瑞茲仍有些不服氣,撇開臉小小聲抱怨著:帶著三個崽子不是更麻煩……

  蘿比諾笑嘻嘻地捧住桑瑞茲的臉,額頭貼著他的額頭:「無論你在哪,過得好或不好,我都會知道。」
  桑瑞茲沉默半晌,回捧住蘿比諾的雙頰,低聲回應道:我也是。

  然後,他們交換了一個只屬於家人之間的親吻。

  一吻結束後,桑瑞茲塞了一捲紙到蘿比諾手上。
  「這是……?」蘿比諾愣了愣,攤開紙看,紙上畫著小圖,各種食物的小圖,落落長的一張,蘿比諾立刻意會過來,「你要我帶回來?」
  桑瑞茲板著一張臉點點頭。
  「百萬電龍大福?那我得跑到滝雲鎮去。」
  桑瑞茲喀囉喀囉吆喝道:出門玩帶伴手禮回來不是基本常識嗎?這點做人類的道理都不懂!
  可我們不是去玩的,也沒要跑那麼遠。蘿比諾無奈地想著,將桑瑞茲的(自用)伴手禮清單收入手帳本裏。

  寶寶丁終於等到人類下樓,迫不及待地撐起她的小花傘蹦躂出去,烏波庫拉米慌慌張張追上,火斑喵卡烏納茲則停在蘿比諾腳邊,同蘿比諾一樣抬頭看向二樓的沼躍魚。

  「我們出發囉。」
  快去快回。站在二樓的桑瑞茲一臉嚴肅,語氣卻依依不捨地說。

  ※

Takümi draws

T A K Ü M I

2 則留言:

  1. 蘿比諾居然頭髮剪了?!。_0
    你怎麼突然想開了?
    不過短髮的她有另一番朝氣的感覺,很可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本預定的收尾裏,外婆過世後就把頭髮剪了,只是那段時間我外婆身體狀況不穩定,就一直沒寫這劇情,直到現在還是有點牴觸去寫……XD
        謝謝老大!畢竟開始會朝女孩子的模樣長大呢~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