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水の下で

Takümi draws

  走在無人的街上,若有人從後方喊名字或拍肩膀,不要回頭,因為靈魂的火會熄——這個說法很常聽到,版本比較模糊,說的是人身上有三把火,分別落在額心和左右肩上,火熄滅了魂便會被鬼勾走;另個版本比較明確,說的是人的額心和左右雙肩各燃著一盞燈(或蠟燭),那是陽火、或象徵靈魂的火焰,當火熄滅時,身體便會被鬼魂占據。
  身為一枚無信仰的泛神論者,我覺得,如果超自然現象真的存在,儘管不同時代及不同地域文化解讀的面貌都不同,但本質上應該要一樣的,而這個想法我也套用在我創作的各個世界觀內——比方說:蘿比諾一族的信仰中,並沒有三魂七魄的說法,每個人都是大地母親從自身分離出的一抹意識,而後那抹意識再一分為二,分別注入人類的軀體和另個生物的軀體,他們是靈魂伴侶,同日生,同日死,死亡時靈魂會再回歸大地的母親。由於靈魂的位置在額頭,剛出生的嬰兒只有半魂,魂體脆弱且不穩,所以會畫倒三角的紅色印記來鎮魂——類似這樣,在「靈魂的位置上」很接近的設定。
  雖然倉見是日本人,我仍用了中國三魂七魄加上三把火的說法(日本神道也有對靈魂的觀點),小時候掉進水裏那次,有隻手在他的肩上抓,抓的就是他的靈魂,沒抓全,只抓了部分,但現在的倉見就是魂魄不全的狀態,也或多或少影響了他像個孩子般的表現。

  被奪走的靈魂碎片依然在水底,緩慢地長大著,倉見常常覺得自己還沉在水中,其實不是錯覺。

Takümi draws

  但比起上面那張,我更喜歡這張,沒特別理由,只是有金魚。
  我喜歡小金魚,而畫小金魚的喜歡比對小金魚本身的喜歡再多一些,我對於偏好的元素,總是一直地、反覆地使用,這樣看來,我一直沒有突破自己,總是放任自己在舒適圈裏做自己開心的事。

  這樣很難成長呢……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