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札|元旦紀行

Photographed by Takümi

  跨年的溫度,永遠只在跨年那一瞬最高,短暫熱絡地發訊息道賀後,一覺醒來,又凝結回日常,如煙花易冷。
  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沒有特別想見的人,沒有特別想買的東西,只想靜靜地做交接、補手帳、將未完成的坑重新填入今年的待辦清單內,動手執行,但還是得出門呀……若要問理由,唯一理由只有今天是元旦,元旦要外出。

  由於是偏執的人,非常注重儀式感,在中二症狀沒受半點制約前,會特別遵循心中的儀式感,只是現在細細體會,或許我並不是那麼喜歡「儀式感」本身。
  忽然想起以前寫紙醉和影凜的情人節,有關於儀式感的描述,後來在文件夾內找到了。

  那些的行為背後,不見得有特殊的意義或者動機。
  然而,日復一日……
  他們不知道那樣做所隱含的意涵,卻機械似的執行那些動作。
  無法理解情感,只是讓自己活得像是活著。

  接著想起初次見到妖精,貓郵差說:「它是儀式,雖然背後沒有意義,不過你們人類一直都喜歡儀式不是嗎?」

  對紙醉的思念像給自己的心扎了個孔,好多好多東西流了進來,它們一直都在,穩穩妥妥地回到自己原本該待的地方。
  而現在的我複製過去的行為,既不存在喜歡,也不存在討厭,只是一再再重複刻鑿我自己,但也已經不是原樣,回頭看以前的網誌,會覺得哪裏想得太淺薄、圖樣圖森破,覺得哪裏的情緒太張揚浮誇,一直一直,都在微微修整。
  更喜歡現在的自己一點,大概是有所成長的吧?比起痛毆過去的自己,反而能感到過去的自己給現在的自己填補了猛衝的勇氣,這點大概也是一個成長吧?

  天氣很糟,空氣很不好,於是就近爬了後山當今年的元旦紀行。選了從未走過的路一路向上,但光顧著和自己對話而忘了記路,下山時差點迷路。

  上山的路有一大段很不好走,是狹窄的泥石路,有兩位老先生正下山,我停下來等他們先過,他們經過我時,其中一位老先生笑著說:「妳那麼早就讓我們會害我們覺得很歹勢內!」
  我說:「不會不會!請慢慢走!」
  之後才想,若害對方感到壓力加快腳步反而摔了怎麼辦?
  認知中的好意未必會導致好的結果,雖然知道,還是小小地反省自己。怕惹麻煩也討厭給人添麻煩的個性近年膨脹成極端,變得縮頭縮尾的,現在也不想再讓這思慮絆住自己了。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