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書き|七年間

Takümi draws

  記得曾經做過十年回顧,只是無論整理出的圖片或篇幅,電腦部落格都找不到……
  印象中是2001-2010,應該是搬到這裏以前的事了,這回做了七年回顧,2011-2017。

  唔啊啊……好懷念喔。比起檢閱自己繪畫上的演變及進步,注意力完全被那幾個傢伙吸走了。通常創作者與角色的關係大多形若親子,畢竟其間存在著產出和誕生,但就我個人而言,角色的定位是「同居在一個屋簷下的人」。
  從老大,到小要,到赤他們,每一個人都在,即使我的注意力放到別處,他們仍舊在這,一直一直在這,繼續過自己的日子,等我與他們再接觸時會感到陌生,因為他們也會被時間淘洗、成長(雖然有那麼幾位死性不改),如同現實裏久未連絡的人情感會生疏,這很正常。
  也是在這場回顧裏,開始想念紙醉。2011年的圖是一代目的若亡,自殺前向小要告別。
  一代目的若亡自殺後,轉生出錯才有了現在二代目的紙醉,相關篇幅是“Last train HOME”,2008年3月構想了劇情,2009年完成文字,2011年補上圖。
  紙醉的主軸是「我是什麼?我是真的嗎?」,我漫長的中二歲月,實在好喜歡探討存在、真實、虛無喔……
  那時候的創作型態是半觀察日記,日子一天天過,真正構築的故事被撕去的日曆一張張覆蓋,一再拖延,拖了那麼那麼久,現在回顧過去只覺得幼稚,看見許多不足,但由於是真實發生過的,基本上不想做修改,希望盡量保留原始版本。
  該調整和有所成長的是現在吧?
  我仍活著,所以他們的故事不會斷,想要完成這些故事,必須完成這些故事。

  啊,扯遠了,說回這七年間的回顧吧。
  比起畫人,更喜歡畫場景和小物(還有非人的生物),只是相對擅長畫人,人物圖就多了。
  2010年從別人那得到極陽春版的SAI(橡皮擦沒有筆壓、無法安裝或自製筆刷),得以直接在電腦上畫線稿並上色,直至今日,畫畫會用到的軟體只有SAI和PS。
  2012年開始有意識地減少使用筆刷,部分原因在夏蟬裏提過,但最主要是我自己不喜歡,理由相當幼稚——我覺得大量使用筆刷,就不是我畫的了——幼稚且矛盾,但這樣排斥的心情始終都在,儘管現在照樣會用筆刷,偷懶的時候會抹一下筆刷,完稿後一般會陷入沮喪,覺得:為什麼沒辦法靠自己畫?如果是手繪的話,根本就沒辦法依賴筆刷了,為什麼自己做不到呢?
  創作內容要是自己想的、完全由自己做出來的——強烈的偏執形成囹圄,然而它偏偏是我的舒適圈,我只想窩在一個與人保持距離的角落,不主動去看,不主動去接觸,知道要改變,倒不是感到寂寞,只是「知道」自己得改變,然後做出改變。(這部分我一直到PMP中後期才做到一點點)
  畫風的定型是在2013年,2014年穩固,上色方式和偏好用色始終如一,線稿也在踩著過去的自己鋪成的路上微微成熟了,一點。

  啊啊,除了成為一個溫柔的人,也想成為一個心胸寬敞的人。

T A K Ü M I

2 則留言:

  1. 總覺得我漏看了好幾張的感覺0.0....
    不過七年間有這樣的進步,我覺得你很厲害哦(ゝ∀・)b
    請受我一拜~

    既然不希望過多使用筆刷,不如試著把它的功能往畫龍點睛的方向去進行吧!
    這麼一來創作的多數面積還是你的功夫呀,也許時間久了就能創造出自己的筆刷啦,別太苛刻自己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老大仔請別……!(華麗地下跪滑行到老大跟前)
        謝、謝謝老大,七年的時間其實挺長的,可以把小一生搓成一個國一生呢。這段時間,是在老大的見證下慢慢、慢慢前進,以後也請老大繼續指教我喔。Q///Q
        PS. 2015的兩張分別放在這裏的風物詩第二篇和舊篇幅放置處的第……忘了,總之很前面。
        PS. 2 2017那張我還沒在這邊放出來……但是舊圖上色,大概10月畫的草稿吧……

        嗯!我會調整心態和實際操作的,最理想的狀態大概是極少用或除了自製的筆刷外都不用擴充筆刷吧~我的執念唷……(加水沖淡)
        會努力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