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Ⅱ|錶


  佇立在電器行外好一會兒後,蘿比諾垂下腦袋,頗苦惱地嘆了口氣。
  「……唔唔,通訊器不便宜呀……
  光潔明亮的玻璃櫥窗內擺置了各樣新式通訊器,有打造成手錶型態的、戒指型態的、耳機麥克風型態的,每個設計做工都十分高級,充滿未來科技感,價格也很不親切。
  看起來就像電影裏那些特務使用的聯絡工具似的。蘿比諾暗暗想著。
  然而,儘管面對帥氣的通訊器不免感到憧憬和心動,最終蘿比諾進去只挑了隻早已停產的舊款摺疊機。

  步出店鋪,蘿比諾特意駐足再看了看那些放在店面的展示品一眼。
  「手錶…………
  一瞬之間,蘿比諾忽然想起來了,小木靈曾在某段時間內一直關注著手錶,大夥兒一起逛街,一旦路經賣鐘錶的店家或攤販,小木靈便會稍微停下、靜悄悄地打量上幾眼。

  小木靈想要一隻錶嗎?小木靈喜歡手錶嗎?

  人類的孩子買了兩盒點心,打算回去分給幾個小傢伙以及尾立一家。結帳時,這些問題仍泛浮在心頭上。
  冬日天色暗得快,黑色的水泥房黑色的影,不消多時霞暮市便被夜晚的深沉切割成碎塊,而後街燈不緊不慢地掐著點上工,一盞接一盞點亮,燃起一片光怪陸離的燈景。
  離開霞暮市前,蘿比諾有意無意地繞到印象中賣錶的地方,站在外頭凝視展示架上的錶。極簡大氣的男錶、優雅溫婉的女錶、數位錶、精緻複雜的手工錶,在多重角度的打光下錶面與錶框都閃閃發亮,彷彿綴了星輝。

  記得,小木靈關注的,是做了好幾層的手工錶,那種看得見裏頭結構和零件、還鑲上其它儀器的錶,而這個展示櫃內相似的錶只有一隻,做了部分鏤空顯露相交的齒輪,以及有一個小小的、無單位刻度的儀表,不曉得是純粹裝飾亦或計量什麼。
  「好漂亮——這是怎麼做出來的?好厲害……」單單看著,蘿比諾就有些興奮起來,因為蘿比諾一直喜歡金屬和機械。
  旁邊傳來了輕輕的鈴鐺響,鐘錶店店員推開門探出半個身子,笑著問:「有沒有看到什麼中意的呢?要不要進來看看?裏面有更多款式喔!」
  愣了下,蘿比諾笑著老實回答:「不好意思,我只是看一下下。」
  掛著商業式微笑的店員一臉「我完全明白」地點點頭,蹭溜溜地縮回店裏了,蘿比諾沒再多留,轉身朝古樹森林的方向前進。

  ※

  尾立窸窸窣窣地走向蘿比諾他們搭建的帳篷,拖地的長尾巴抹掉了自己在雪上踏出的足印。
  蘿比諾一夥的帳篷外堆了大大小小的雪人,都醜得非常標新立異,卻又神奇地能讓人辨認哪位是哪位,有的全身有的半身有的只做了一粒頭,尾立站在自己的等身雪尾立前明媚憂傷地端詳了下,望向亮著光的帳篷,寶寶丁、庫拉米、卡烏納茲、謎擬Q被放大的影子搖來晃去。
  蘿比諾不在裏面。
  尾立在附近兜轉了一圈,在某棵樹上找到了人類的孩子。尾立靠近帳篷時蘿比諾便注意到他了,一聲不吭地等待他發現自己,視線對上後,語氣愉快地招呼道:「晚上好~要上來嗎?」
  站在樹下的尾立點點頭,胖胖的雙手縮在胸前,似乎拿著什麼,於是蘿比諾向他伸出手,輕輕鬆鬆將尾胖球拉上樹,並分出大半位置讓他坐。

  尾立將手舉到蘿比諾面前,掌心上是今天蘿比諾從隔壁城市買回來的小派餅。
  蘿比諾眨眨眼,有些訝異地說:「你還沒吃啊?」
  尾立又點點頭,他知道蘿比諾不會替自己留一份,於是帶了自己的過來。胖呼呼的手小心翼翼地將小派餅掰撕成兩半,一半遞給了蘿比諾。

  一半,各自一半。
  蘿比諾笑嘻嘻地接下來,「謝謝!」
  尾立很開心,過去這種「分你一半」的事幾乎是理所當然般只存在於人類和沼躍魚之間。

  兩個孩子手臂貼著手臂緊靠一塊兒,蘿比諾用斗篷蓋住他們倆,雪很早以前就停下了,月光在雪地上流淌,盈溢一片靜默的銀白。
  蘿比諾的目光落得很遠,彷彿要穿越黑夜,張口說:「如果能一直直直地走,走下去,那裏就是我的家,桑在那裏,小木靈、蓮葉童子也在那裏。」
  尾立跟著遠眺,蓊鬱的森林背後有群山連脈,再有溝壑,自然不可能「直直」穿越的。
  蘿比諾單手把玩著新買的通訊器——儘管是被淘汰的機種,配備的是彩色螢幕,還內建小遊戲呢——菲比娜的聯絡號碼已經輸入進去了,打了族長家的電話仍然不通,但和族長談過之後蘿比諾不再為電話不通這件事感到害怕。

  「吶,尾立,不知道你以前有沒有注意到……小木靈他是不是想買手錶?」
  提及關鍵字「小木靈」和「手錶」,尾立的耳朵頓時豎立起來,毛也小小炸開了,這些反應自然躲不過蘿比諾。
  「這樣子啊,你也注意到了嗎?」
  「今天,我不是去霞暮市買通訊器嗎?現在的通訊器還有做成手錶的樣子呢!然後我就忽然想到這件事了。」收好摺疊機,蘿比諾調整下姿勢,將脖子都縮進斗篷中,「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小木靈這麼想要一個東西呢……
  只是,一直到他們離開了托雷納,小木靈始終沒買下那隻錶,而如今小木靈接替了索尤成為新一任山神,他再也無法離開大山了。

  無論桑瑞茲、寶寶丁、尾立、雷精靈,大家各自的情感或張揚、或含蓄、或稀薄,然而「是」與「否」的分劃卻很清晰。小木靈的心情總是撲朔曖昧,卻又不像蓮葉童子那般是真正的毫無所謂。
  小木靈只是擅長隱藏,藉大家都聽不見他聲音這點模糊掉自己的心意。
  外婆蒙坦的靈魂伴侶索尤——前任山神,和小木靈的狀況一模一樣,發出的聲音無法被大家接收到,於是蘿比諾總不自覺用力去捕捉他們開口的時機。
  即便聽不見,仍努力要讓對方知道「有人在聽」。
  大約也是特別留心小木靈的關係,蘿比諾才能發現這件事。

  「來托雷納之前,桑要我帶很多東西回去,寶寶丁和庫拉米他們想要什麼我也看得出來,蓮葉童子的話,大概送什麼都可以,可是我一直不確定能帶給小木靈什麼,難得都下山一趟了……
  「……
  「尾立,你覺得,我送他手錶好不好?他會開心嗎?」
  「……

  尾立當然有注意到小木靈相中了一隻錶,甚至他還知道小木靈「為什麼」想買下那隻錶,為此尾立現在的心情格外複雜,他不知道該如何對蘿比諾解釋、應不應該解釋、更無法肯定小木靈真收到手錶後會不會開心。
  手錶象徵時間,小木靈是打算送那隻錶告白的,而且他知道蘿比諾一定會喜歡手錶這樣精密的機械製品,可蘿比諾卻是以為小木靈自己喜歡才打算贈他手錶。
  該怎麼幫助自己的好兄弟呢?尾立萬分苦惱,覺得自己開始掉毛。

  蘿比諾想起了去年的挖礦大會,大家各自揚言要找尋的寶物:封印小精靈的瓶子、龍族珍藏的金庫、喚醒地底王國的鑰匙——最後,這些只存在於書中的東西他們誰也沒找到,直到海爾默送給他們一箱金幣和一枚戒指。
  戒指不可能是什麼喚醒地底王國的鑰匙,但收到戒指的小木靈非常開心的樣子。
  托雷納巡禮結束後,蘿比諾難得違背了桑瑞茲的指示換了一枚款式相近的戒指送小木靈,但蘿比諾也注意到小木靈收到戒指的反應和收海爾默戒指時不一樣。
  沒有「那麼」開心,似乎還摻了點其它情緒在裏面。
  另外……

  「一隻手錶也要很多很多很多錢呢……」蘿比諾忍不住又嘆了口氣。
  既然選擇繼續留在托雷納,那就必須考慮春天之前的生計問題。原本的旅費撐過秋天應該綽綽有餘,但邁入野外食物匱乏的冬,經濟拮据的問題就浮現出來了。
  為了能和菲比娜保持連絡,不讓她擔心,以及有狀況隨時能通知九世先生,通訊器不得不買。
  生活開銷,這大概也是,屬於大人的煩惱吧?

  沉默半晌,蘿比諾聳聳肩,無奈地笑著說:「我再想幾天吧~」
  沒能想出該怎麼處理這情況的尾立連忙從善如流地點頭陪是。

  這件事便這樣不了了之,直到兩個月後——

  揣著懷錶的陌生尾立已經跑得好遠好遠,蘿比諾目送著豆丁似的小小背影。
  她在趕什麼呢?
  她的表情好認真。

  盯著雪地上一排痕跡,蘿比諾忽然輕輕笑出聲來。

  蘿比諾決定,要買手錶送給小木靈。
  首先,得賺錢才可以呢!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