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團圓(待整理)

Takümi菲比娜中之對話接龍

攙扶著受傷的研究人員,依對方指示繼續朝遺跡深處走,到處都是忙碌的人和傷患,激烈的戰鬥痕跡說明此處才是衝突爆發的第一現場。
「請再撐一下下,就快到了。」
研究人員抱著奪還的珍貴隕石,點點頭。


「沒問題的,前面不遠就是醫療集中處了喔。」一邊跟在巨金怪身旁小跑著一邊與冰冷金屬背上的研究人員打氣,遺跡內雖空曠但入口因各區傷患和醫護人員來回奔波而顯得些許擁擠,移動過程中菲比娜專注力一直放在受了傷的研究人員身上,一個沒注意便與旁人擦肩碰撞。

「啊、抱歉,您沒事吧?啊啦……。」尚未察覺身邊人正面臉孔先下意識的道了歉,待對方回過身才發現那頭烏黑蓬鬆的秀髮。


「啊……」被撞的瞬間重心忍不住朝研究人員身上倒,但很快就拉回來了,不怎麼在意地看向撞自己的人,下一秒立刻開心地喊道:「蝴蝶姊姊!




「小蘿比……,妳也在這裡呀,妳的頭髮剪短了呢。」抬起手小幅度的揮了揮打招呼,看上去眼前女孩和上次見面不太一樣,並不是只有髮型或打扮,似乎更多了點成熟。
「妳身旁那位還好嗎?鐵玄這邊還可以坐一個人的,不介意的話……。」 巨金怪上頭的傷患稍微互相靠攏一些,輕輕微笑看著蘿比諾攙扶著的身穿白袍研究員。
很想晃動四肢來表示看到熟人的喜悅,但擔心人類摔下來而改成拼命眨眼睛。



「噢!沒關係的。」調整了下姿勢後,小小的身子重新將稍微滑落的成年研究員扛起來,「嘿~!好了!」
穿著白袍的先生 (bzzz)
紅黑:低頭裝死不想讓同僚看見自己的臉。
藍綠:臉紅到脖子。



「就在前面了,啊……人好多的樣子,蝴蝶姊姊,我們趕快過去吧!」



「好的,小蘿比好厲害呢。」 一邊彎腰查看和少女搭肩的研究員,一邊跟隨巨金怪快走到目的地。
鐵玄身上的2位研究員 (bzzz)
紅黑:假裝沒發現互相對視聳聳肩。
藍綠:壓著傷口努力不笑出聲音。
「好多人……。」雖然不至於致命,但誰都明白這不是一件笑笑就過的事,她在心中記下襲擊大家想搶走隕石的那群可疑人士衣服上奇怪的標誌。
「鐵玄辛苦了,謝謝你喔。來,小心,在這裡就安全了。」拍拍光滑冰冷的身軀,伸手緊抓從金屬背上下來的兩位女士,扶著她們到等待區坐下。
「那邊有些繃帶和消毒水,我去哪一些過來,拜託小蘿比在這邊陪他們了。」隨即往救助站跑去。
很開心幫到忙,繞著研究人員和蘿比諾轉呀轉,地面轟隆隆的發出深沉震動聲。



「好~」笑嘻嘻地答覆道。目送菲比娜離開的背影一會兒後,跟著繞呀繞的巨金怪轉了一圈,抓準時機撲上去抱住對方,身子半趴在又大又冰冷的金屬面上。
「嘿嘿,好久不見~」



很高興少女回覆了自己的激動,旋轉著巨大身軀像遊樂園裡的咖啡杯似的。
「我回來……啊,鐵玄小心別讓小蘿比飛出去喔。」一邊悄悄笑出聲一邊替傷患清洗傷口並且做簡單的包紮。
「好了,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待會醫療人員會再過來一趟的。」
「沒想到會在這裡和小蘿比碰面呢,」確認傷患都沒什麼大礙後菲比娜走向黑髮少女正式寒暄起來,「上次見面似乎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妳的頭髮短了,而我的頭髮都長了。」



「蝴蝶姐姐~」從旋轉中的巨金怪身上跳下來,改而給菲比娜一個大大的擁抱,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嗯~是褚莉,就是我媽媽幫我剪的,適合嗎?看起來會很奇怪嗎?」



「妳的母親叫禇莉?很好聽的名字。」點點頭稍微俯視看著懷中的女孩,伸手觸碰那柔軟蓬鬆的髮絲,不知道是不是頭髮少了的關係,似乎身高比例變 (bzzz) 了, 「很好看喔,有清爽俐落又成熟了一些的感覺。」
紅黑:高
藍綠:矮
「哎呀,這麼說……,小蘿比有回家一趟嗎?」



被誇獎了。開心又不好意思地笑起來,桑瑞茲那些挑剔和嫌棄完全碎成渣渣再被一陣風吹跑沒了。
「嗯~我家那裏,冬天結束後有很重要很重要的慶典,一定得回去。」
「我大概十月又跑過來了~可是桑待在家裏,我有問他要不要一起來,但他說他有正事要忙……」
停了停,看著忙於善後的人和寶可夢,以及這塊地的一片狼藉。
「桑在這邊的話,一定會很生氣很生氣吧。」



「這樣啊……桑是留下來保護大家了吧。」用心聽著點了點頭, 注意到女孩最後一句話語裡內容,抬頭望向那片凌亂。
「人類是種自私的生物呢,雖然有壞人也會有好人……。桑生氣的原因是什麼呢?」



「唔……桑生氣的事情很多很多……」認真地回想著,邊思考邊說:「桑一直覺得不公平,也不明白這裏的人為什麼要的那麼那麼多……」
輕輕笑了下,「桑他很貪吃,可是,吃不下的東西他就不再要了。」



「桑是我的兄弟,我的就是他的,可是,這邊的人和寶可夢的關係並不是這樣的。」
「如果是自己辦不到的事情,那就『拜託』對方幫忙吧~喜歡、想認識對方的話,不好好交流互動,也沒辦法建立關係的。」
「我遇過很多很多好人,大家都很愛護ˊ珍惜寶可夢,可是桑認為,這些是理所當然的,好好對待另一個個體,本來就是應該的。」



停頓半晌,接續著說:「我的話……如果有一天,我遇見一個陌生人,我會對他好,可以分出我的食物~他願意吃我的食物,那我們就是朋友了!我可以為朋友做很多事情~但到最後,我沒辦法和每個人都當朋友,我也沒辦法和每個寶可夢都當朋友,但我還是會對他們好,這是應該的。」
「這樣說會不會奇怪呢……」不好意思地抓抓自己頭髮,「大概是……我家的習俗和這裏不一樣吧……」



「不會的,一點也不奇怪喔。」女子聽完輕輕搖搖頭,「或許人類是意外脆弱卻喜歡欺騙自己的生物,一個人很難生活下來,也因為這樣會互相給予協助或情感來建立起關係,以前不一定是有所需求才對他人示好,但現在人們顧慮的多,要求也更多樣化。」
「人類很容易不滿足,很容易害怕、很在意輸贏,也許一開始只是為了進步,慢慢的變成利益、名譽、優越感,當目標逐漸不再單純覺得自己是最高大的存在時便開始偏離軌道。」



「人類即使站在生物頂端也該向寶可夢和大自然學習和反省的……。」無奈的笑了,身為人類卻時常發覺夥伴們比人更懂得感恩回饋時都不自覺有些慚愧。
「我想小蘿比的家鄉是個非常懂得互相包容互相尊重的地方,雖然我並不知道它在哪裡,不過若有機會我肯定想去那熱情充滿人情味的地方看看。妳知道嗎?每次看到妳和夥伴在一起的時候,我都覺得妳們是互相平等的存在。」
「我很喜歡那樣的關係。」



菲比娜的話,蘿比諾知道那就是桑瑞茲和自己需要的答案,雖然有些詞彙自己無法理解,例如利益、名譽、優越感,仍是仔細地把他們都記下來。
「等冬天過後,春天、夏天、秋天,再請蝴蝶姊姊去我家玩好不好~」



「可以去嗎?」對於少女清脆爽朗的提問,隨方才自己應答縹緲而去的眼神重新對焦回蘿比諾身上,「好開心……,也許這會是我第一次到別人家作客呢。」
「真期待那天到來,不知道桑會是什麼反應呢。」 白皙手背輕掩嘴角上揚的弧度,忽然想起一個疑問而稍稍抬眉。
「桑沒有來的話,小蘿比是一個人嗎?住的地方在哪裡呢?」明知道不太可能在附近還是左右來回張望找了找,下意識像個嘮叨長輩替孩子顧慮起了安全。



「桑?桑……桑一定會嚇一大跳~」對於蝴蝶姊姊會到自己家作客這件事,感到期待又興奮。
「噢!我和卡烏納茲、庫拉米和寶寶丁一起來的~卡烏納茲是一隻火斑喵,庫拉米是去年在綠色房間裏孵出來的烏波,蝴蝶姊姊還記得他嗎?然後寶寶丁就是寶寶丁~」



「原本只有我和卡烏納茲要來找尾立的,可是寶寶丁和庫拉米都想跟……」雙手環胸,微微歪著頭,顯得很沒辦法的模樣,「我們在路上遇到一位謎擬Q,現在他和我們一起旅行,然後還有一位直衝熊爸爸,他的寶寶不見了,也跟著我們一邊走一邊找……」
「我幫忙研究員先生調查附近地形的時候,遇到一個很像星星的寶可夢,因為他,我才過來的,我有請他叫卡烏納茲把寶寶丁他們帶回帳篷等我。」



「……」頓了頓,情緒有些收斂起來,「蝴蝶姊姊……弄傷研究員先生的人,和我以前看到的盜獵者不一樣,他們不是盜獵者嗎?」



而此時應該待在帳篷裏的寶寶丁幾隻——
(bzzz)
紅:在不遠處,探出頭來偷看~(這邊怎麼那麼多人呀)
藍:來來往往的人和寶可夢間穿梭,到處看熱鬧。
綠:發現蘿比諾和菲比娜,直直跑過來。
黑:不小心絆倒了搬運急救物品的人,釀成一片混亂。



「小烏波,當然記得喔,和撫子那時還搶著要餵寶寶呢。你們是來看尾立的……,原來那孩子回去自己的家了啊。」點點頭,腦海中開始浮現一個個少女提起的寶可夢身影,輪到火斑喵時卻沒有畫面,是沒見過也沒聽過的寶可夢。
「一路上小蘿比遇到了許多孩子呢,希望直衝熊爸爸能順利找到他的孩子……。」一時沒想起身邊有個類似狀況的存在,單純替女孩熱鬧的邂逅感到高興和為此祝福,當少女提到這次引起事件開端的可疑人士時,菲比娜思索了片刻。



「盜獵者是不顧生態和倫理隨意濫捕或殺害寶可夢賺取利益的人,但這些人似乎是為了別的事情呢……,」偏頭思忖推測了一下,「之前也有看到穿著這樣服裝的人不曉得在收集什麼,像這次隕石的話,也許是能量之類的呢。」常在電視或書上看見隕石有特殊能量是地球上所沒有的。
遠遠的在守著菲比娜,聽到關鍵字,背著蛇紋熊從另一頭跑過來。



牙牙獨立奮戰的身影、被囚困的雙斧戰龍,那些畫面過於震撼,以前也曾聽說某些地方會綁架、販賣女人和小孩,親眼見識過後只覺得不敢置信和恐怖。
大概是對盜獵者的印象太深,在這之前蘿比諾一直認為,托雷納的壞人只有盜獵者。
可是那些穿著奇怪衣服的人,他們也傷害人,傷害寶可夢。
「嗯……」對於菲比娜的話,蘿比諾簡單應了一聲,這些都是需要慢慢消化的訊息。



呆愣地瞪著滿目瘡痍,熊爸爸的心提到了嗓子,他忍不住又大哭起來,邊哭邊喊著自己的寶寶名字。



寶寶丁和庫拉米還記得蘿比諾交代他們要幫熊爸爸找寶寶,跟在熊爸爸後面又叫又跳。(雖然情緒不太對)



有聽見熟悉的聲音嗎?(紅黑Y)
(bzzz)



「唔……?」在茫茫人群與寶可夢中來回掃視,「小蘿比,妳有沒有聽到哭聲?」現場沒有年紀小的人類,而大人受傷也不至於會哭出聲音,有些不確定的拍拍身旁少女手背。
輕咬著菲比娜衣袖搖晃想問黑髮少女提到的直衝熊爸爸在哪裡,背上緊抓大狼犬絨毛的蛇紋熊一個沒抓緊滑落到地面,大狼犬趕緊轉身舔拭寶寶。



熊爸爸擠進了急救處看了看,跑到隕石坑看了看,撥開樹叢看了看, (bzzz)
紅黑:跳上了尚未開採的隕石放聲哭喊,寶寶丁也跟著跳上大石頭波丁波丁叫。
藍綠:找都找不到,坐在地上嘩啦啦大哭。



仔細地聽,終於聽見自己熟悉的聲音,立刻抬頭望向隕石上,「……啊!」



「啊啦……!」前方不遠處引起了小混亂,定睛一看才發現隕石上那粉紅色小巧的熟悉身軀。
「那麼旁邊的那個就是直衝熊爸爸了吧?……疾風,怎麼了!」有些心疼想起身走向隕石,剎那間大狼犬像道閃電飛奔過去。
「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呀。」視線追隨那身黑色毛皮時看到那嚎啕大哭的蛇紋熊寶寶ˋ終於反應過來。



直衝熊爸爸喊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他一頓一頓地回頭,水汪汪的藍色眼睛睜大,看向大狼犬背上的蛇紋熊寶寶,接著一陣風似的瞬間飆到大狼犬面前,用鼻子蹭蹭蛇紋熊的鼻子。



寶寶察覺到了來者何獸,舒服地瞇起眼睛呼嚕呼嚕叫,伸出小心舌頭舔了舔爸爸。
很高興終於替寶寶找到了親人,將蛇紋熊小心翼翼放到地面,用鼻子把他推向直衝熊。
「太好了呢,能在這裡遇到真是太好了。」蹲下身撫摸寶寶凌亂的絨毛,「你們真棒,陪爸爸來找寶寶呀?」發現一旁的寶寶丁和烏波,兩手各撈起一隻用臉蹭蹭。



直衝熊爸爸小心翼翼地將蛇紋熊抱進懷裏,蹭了又蹭。
烏波初見菲比娜的時候剛從蛋中孵化,對她已經完全沒記憶了,所以雖然對她有點熟悉,被抱起來仍感到非常緊張和害羞。
寶寶丁看見蝴蝶姐姐好開心,小小的腳晃呀晃,還在菲比娜的臉上啾好幾下。



「呼呼……,你們都軟綿綿的呢,啊,這個你們一起分著吃吧?和撫子好喜歡你們呢~」溫暖柔軟的觸感讓她捨不得把兩個孩子放下。
同樣喜歡孩子的大嘴娃終於忍不住從球裡跑出來,還帶著她最喜歡的甜甜圈剝成兩半在菲比娜面前一直伸手想餵給兩個寶寶。
看到父子見面的場景鬆了口氣,愉悅的蹭了蹭蘿比諾彌補從頭到尾忘記打招呼的事。



寶寶丁對這樣的投餵已經非常習慣,歡呼一聲後抓了甜甜圈直接往嘴裏塞,沒有手的烏波仍然很不好意思,掙扎起來跳到蘿比諾身上。
「怎麼了?怎麼了?」看著烏波把臉埋在胸口,笑嘻嘻地接過和撫子手上的半個甜甜圈,哄著說:「要不要吃?嗯?啊~」



小口小口啃甜甜圈。
餵烏波的同時對和撫子說:「和撫子謝謝~好久不見~」
然後對磨蹭自己的大狼犬打招呼:「嘿,妳好~」
「蝴蝶姐姐,她叫什麼名字?」



覺得把美食分享給寶寶的自己很棒,得意洋洋地抬頭挺胸,視線正好對上吧唧吧唧優雅吃著甜甜圈的烏波,似乎認出了對方是誰,十分高興喀嚓喀嚓和庫拉米微笑。
(寶寶長大了一點點~)
「啊,她叫做疾風,跑得很快,已經是一位媽媽囉。」一邊接住寶寶丁掉的甜點碎屑,一邊摸摸大狼犬。
年紀換算成人類甚至比菲比娜還要年長的她看見身旁都是孩子便開心汪了一聲,尾巴不由自主晃來晃去。



「疾風媽媽~謝謝妳找到了直衝熊爸爸的寶寶。」



搖搖頭不覺得自己有做什麼,找自己孩子時順便而已。
「唔?小蘿比不是說還有火斑喵和叫謎擬Q的孩子嗎?他們沒有跟上來呢。」 正在腦裡想像這兩個沒見過的寶可夢會是長什麼模樣。



「寶寶丁和庫拉米在這的話,卡烏納茲一定也在這的!卡烏納茲是小哥哥呢~」雖然是這裏面破蛋最晚的。
雙手放在嘴邊,吸一口氣後大喊:「卡烏納茲——」



以及像星星一樣的寶可夢 (bzzz)
紅黑:一直跟著寶寶丁他們跟到了附近,聽見呼喚立刻現身。
藍綠:遠遠看著寶寶丁他們跳到隕石上鬼叫然後忽然消失了,聽見呼喚後才找到大家。



用腹側貼著蘿比諾的腿蹭了一圈。



「卡烏納茲、謎擬Q,噢!你也來啦~這位是蝴蝶姊姊~蝴蝶姊姊是很好很好很好~的人,之前一直很照顧我,要打招呼喔。」



謎擬Q和小隕星用了自己的方式打了招呼,火斑喵盯著菲比娜好一會兒後。
(bzzz)
紅黑:「喵。」
藍綠:點點頭。



「呼呼……小蘿比真是的,」 突然被女孩純真的語氣用力讚美並介紹給寶可夢,笑得合不攏嘴,「你們好啊,哎呀,真的像星星一樣呢,比想像的還要大一些呢。」好奇地輕觸小隕星,冰冰涼涼的。
「謎擬Q,看到你了!這邊才是你對吧?」一開始盯著皮卡丘頭型的皮,後來發現底下眨呀眨的黑眼珠。
「卡烏納茲,很帥氣的名字……,你的眼睛好漂亮。」心想貓咪是比較敏感的生物,伸出手讓火斑喵嗅一嗅。
向前舔了火斑喵一口示好。
看到謎擬Q有些神秘的外表很興奮,繞著他跑來跑去。



點點頭,接著注意力放到繞著自己轉的和撫子的大嘴巴。
原本試探地嗅嗅菲比娜的手,忽然被舔了一下,覺得 (lots)



炸起了毛, (bzzz)
紅黑:跳上蘿比諾的肩頭。
藍綠:跳開一小段距離,顯得不是很開心。



注意到謎擬Q的視線,側過身好讓他看清楚她那自豪的大嘴,喀嚓喀嚓發出銳利的碰撞聲。
「哎呀……,卡烏納茲還好嗎?」
「嗷嗚……。」不安地原地繞圈, (bzzz)
紅黑:默默走到菲比娜身後保持距離。
藍綠:不知如何是好。



覺得 (bzzz)
紅黑:好帥啊
藍綠:哪邊好像痛痛的
「啊~」替火斑喵梳理被舔起來的一小撮毛,仍然笑笑的、像沒發生什麼似的對菲比娜和大狼犬解釋,「卡烏納茲不習慣接觸。」
除了自己和尾立一家外,連桑瑞茲他們也是碰都不給碰。
「蝴蝶姊姊、疾風媽媽,妳們不要在意喔~卡烏納茲不喜歡這樣,可是他不會生氣~」



「沒事就好……,」深吸一口氣撫摸懷裡吃完甜甜圈在舔嘴的寶寶丁稍微安心了一點,「你們順利見到尾立了嗎?他過得好不好?」
聽見少女溫和的語氣恢復精神,在菲比娜身邊端正坐下。
從小包包掏出小餅乾遞給謎擬Q,期待的盯著對方。



「尾立看起來很好~尾立的爸爸媽媽,還有弟弟妹妹們也都很好~」
收下和撫子的餅乾,道過謝後開心吃起來。
低頭看著寶可夢們的互動,忽然有點苦惱的模樣,「其實,我現在應該要回家的,我答應桑冬天前會回去,再不回去就進不了山了……可是,之前聽博士說,古樹森林常有人濫捕,尾立家就在古樹森林……」



再看看眼前這塊因爭奪隕石而被破壞的遺跡,內心矛盾又動搖。



盯著少女躊躇不知該選擇哪個方向而困惑的臉龐,菲比娜想了想,「……那麼,如果去了古樹森林妳想怎麼做呢?」雖然這麼想是現實了點,但帶著寶寶們的女孩隻身一人前去森林若遇到所謂盜獵者也許不會像這次一樣平安無事,她沒有把話說出口,想先聽聽女孩的打算。
和謎擬Q玩得歡快,沒注意到旁邊人類在討論嚴肅的事。
趴下去將下巴靠在雙腳上瞇眼小憩。



菲比娜的問題,蘿比諾也問過自己。
該怎麼做呢?能做什麼呢?
去年剛下山的自己想法很簡單——故鄉的環境不好,那就改善吧!為什麼不做呢?不明白該如何進行的話,便去學吧!去問、去看別人怎麼做的。
一年後的自己,才懂得去思考一件事情的可行性。
和族長談話時,為自己的天真感到很羞恥,明明努力想成為大人,眼界和實際做出的事卻那麼幼稚。
可族長安慰自己,說從自己(孩子)身上看到希望。



不想放棄也不想逃避。
儘管能守護的只有眼所能及的——救了牙牙的同時,庫拉米還未孵化前便失去了父母——這種事在不同時候、不同地方都在發生……
但不想放棄,不想逃避。



「我想住在尾立家附近,去巡林,發現不對勁的話趕快通知霞暮市的九世先生,或讓尾立通知大家快跑或躲起來。」
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尾立很擅長戒備,而且尾立也清楚這樣的事情,我沒辦法一直待在他們身邊,可是也許我能讓他們學習自己保護自己。」



「嗯,那麼我想小蘿比能辦到的。」點點頭望向女孩眼底深處,看見了堅定不移的信念和純粹的光芒,菲比娜認為她的想法是思考過才說出口的。
即便不可能因為這樣就完全避免危險,但稱量自己能力後察覺到不對時尋求幫助並不是可恥的事,不僅要讓寶可夢安全,對自己的存在也要好好重視才行,並且女孩說的對,她不可能一輩子待在那裡守護他們,所以與其抓魚給他們不如教會他們如何捕魚。
「但沒有依照約定時間回去家人會擔心的,有沒有聯絡的方式呢?把妳想做的事告訴他們,我想他們會理解的。」她有個失蹤的妹妹,能曉得一位重要的人失去聯繫是多麼著急又無所適從的事。



「我們那邊只有族長家有電話,找個時間會打電話回去的!」最大的掙扎仍是答應過桑會回去的,該怎麼好好說仍在思考中。
「先送直衝熊爸爸和寶寶回家,再打電話~去找尾立……」一邊數著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呼呼……,小蘿比有許多事可以忙碌了。」
「……遇到危險時別逞強喔,照顧好自己,好嗎?」語調放緩輕聲地請求,她很喜歡這個孩子,喜歡得就算被別人說多管閒事也無所謂,「如果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能聯絡我喔。」
(什麼!幫忙什麼?我也可以幫忙!)蹦蹦跳跳高舉雙手。



「好~!蝴蝶姊姊也是喔,有我能幫忙的事情,我都會努力幫忙的!啊,我把圖鑑放在家裏了……」
「先送直衝熊爸爸和寶寶回家、再打電話、買新的通訊器、去找尾立……」重新數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然後摸摸興奮跳著的和撫子的頭。



「希望妳一切順利,」將自己的通訊碼重新抄在紙上遞給少女,「幫我和尾立打個招呼,等待妳的好消息。」
幫忙趕走核子團小兵後回歸到訓練家身旁,盯著黑髮少女滿臉疑問。
「啊,小灼和納特都回來了,時間差不多了呢,……小蘿比也早點休息喔,晚安。」外頭夜幕低垂寂靜,天空上星星閃爍其光輝,提醒休息的生理時鐘反應在她開始沉重的眼皮上,菲比娜張開雙臂給予蘿比諾一個擁抱,一一和女孩的夥伴們道過晚安。



蘿比諾和菲比娜擁抱的同時,小小的蛇紋熊爬向大狼犬,蹭蹭她後再回到自己爸爸身上。



他們和菲比娜一夥道別過後,也離開了遺跡,前往紮營在納卡森林裏的帳篷。
小隕星深深看一眼地上的隕石坑,猶豫了會兒後,默默跟著蘿比諾他們離開。



T A K Ü M 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